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重回云剑山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方荡张开双目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方荡此时躺在一间茅庐内,这房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除?#35828;?#38754;上的一张桌子还有一张椅子,一盏油灯外,什么都没?#23567;?br />
    这样的房间布局方荡隐约曾经见过。

    随后方荡就冒出一层冷汗来。

    不错,这里他见过,当初云剑山子泥的茅庐就是如此简单单调。

    那个夜晚,北风怒号,方荡险些?#25237;?#20102;一双眼睛一对耳朵,甚至?#22238;?#33292;削鼻。

    方荡忽悠一下坐起来,连忙伸手去摸?#32422;?#39069;头,还好,没有火奴烙痕,在刚刚的一瞬间,方荡还以为一切都是梦,还以为?#32422;?#36824;停留在那个房间里等着子泥回来成为子泥的剑奴。

    似乎感受到了方荡醒来,房门开启,冷容剑从门外走了进来。

    方荡一脸警惕的看着冷容剑,因为方荡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了,人皇尺、天书天地、甚至连他的肉蛊血奴蓝烨也不知去向,方荡甚至感觉不到她是不是还活着,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彼此之间距离太远,另外一个,就是蓝烨已经死掉了。

    也就是说,?#32422;?#36523;上的一切都被剥夺了,方荡连忙挑动了一下舌尖,舌尖上竟然也是空空如也,奇毒内丹也不见了,这叫方荡瞬间丧失了安全?#23567;?br />
    没有了奇毒内丹,对于方荡来说,就好似精神支柱崩塌了一样,这奇毒内丹之中寄托着太多的东西,对于方荡来说,就像是一位老朋友,不过就在方荡炸毛心惊的时候,肚腹之中?#36317;?#19968;下,奇毒内丹从方荡的气海之中钻出,飞回方荡的口?#23567;?br />
    舌尖晃动着奇毒内丹,奇毒内丹?#19981;?#29273;齿发出咯?#25151;?#21499;的声响,这声音使得方荡整颗心缓缓沉淀下来。

    方荡没有理会走进来的冷容剑,而是沟通掌心之中的镂空圆球内中一众爷爷们。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方荡来说,一众祖宗们就是他的耳目,是他比?#32422;?#30340;眼睛更相信的存在。

    方荡的爷爷道:“你不记得了?你濒临昏厥之前,将人皇尺,天书天地一股脑的全都塞进了蓝烨的缩影天地之中,随后蓝烨就逃走了,不知去向。”

    方荡闻言,脑仁之中微微一痛,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立时袭来,当时情况危急,方荡感到?#32422;?#24050;经支撑不住了,就将所有的东西都塞给了蓝烨,命令蓝烨藏到夏国望京的镇国塔去。

    想到了这里,方荡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恢复了平静,浑身上下紧张得僵硬的肌肉?#37096;?#22987;放松下来。

    不过,方荡伸手摸了摸?#32422;?#30340;后脑勺,他不记得?#32422;?#26159;不是将千叶盲草剑也收了起来,不过,千叶盲草剑就算没有被收起,在这云剑山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方荡还很好奇,这种记忆短暂丧失的事情他从未发生过,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似乎他的脑袋变得迟钝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蓝烨逃走了,这就足以叫方荡心中安稳。

    方荡看向冷容剑,笑道:“睡了一个好觉,我还以为?#32422;?#36825;次?#34013;?#20102;。”

    冷容剑看着方荡道:“我原本也以为你?#34013;?#20102;,我将你带回来的时候,门中数?#24187;?#25163;都说你肯定是没救了。”

    方荡晃动着干涩的关节从床上起来,看向窗外茂密的松树林道:“我可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重新回到云剑山。”

    冷容剑似乎并不想和方荡多说什么,面色冰冷,“剑首等着见你,随我来。”

    方荡跟着冷容剑走出茅庐。

    一走出来,方荡就感到一道道充满?#34987;?#30340;目光射在他的脸上,这种感觉,简?#26412;?#20687;是被万箭穿心。

    不过,方荡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所以也并不当做一回事。

    在茅庐之外,站着数十位云剑山的弟子,有些是熟面孔,更多的则是生面?#20303;?br />
    方荡当初现在就成了云剑山的剑奴,现在再次站在云剑山上这种感觉仿若隔世。

    方荡跟在冷容剑身后,朝着玄云剑塔走去。

    玄云剑塔一十九层,每一层风景都不相同,即便是剑首也只能进入玄云剑塔的第二层,据说,玄云剑塔第三层就是通往上幽界的通道。

    所以别看玄云剑塔立足在凡间,实际上已经深入上幽,甚至有可能通到更高层次的世界,比如太清界。

    方荡走到玄云剑塔前,围观他的云剑山修士就更多了,方荡相信,若他不是去见云剑山剑首的话,那?#27492;?#29616;在应该已经被乱剑分尸了。

    方荡口中的奇毒内丹一直都在舌尖上来回晃动,平复方荡的情绪。

    现在这种情况,对于方荡来说,比起在妖界妖皇群中穿梭的危险程度不遑多让。

    一步走错,就是万劫不复。

    方荡敢一?#35828;?#25361;妙法门,一?#35828;?#25361;唐门,但一?#35828;?#25361;云剑?#21073;?#26041;荡还是要好好估算一下?#32422;?#20250;怎?#27492;饋?br />
    虽然方荡当初在云剑山上下弟子?#39134;?#19979;一路?#27833;?#20445;住了性命,但那可不代表他现在依旧能够做?#21073;?#21738;怕他修为增长了许多。

    有些时候?#20284;?#27604;实力还重要,方荡回想起当初,就一个感觉,那就是天不亡他,所以他才没死。

    换成现在,方荡的实力成长何止千百倍?但方荡并不?#20197;?#27425;尝试一遍。

    玄云剑塔的大门开启,冷容剑在此驻足,“剑首要单独见你,希望你能活着出来。”冷容剑说着,伸手一招,一道剑光猛的飞来,?#21271;?#26041;荡。

    千叶盲草剑,剑身上的那器灵娃娃形神饱满,对于他来说,这是回家了,云剑山自然不会将他怎么样。反倒会叫他吃得饱饱的,一把剑,无论落在谁的手中,都是云剑山的宝贝,毕竟主?#30636;?#19981;是剑?#32422;?#36873;的,是人丢了剑,而不是剑丢了人。

    人丢了剑,反倒怪罪到剑身上,是一种无礼。

    所以方荡这千叶盲草剑一diǎn亏都没有吃。

    方荡一把将千叶盲草剑握住,器灵娃娃蹦蹦跳跳的从剑身中蹦出,直接顺着方荡的手臂跑上方荡的肩膀,胖墩墩的小屁股一下坐在方荡的肩膀上,小胖手一伸搂住方荡的脖子,和方荡?#38075;?#20010;没够,欢喜不已。

    方荡伸手摸了摸器灵娃娃的脑袋,捏了一下器灵娃娃的小脸蛋,确定器灵娃娃非但没瘦反而胖了,这才用目光看向冷容剑:“活着回来?有危险?”

    冷容剑看了方荡一眼,笑道:“危险?非常危险!我们得看看是不是真的能从你身上找到一条崭新的剑道?#31181;В?#22914;果找不?#21073;?#20320;毫无价值可言,我们和你的一切协议都没有存在价值。”

    “劈山剑一直都坚信,在你身上一定能够找到一条大道?#31181;В?#25105;对此一直半信半疑,所以,你要想活下去,就证明你的价值!”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河南22选5走势图1 河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贵州11选5大小 13019期七星彩票开奖 冠赢十三水 澳洲幸运10直播开奖结果 百家乐国际赌场娱乐网规则 斯诺克英国锦标赛2019直播 查询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号吗统计 怎么看老时时彩后组三 一肖一码 香港管家婆六合图库 高频彩和大发 湖北快3走势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