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见底的深渊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方荡感受到身后的震动,却没有回头,他运转从《阴符经?#20998;小?#24615;有巧拙,可以伏藏’之语中新悟出来的隐?#25991;?#36857;的手段,无声无息的离开了火毒仙宫,外面守卫的肯定不会是修为太高的丹士,毕竟方荡只是一个千年不遇的垃圾金丹丹士,方荡的手段或许瞒不了玄丹境界的存在,但瞒一瞒守在这里一整年,每天无聊多少有些懈怠的雄主门丹士还是不成问题。

    修行!

    在家中修行是为了巩固根基,现在,方荡走出家,就是猛兽出闸,出来觅食了!

    方荡没有在火毒仙宫转悠,因为这里距离雄主门太近,万一暴?#35835;?#36523;形,想逃都没地方逃。曾经被云剑山举派追杀的方荡对于这段经历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他绝对不想再来一次。

    所以,方荡的目标,是云中城。

    在那里不是认怂的丹士,就是被逐出门派无处可去的丹士,总之那里都是被放逐者,在那里,方荡杀谁都没有问题,不必害怕被举派追杀。

    方荡现在根基弱小,?#27604;?#19981;能胡乱结仇。

    方荡一路飞遁,一年的修炼,是的方荡感到自己飞行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周围的风气和他融为一体,他飞遁的时候,衣衫甚至只有轻轻地摇摆,也就是说,空气对于他的阻力极小。

    这是一种与天地协动的感觉,就如同鱼归大海。

    云中城有十座,云中城只是一个统称,他们其实各自有各自的名字。

    距离火毒仙宫最近的一座,叫做莫问城,意思就是莫问出身莫问来历。

    这种地方不受任何门派管理,是丹宫规划出来的人族丹士最后的避难地。

    并且在这里,不允许有任何私斗发生,无论丹士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只要进了云中城,就不许过问,?#27604;唬?#21482;要他走出云中城,想怎么杀他都没问题。

    方荡要来狩猎,也是指在云中城外围转悠,寻找目标。

    因为是三不管的地方,这里也是黑市交易最兴旺的地方。

    方荡知道这个地方?#22836;?#38388;的易城只不过是换个名字而已。

    方荡起家就是在易城,所以方荡将自己迈出的第一步选择在云中城。

    ?#22836;?#38388;不同,进城是不需要交钱的,任谁都能随意进出。

    这莫问城根本没人会管你,但会有一双双如饥似渴的眼睛盯着你。

    夜色笼罩,莫问城灯火阑?#28023;?#22312;夜空下与四周的黑暗比较起来,就像是一颗绽放着夺目光色的宝石。

    这座莫问城坚固异常,这种坚固感方荡在火毒仙宫的建筑之中曾经感觉到过。

    显然,这莫问城也是被某?#33267;?#37327;加持过的,方荡如果不动用玄丹的话,根本无法破坏这座城池的任何建筑。

    改变容貌,将自己变成三十多岁一看就不怎么好招惹的中年男子后,方荡一走进这座城池就有一种**的气息扑面而来。

    大街上喧嚣热闹,一个个?#20309;?#21917;六,面红耳热,大街上到处都能看到走路东倒西歪的?#19968;鎩?br />
    方荡抽了抽鼻子,这座莫问城到处都是一种糜烂的气息,方荡站在这里只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方荡原本还?#32842;?#30528;自己不光仅仅是易容了事,还要想办法泯然众人,叫人完全不在意自己,但是站在这莫问城的大街上,方荡才知道自己错了,他站在这里,即便什么都不做,即便一句都不说,也和这里完全和这里无法相容,就像是一滴油滴入水中,永?#27573;?#27861;相容。

    方荡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将整座莫问城走了个遍,大体?#29616;?#36947;,这座莫问城被分为酒色财气四个区域,泾渭分明,酒区?#25169;亮至ⅲ?#20869;中都是对于自己完全放弃之后的行尸走肉们在醉生梦死,虚度时光。

    除了酒鬼外,方荡看到不少吞烟吐雾的丹士,最初方荡还以为他们是在修行某种诡异功法,但后来他才知道,他们在服食一种叫做醉生梦死的丹药。

    这种丹药吃下去,丹士身上烟气勃发,滚滚如潮,据说深陷其中的丹士可以体会到天下最绮丽的梦境,在梦境之中,要什么有什么,要谁生谁就生,要谁死谁就死。

    并且这种丹药需要以金丹之力才能催发,一般人根本享受不到醉生梦死的?#28866;?#20043;处。

    在催发醉生梦死的过程中,丹士的金丹会被污染,服食的?#38382;?#36234;多,丹士的金丹?#20132;?#27978;,并且会逐渐成瘾,最终难以断绝。

    原本有五百年寿元的丹士在醉生梦死的作用下,只有区区一百多年的寿元,每当有丹士身死在醉生梦死中,他们的尸体和金丹就会被丹宫收走。

    可叹这些丹士在浊世之中拼命修行,每一个都是鼎鼎大名的骄傲之辈,好不容易到了上幽界,却丧失了希望,沉迷于醉生梦死。

    而一旦沉迷于醉生梦死,除非道侣两人都服食,否则相依为命的道侣立即就会一拍两散。

    双修并非是床底之欢,更是一种金丹与金丹的交流与融?#24076;?#26159;一种极为亲密的关系,如果只是床底之?#26007;?#20498;没什?#20174;?#21709;。

    所以只要是沉迷了醉生梦死,哪怕是在上幽界最缺少的女修,共度鱼水之欢可以,却绝对没有丹士敢与他们结为道侣了,因为她们的金丹污浊,与她们结为道侣,双修的时候,会连自己的金丹都污浊掉,不光染上醉生梦死的瘾,还从此与大道无?#24608;?br />
    气区则相对好些,内中也是吸食了醉生梦死的丹士,只不过,这些丹士已经没有钱财购买醉生梦死了,所以不得不来到气区出卖自己。

    杀一个六?#26041;?#20025;修士能?#25442;?#21462;五颗醉生梦死,杀一个五品玄丹丹士,能?#25442;?#21462;十颗醉生梦死,杀死一个四品蓝丹丹士,可以换取二十颗醉生梦死,以此类推,层层翻倍。

    一颗醉生梦死可以叫丹士?#32842;?#20854;中一个月的时间,有许多丹?#21487;?#20102;一个金丹之后就能放松五个月,五个月后再次跑出来接单?#27604;恕?br />
    ?#27604;?#20182;们?#27604;?#37117;不是在莫问城中,目标都在城外,没有人敢在城中动手。

    而雇佣他们的,则是外面的诸多门派,毕竟各派对于这种脏活的需求都很大,又怕沾上?#20837;巧下櫸常?#36825;个时候,来云中城,找这些不问原因只管?#27604;?#30340;?#19968;?#21160;手,是最好的选择。

    上幽界也有类似于货币类的东西,那就是云丹,这种云丹被丹宫控制,只有丹宫才产出,所以,无论在上幽界那里,云丹的价值都是固定的。

    不过,这种云丹也就在云中城和那些凡人聚集的城池里才能体现价值,走出云中城?#22836;?#20154;城外,修仙者的世界里更多的交易都是以物易物,用法宝换取法宝,甚至用法宝换取元婴种?#21360;?br />
    什么东西能换什么没有一定之规,完全看双方如何划价和一方的需求程度。

    在凡人世界和云中城,云丹则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十万云丹能?#25442;?#21462;一颗醉生梦死。

    而一个寻常五口之家,劳作一年大概可以收成千颗云丹。不吃不喝一百年,能够攒下一颗醉生梦死。

    财区则更加糜烂,这里到处都是?#26576;。?#27969;连在这里的都是赌?#21073;?#36825;些赌徒动辄就压上一颗醉生梦死,为的是搏十?#27966;?#33267;更多的醉生梦死,?#27604;?#32477;大多数丹士第二天就会红着一双眼睛出现在气区,化身嗜血的猛兽,给他醉生梦死,他什么都会干。

    而色区,是最叫方荡心惊的地方。

    这个区域到处都是勾栏妓寨,内中甚至还有金丹修士作为头牌,不少凡人中的大颚,豪掷百万云丹,就为品尝一下金丹女丹士的滋味。

    一想到这些女丹士在凡间如何?#35828;茫?#21628;风?#25509;輳?#20877;看到她们到了上幽界却坠落在脂粉栏中,任人渔色,甚至连凡夫俗子只要出够价钱也能在她们的身体上翻腾一夜,她们还要用自己苦修的身躯?#20174;?#21512;各种特殊需要取?#27599;?#20154;。

    方荡忽然觉得这里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座灯火辉?#32479;?#22812;喧嚣的城池就如同深渊之中的一点烛火,非但不会叫人看到光明,反倒越发照亮了四周的黑?#24608;?br />
    这里刷新了方荡的底线,看到这里,他就知道,一个丧失了希望,放弃了未来的人究竟能?#27426;?#33853;到什么程度。

    怪不得石头右卫一说起放弃希望的?#19968;?#23601;满?#28526;?#35270;,沉迷在这里的丹士确实完全不值?#29467;?#24773;。

    远处朝阳缓缓升起,金色的光芒?#29031;?#22823;地,在这里阳光远比在浊世凡间中更明亮,但却照不亮方荡心中的黑暗,照不亮这座莫问城的未来,在这里的都是行尸走肉,一个人,一个丹士,一定要来这座莫问城中看看,看到了这里,才知道自己如何?#20197;耍?#30475;到这里,才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看到这里,才更珍惜自己的现在。

    方荡原本还想在这里寻找一些丹士进入火毒仙宫,但是现在,方荡完全放弃了这个想法,这样的一群?#19968;錚?#23601;算自愿追随他进入火毒仙宫,他也绝对不要。

    世界上如果真有垃圾的话,那么就是眼前这?#28023;?#26041;荡也曾想过在黑暗无人之处弄几颗金丹存起来,但他们的被醉生梦死污浊的金丹,白给方荡,方荡也不要。

    朽木无用,至少还能被当成柴禾,他们连做柴禾的资格都没?#23567;?br />
    站在这座灯火通明的城池中,方荡却似乎站在了这座城池之上,俯身看到的是一个漆黑的大洞,无尽的深渊和内中数不尽的饿殍。

    方荡隐隐间,似乎悟到了一些什么,‘九?#29616;?#37034;,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河南快三一千期走势图 公式规律一码中特 网易老11选5走势图 福彩中奖支票 2河北20选5开奖号码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福彩3d图谜 齐鲁福利彩票走势图 海南七星彩规律论坛 德州扑克版 黑龙江22选5定位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抓码王 北京时时彩后二单式技巧 迪拜娱乐城送彩金 上海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