第四十七章 你究竟是谁?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方荡狠狠的撕下一大块鸡肉来,放在口中大?#21862;?#27490;,满口流油,然后方荡直接将整只烧鸡撕成两半,李二双目微微?#24187;校?#30475;了眼烧鸡腹腔内的模样,随后放下心来,至少从他的角度完全看不出巢毒的存在,毫无任?#25105;?#24120;。

    不过随即方荡的脸就变色了,猛拍自己的胸口,捏住自己的脖子。

    信心满满的李二不由得一愣。

    药效快得惊人?不可能啊?

    随后李二才看出来,方荡是被噎着了。

    再看了眼烧鸡,方荡还没有吃到有巢毒的位置,却将烧鸡啃掉了一小半,连骨头都一起撕下来,估摸着是骨头卡住嗓子了。

    “你是十世饿殍降世么?”李二?#25104;下?#20986;一丝不?#22836;?#26469;。

    李二最初还坐在椅子上看着,但眼瞅着方荡将烧鸡丢下,双手乱摆,快要将桌子都踹翻了,他倒不怕方荡被噎死,事实上要是方荡能够被噎死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但一个锻肉蜕皮的武者是绝对不可能被鸡骨头噎死的。

    李二生怕方荡嗓子被卡坏了,不能继续吃鸡,多一事不如省一事,这才起身,按住方荡,一番?#32321;城眯兀?#26041;荡满是油腻的双手抓着他又撕又扯,好不容易方荡卡在喉咙里面的鸡肉才算是顺下去。

    李二擦了擦?#25104;?#30340;鸡油,心中大骂,他都没这么伺候过自己的爹!

    李二重新坐回座位上,看着方荡重新开始吃鸡,心中叹息不已,这钱是越来越不好挣了,也只能安慰自己这是好?#38706;?#30952;。

    眼瞅着方荡将一整只烤鸡全都吃掉,连骨头都咔咔嚼碎,除了最硬的鸡嘴外,桌子上什么都没剩下,李二?#25104;现?#20110;露出?#22235;?#31181;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在他?#25104;?#30340;发?#38405;?#24515;的笑容。

    太轻松了,李二现在就像是泡了一个?#20154;?#28577;一样,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释放开了。

    舒坦啊。

    李二掐算着时间,毒店的老板说过,巢毒发作要十个数的时间,到时候巢?#19979;?#29228;,吃心吃肝,将眼前这个小崽子浑身上下的血肉吃得一干二净,他连尸体都不?#20040;?#29702;了,怪不得价值?#24187;?#30334;草丹,好价钱才有好东西。

    从一数到十,太简单了。

    “你?#19981;?#36825;个地方么?”李二一边心中默数,一边放松的躺在椅子中开口问道。

    “有东西吃就是好地方。”方荡鼓动着腮帮子正在努力咽下最后一口肌肉,含糊不清的回答朴素至极,但这句话背后却是方荡在烂毒滩地中挣扎求存的写照。

    李二呵呵一笑道:“我特别?#19981;?#36825;里,知道为什么么?”

    李二似乎认定方荡根本不可能知道为什么,所以没等方荡回答就直接道:“因为这里是最公平的地方,修为高的修为低的,大家不能靠拳头说话,就如同你和我,在外面,你这样的?#19968;?#21482;能跪在我的面前,但在这里,你可以和我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在我心中,这就是好地方。我认定了这里,决定在这里一直老死为止,这里是安度晚年的最好去处,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留在这里,哪怕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方荡看了眼李二,想了想后不是特别明白李二的?#21834;?br />
    李二这种言语年轻人自然不懂,只有和别人动手打了一辈子的李二才明白这?#32622;?#22825;不用动拳头的日子该有多么好,李二的修为并不差,在外面他可以轻易碾杀那些武功低的,但武功高的比比皆是,他们一样可以轻易碾杀他李二。

    别人都是为了躲避仇家,才藏身在易区之中,而他不同,他是来到易区之后一下就?#19981;?#19978;了这片土地,为了留在易区才不?#20185;比?#32034;?#26420;?#20154;结仇。

    李二没有继续这个方荡注定听不懂的话题,而是双目看向方荡腰间的锈剑,直接?#35828;?#30340;问道:“小子,你这把剑是从哪里弄来的?”

    方荡吸、允着油腻腻的手指,也不管自己的手掌上都是鸡油,直接将千叶盲草剑抓在手中道:“我不能告诉你。”千叶盲草剑就是还没有生出灵性来,不然此时一定骂娘,他可是见宝贝,什么时候被这么脏的手抓过?

    李二?#35835;?#19968;下,随后嘿嘿一笑,这白牲口实在是太直接了,直接到他竟然无言以对。

    不过李二无所谓的道:“?#36824;?#31995;,我也不关心这个,反正这把剑一会我就送到龙族开的珍宝阁去,他们只管收宝,从不过问来历。”

    方荡露出奇怪的表情道:“为什么要将我的剑送到珍宝阁去?”

    李二双手一摊,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来道:“没办法我缺钱啊,没有钱就不能留在这易区,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有一笔大买卖么?喏,你这把剑就是一笔大买卖,呵呵呵呵……”

    李二好久没有笑得这么畅快了。

    不过李二笑着笑着,微微皱眉,心中暗忖道:“数到几了?十个数这么久?”

    李二正觉得有问题的时候,方荡忽?#24187;嬪下?#20986;痛苦至极的表情,紧接着捂着肚子哎呦大叫一声,直挺挺的躺倒在地。

    李二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一个这样才对的表情来,迈着方步走到方荡身前,伸手就去拿方荡死死攥住的那把剑,一会巢蚁钻出来爬满方荡全身,弄不好会将这把剑弄脏。

    不过李二猫腰的时候膝盖陡然一软,咕咚一下跪在了方荡面?#21834;?br />
    而方荡如同诈尸一?#24867;?#28982;坐了起来,一个起身一个跪地,好似李二在给方荡磕头一样。

    这一下,着实吓坏了以为方荡已死的李二。

    李二惊诧莫名,他觉得自己的双手双脚都开始发酸发麻,甚至皮肤的感觉都开始逐步变得迟钝起来。

    中毒了?什么毒?怎么中的?

    李二终于觉得不对了,别看他平?#34987;?#36523;上下软绵绵,如同没有骨头一样,但实际上他是铸骨层次洗骨境界的存在,只不过在这易区之中修为被五行之力?#24618;疲?#25152;以表现不出太多的特别之处罢了。

    他这样的?#19968;?#22312;易区虽然不算特别的高手,但一般人也绝对不愿意招惹他,别看他总说不?#19981;?#21160;拳头,真动起拳头来,李二还是非常可怕的。

    他对自己的身体相当了解,此时的状态一定是中毒,并?#19968;?#26159;很猛的蒙汗药,说不定就是神仙醉。

    李二猛的用力,从地上站起来,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虽?#24187;?#26377;证据,但他久经战阵的?#26412;?#28165;晰无误的告诉他,对面这个被他当成是白牲口的?#19968;?#32477;对不会是一头白牲口,相反,那是一只狼,一只满口噙着鲜血的狼。

    这里是易区,不能争斗,更不能动用武力?#27604;耍?#21516;样不能明目张胆的?#27604;耍?#20182;之所以用毒,是要叫对方死得无声无息,这样死掉的?#19968;錚?#20185;道是懒得去管的,但明目张胆当着众人面的毒杀仙道想不管都得管。

    所以只要他还能走动,只要他走出房间,只要他大声一呼,那么,这头?#36731;?#23376;就拿他没有办法了。

    李二刚刚站起,双膝麻木酸软,噗通一下,?#27490;?#20498;在方荡面?#21834;?br />
    李二一抬头,正好看到方荡那双居高临下、冰冷无情的眼睛,这双眼睛之中,没有任何人类应有的情绪,看他如同看到了一?#21693;?#29289;,不,连人看到食物的贪婪都没有,冷漠得就像是擦过颈项的锋利?#26007;?#19968;样。

    一刻都不能停,李二再也不想看到这样一双非?#35828;?#30524;睛。

    李二一张脸陡然扭曲起来,身?#25105;?#36716;,爬倒在地,朝着门口拼命地爬去。

    一步、两步、三?#21073;?#38376;口越来越近,李二的力气似乎越来越足,他现在只恨自己之前将房门关得太死,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不是还有力气能够推开房门。

    当李二的手指马上就要摸到门坎上的时候,一只手将他的脚拽起,随后拖死猪般的将李二拖回原来的为位置。

    李二感觉自己的脚一松,被丢在地上,当即再次努力朝着房门口爬去。

    虽?#24187;?#30693;道自己爬过去还是会被拖回来,但李二依旧拼命地用力爬,爬或许还有生的可能,不爬,那就必死!

    果然,李二爬到门口,手指触摸到门槛的时候,再次被拖回了原本的位置。

    李二想起了吃饱?#35828;拿?#25235;住老鼠后的情形。

    悲哀,悲哀啊!

    他头一次生出一种?#40723;?#26469;,他怨恨这个地方,怨恨这个他曾经无限喜爱的易区!

    如果是在易区之外,身后那个小兔崽子都不够他塞?#23146;?#30340;,但是在这易区之中,他实力受到?#24618;疲?#24819;要鼓动血脉排毒都做不到。

    “这太不公平了,我苦苦修炼,暑去冬来从不停息,现在却被一个锻肉的?#19968;?#22914;猫玩耗子一样对待羞辱,我恨这个地方,我诅咒这个地方。”

    一次次的被毫无尊严的拖回,李二终于觉得自己有些?#21862;欢?#20102;,身体的麻?#22659;?#24230;越来?#22204;?#23475;了。

    “你是谁?”

    以前李二从不问方荡的名字,是因为他根本不将方荡放在眼中,他完全没有必要知道一个将死之?#35828;拿?#23383;。

    但是现在,他必须?#26159;?#26970;对面这个有着一双?#28900;?#22914;同宝石般的眼睛的?#19968;?#30340;名字。

    “你究竟是谁?”

    “我?#24515;?#22351;儿!”

    李二?#35835;?#24867;,随后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来,要是早问问这?#19968;?#30340;名字,他应该不至于有今天这个下场。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新疆18选7qq群 时时彩龙虎开奖图 山东群英会开奖现场直播 北单6场全包过滤 手机pc蛋蛋预测单双软件 k7线上娱乐城官方网址 幸运赛车中奖说明 nba比赛 中国足彩网八方视频 2019第120期码报图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香港管家婆免费码报资料 2019088期双色球开奖结果64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