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只道珍重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方荡一行朝着烂毒滩地走去,方荡心中有事,想要尽快远离望京,毕竟皇帝想要他身上的十世大夫玉,大皇子也想要,还有三皇子那?#19968;?#20063;不会跟他善罢甘休,算下来,似乎整个皇族都在和他过不去!

    方荡必须尽快回到烂毒滩地上,那里是方荡的家,不,那里是方荡的王国,方荡有种感觉,回到了烂毒滩地,他将成为那里的主人,主宰那里的一切!

    并且,在那片他熟悉的,散发着腐臭味道的肮脏之地,谁都奈何不了他!

    同时他若是统治了整个烂毒滩地,那么?#32610;?#24351;弟妹妹的事情将变得异常的简单容易,方荡要将自己的名字遍布整个烂毒滩地,只要弟弟妹妹还活着,就能听到他的名字,就能知道他在哪里,就能来找他。

    这个想法使得方荡有一?#20013;?#28526;澎湃的感觉,这对于方荡来说,不仅仅是一条回家之路,更是通往自由的旅程,是?#32610;?#24351;弟妹妹的大道。

    以前方荡向往外面的繁华世界,现在见识过了,是时候该回到那片他曾经逃离的地方了。

    方气和方回儿不但是方荡的弟弟妹妹,更是方荡的孩子,是他亲手拉扯大的,十余年的不离不弃,使得方荡对于他们两个思念越来越深。

    虽然方荡不愿相信弟弟妹妹已经死了,但方荡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尸体,他也要找到!

    就算是一块骨头,方荡也绝不会放过!此去,?#20063;?#21040;弟弟妹妹他就一生一?#21862;?#31163;开烂毒滩地了!

    一连急速?#19979;?#20004;天的时间,母蛇蝎娘仨儿还有苦嫂终于坚持不住了,鸽子等人身强力?#24120;加行?#30130;累,更何况是她们了。

    方荡也不得不放慢速度。

    速度慢下来,方荡的时间?#25237;?#20102;许多,所以他开始进行修炼,靖公主给方荡他们留下了大把的嫁妆和陪嫁,皇族和王族通婚,?#27604;?#19981;会太寒酸,件件都是宝贝。

    那些带不走的嫁妆全都换了玉贝石和百草丹、千草丹,实在?#19968;?#19981;到的,就换成银两。

    这使得方荡和郑守等人修炼的时候方便太多,尤其是郑守,一朝冲破了炼心境界后,修为?#27605;?#19978;涨,毕竟是十数年的积累,一旦到了喷发的状态,就是了不得的进步。

    郑守现在已经进入铸骨境界,但比方荡还差了一些,鸽子等?#35828;?#20462;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方荡身边,他们?#20284;?#20284;乎都变好了,修为比以往进境速度快得多。

    摆在方荡面前的修?#24230;?#31243;实在是太满,现在方荡明白什么叫做贪多?#21862;?#28866;了。

    方荡现在需要修炼的,有千叶盲草剑中的剑法,并且剑法很多,最需要学的就有一十三种,都是千叶盲草剑前主人最强的一招剑术,一旦将剑术修炼完成,那么就能随时随地将代表剑术的影子唤出,而?#19968;?#20986;的影子宛若真人一般,威力完全不是现在徒有其形的状态。

    按照器灵娃娃给方荡的说法,一旦方荡修炼得到了十三剑中的某一剑的剑术精髓,那么这一剑的威力,就相当于原本剑主的全力一击。

    别的不说,方荡若是能将这一十三剑修成,那么这一十三剑威力足以帮助方荡对付大部分的危机,一十三剑将成为方荡最忠诚的侍卫,也是最忠诚的杀手刺客。

    这一十三剑分别是掣地剑、破风剑、?#20837;到!?#38452;剑,鬼手剑、刷皮剑、铡?#26041;!?#39278;血剑、水破剑、陆地神仙剑、大开山剑、雄主剑、回?#26041;#?#26041;荡光记名字都觉得费劲!

    只?#36824;?#20462;?#21892;?#20013;一剑都是万难之事,云剑山弟子中都很少有能完全得到一剑精髓的。毕竟在修炼这些剑法的同时,他们还要修炼自己本身的剑法,光是适合自己的剑法剑术,就足够他们折腾一辈子了。

    比如方荡的千叶盲草剑本身的五盲剑。

    除了剑术外,方荡还要进行铸?#20999;?#28860;,铸骨第一层叫做入骨,人身体之中的血液来自于骨髓,所谓入骨,就是血液和灵气混合再造,然后雾化沁入骨髓之中,在骨髓里面重生,这个过程其实还算是炼血的过程,只?#36824;?#36825;种再造将骨头也给重新锤?#35835;?#19968;边,使得骨头更加强壮坚硬,融入了大量的灵气。

    一个强壮的身躯,如果没有?#30475;?#30340;骨骼支撑是完全不可能发挥更?#30475;?#30340;威力的,你的一拳力量能够打碎岩石,但你的骨头还没有石头硬,最后的结果就像是用草棍戳石头,噗的一下,石头?#30343;?#20040;事情,你的拳?#32321;?#25104;一滩烂泥糊在了石头上。

    这就是铸骨的缘由所在,另外重血之后,一滴血液顶的上十?#21361;说?#20307;重会十?#23545;?#38271;,虽然平时并非这样,但争斗之时一旦发动重血,那就是十倍体重?#20185;恚?#33509;没有?#30475;?#30340;骨骼支撑,别说争斗,走不出去几步就自己把自己压垮了。

    所以炼血到了一定地步后,铸骨就是必须的。

    除此之外,方荡从母蛇蝎那里得到了?#35835;?#27602;天经》的修炼法门,炼毒天经中将与毒有关的人分为两种。

    一种是炼毒士,一种是修毒者,母蛇蝎等人就属于炼毒士,而方荡现在要走的是一条修毒者的道路。毕竟方荡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他浑身上下尽皆是毒,正常的道路他已经走不下去了。

    所以炼毒天经就是摆在方荡前进道路上的一?#24471;韉疲?br />
    方荡现在靠着奇毒内丹能够达到第四等毒虫的境界,御使毒虫,但单纯以修毒者的角度来说,方荡只能达到第三等,化毒成雾,但用毒雾来凝聚出毒虫方荡现在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甚至想要维持毒雾的凝聚状态都很难。

    毒雾成虫,这也是方荡现在要进行修炼的。

    另外,每当方荡睡觉的时候,都会被那帮祖宗抓进书房中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方荡本身对于知识并不排斥,尤其是娘曾经告诉他,书和文字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力量源泉,所以方荡很?#19981;?#35835;书,但他不?#19981;?#30561;得正香却被一群老头子扯起来按着读书,这叫方荡苦不?#25226;裕从?#23436;全没有办法和他们对抗。

    ?#33267;?#24635;总,这些摆在方荡眼前,方荡觉得自己一辈子的时间根本?#36824;挥茫?#26368;后方荡将这些分了个主?#21361;?#39318;要的肯定是自身本体修为,铸骨境界的修炼,然后抽出时间来进行毒雾成虫和?#26041;!?br />
    毒雾成虫看起来遥遥无期,用来自保暂时没有太大效果,但剑术却实实在在的?#27604;?#20445;命的手?#21361;?#25152;以剑术?#25237;?#38654;成虫两个排在一起。

    有了主次之后,方荡一路上开始专攻入铸骨境界引导血液入骨。

    当走累了,休息的时候,鸽子等人坐倒在地,方荡则手捏一枚玉贝石,从中汲取内中的丝丝缕缕的灵力,将这些灵力和自己的血液相溶在一起,将一滴滴鲜血化为雾气,沁入骨头之?#23567;?br />
    此时方荡身上便想起叮叮当当的叩骨之音,最初的声音听起来沉闷酸涩,犹如小锤凿?#21073;?#19968;旦骨?#32321;?#34880;液沁入到了一定程度,便发出犹如玉器被敲击一般清脆声响,动听空灵,充满了?#19979;?#32654;?#23567;?br />
    只?#36824;?#36825;入骨乃是慢活,如同编制箩筐,要一步步来,一点点来,循序渐进,方荡血气入骨后的骨头和别人完全不一样,别?#35828;?#39592;头在血气和灵气侵入后会变成血红色,等到血液走出后,骨头犹如?#25442;?#28976;淬了一遍一般,洁白如玉,表面看来毫无?#27698;閽又剩?#31616;?#26412;?#26159;一件艺术品!

    有专门的收藏家收藏铸骨武者的骨头,价格不菲。

    而方荡的骨头淬骨之后,骨头是漆黑的颜色,犹如黑炭一般,因为内中留下的全都是大量的毒素,这样一来,方荡修炼的时候,对于毒的需求,又?#20185;?#20102;一个层?#21361;?#36825;使得方荡不得不?#28783;?#21521;母蛇蝎伸手,母蛇蝎对于方荡越来越好奇,一个将剧毒当成饭吃的?#19968;錚?#20351;得母蛇蝎恨不得按住方荡,用她的开颅刀将方荡的肚子刨开?#28304;?#21032;开,仔细研究一番,?#27604;唬?#27597;蛇蝎也只是想想而已,凭着方荡救了她一命,她也不会这么做,但她实在是好奇,所以逮着方荡就总是旁敲侧击的询问,方荡现在心智越来越成熟,一趟望京之旅,方荡的对手全都是夏国最顶尖的人物,这对于方荡的成长帮助极大。

    所以,方荡滴水不漏,母蛇蝎在方荡那里得到的有价值的东西极少,就算得到了一些,缺失了奇毒内丹这个关键因素,母蛇蝎也无法将各?#20013;?#24687;联系在一起。

    一行人走到第四天的时候,天空黑沉沉的,这是有大雪的征兆,甚至有可能是暴雪。

    方荡等人不得不再次放慢脚步,眼瞅着前面有一个几十户人家的村庄缓缓出现,方荡等人决定今天就住在村庄中躲避风雪。

    一个人再强,也不能跟大自然斗,除非你凝聚了金丹,否则,你依旧还是凡人一个。

    方荡等人正走着就听到身后马蹄声疾。

    方荡心中砰然一跳,扭头望去,郑守等人也面色一凝,齐齐扭头望去,母蛇蝎则手中扣住一?#23545;?#28378;滚的毒丹。

    这一路上行人不多不少,但唯独这两匹马叫他们生出一种冲着他们来的想法。

    就见一个看上去相当普通的男子快马加鞭疾驰而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匹?#31456;懟?br />
    那人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方荡等人,见到方荡等人回头,连忙扬声叫道:“前面可是方偏将?请留步,请留步听我一言!”

    方荡并未看出这人修为有多高,横看竖看都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所以方荡等人站在原地,等着这一人两马追上来,同时方荡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四周,要是大皇子、三皇子亦或是炫龙皇帝动用军队的话,那么就糟糕了,结果却并未发现什么风吹草动。

    那一人两马到了方荡身前百?#29366;?#23601;一勒坐下马的缰绳,竟然掉头了,只有那匹?#31456;?#26397;着方荡一行奔跑过来,没有了逐渐减速。

    那人一边快马加鞭,一边扬声喊道:“我家太子传信,方偏将,你若想见你的弟弟妹妹,就来望京太子府,你只有两天的时间,若过了两天,你就不用再去找他了。”

    那人一溜烟的跑得无踪,方荡呆立原地,如同五雷轰顶!那匹?#31456;?#19968;直跑到方荡身前,才停了下来,鼻中喷出一股股的白雾。

    郑守等?#20284;?#40784;看向方荡,他们都知道方荡有弟弟妹妹,并且十分想念他们,当初方荡刚刚来到火毒城的时候,做梦的时候都叫过弟弟妹妹的名字,可见这两个人对方荡有多么重要。

    大皇子的传信,就只带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方荡你的弟弟妹妹在我的手里,两天之内赶来,不然就再也别想见到你的弟弟妹妹了。

    这是**裸的威胁!

    所有的?#20284;?#40784;看向方荡。

    天?#30415;?#22402;,四周一片沉寂。

    方荡身子微微颤抖着,最初郑守等人以为方荡是害怕了,或者说是愤怒了,毕竟被人将最亲近的人抓住威胁,换成是谁,都会愤怒会恐惧。

    但当他们看到方荡的眼睛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他们错了,方荡眼中没有恐惧,更没有?#27698;?#24868;怒,有的,只是最?#30475;?#30340;喜悦。

    他们不会理解重新得到弟弟妹妹生存的消息对于方荡来说究竟有多么重要,其实对于方荡来说,只要知道弟弟妹妹还活着,那就足够了,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至于大皇子的威胁,方荡现在根本来不及考虑。

    许久之后,方荡逐渐平静下来,方荡看向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郑守等人,想了想后道:“你们不能跟?#19968;?#21435;了,咱们要不就在这里分手,要么,你们就去烂毒滩地边缘等着我。”

    郑守等人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后,心中都知道,对于方荡来说,他们?#30343;?#20040;?#20040;Γ?#30495;正的敌人来了,他们甚至都看不到对方的存在。

    所以跟着方荡回望京,他们只是累赘。这种感觉,叫人相当不爽。要知道不?#20204;?#26041;荡在他们眼中还只是一个孩子,力气不大的小?#19968;錚?#36716;眼间,那个小?#19968;?#31455;然变得这么?#30475;螅?#36825;么了不起,他们还在山脚?#24613;?#29228;山的时候,方荡已经站在半山腰朝他们招手了。

    一定要想办法加速修炼,绝对不能叫方荡将他们甩在后面,现在他们还能看到方荡的背影,若是看不到方荡的背影的时候,他们和方荡就再也不是朋友了,不是因为感情不见了,是因为距离太?#35835;恕?br />
    郑守等人相视一眼,随后郑守道:“我们去烂毒滩地等着你!?#36824;?#25105;们不会等你太久的,所以,你得想办法尽快回来才行!”

    方荡咧嘴一笑,点?#35828;?#22836;,随后方荡看向母蛇蝎。

    母蛇蝎道:“?#19968;?#22312;烂毒滩地上?#20302;?#28860;毒,姓郑的说的不错,我们娘仨儿也不会等你太久。”

    方荡点?#35828;?#22836;,然后掉头就走。

    鸽子忽?#36824;?#20999;的问道:“好运,你自己去就不怕么?我给你搭个伴吧!”

    方荡扭过头来,看着鸽子,嘴角裂开,笑得开心,笑?#20040;看猓骸?#24597;?该怕的是那个大皇子才对!”

    乌云低垂,眼瞅着暴雪将至,方荡没有骑那匹马,一点点朝着望京行去,背影在这天地间何等渺小,似乎任何的一点云动风涌,都会将方荡吞噬掉,彻底将他抹杀掉,痕迹不留。

    转动着两颗铁核桃的郑守叹息一声,招呼一声,鸽子等人?#36861;?#25910;回目光,拎上各自的东西,重新?#19979;貳?br />
    丁苦儿还有丁酸儿两个看着方荡的背影发了会呆,随后也跟在队伍后面,朝着烂毒滩地行去。

    这是一个说了再见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的世界,所以,大家一般不说再见,只道珍重!

    雪,飘下来了!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极准一波中特一118论坛 体彩31选7开奖 17105期福彩中奖分布 918时时彩票平台网址 六合彩特码开奖记录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熊出没光头强平特一肖 彩票大奖历史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金图 3d开机3d开机号和试机号今天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五有复式吗计算 福彩快3害得我家破人亡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