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疯子公良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readx;      m

    第四百四十一章

    灰烬重重,如波浪般的弥漫开来,进入其中的一切都变成灰色的,这里是一片黑白灰的三色世界,一切的色彩在被这灰烬沾染之后,全?#21152;?#22914;枯萎的花朵般凋谢,留下来的,是浓浓的碳色。

    在这浓重的灰烬中,有一堆人缓缓前行,一步一试探,走得小心无比。

    走在最前方的宝象忽然蹲下,这使得后面的丹士们一个个一下全部紧张起来。

    八荒非善地,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21152;?#21487;能,谁都不知道宝象身形一矮代表的是宝象找到了什么好东西,还是宝象受到?#22235;?#21517;奇妙的攻击。

    一众丹士小心的汇聚过去的时候,他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都露出惊奇的神情。

    就见在宝象脚下有一株散发着淡淡荧光的小草,这小草看上去相当的柔嫩,在这一片灰烬构成的黑白灰世界中,这淡绿色的小草简?#26412;?#20687;是整个世界之中唯一的生命一般珍贵。

    不过,对于丹士们来说,?#27604;?#19981;会因此就被感动,他们所感到惊奇的是这东西他们都认得。

    这东西叫做百?#22534;浚?#38752;汲取了天地种种气脉为生,所以这东西能够在天底下最残酷的环境中生存,甚至毫不受影响的茁壮成长,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百?#22534;?#20013;孕育着颇为?#30475;?#30340;各种气脉,对于丹士来说,是极佳的补药,无论是用来炼丹还是直接生吃,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种百?#22534;?#26159;成片生长的,一两片百?#22534;?#23545;于这些绿丹丹士们来说,没多大的?#20040;Γ?#20294;若是有一片百?#22534;?#33609;地的话,那么对于丹士来说,碰到了就是发财了。

    宝象毫不?#25512;?#30340;伸手将百?#22534;看?#22320;上揪下来,随后用力的一挥袍袖,地面上的灰烬轰然蒸腾而起,?#35828;?#19968;下,犹如沉没在水底的泥沙翻滚开来一样,四周的一切猛然间变得浑浊起来,到处都是絮状的灰烬。

    方荡清楚地透过这些灰烬看到满地的百?#22534;俊?br />
    随后十一名丹士一言不发,全都开始俯下身来采摘百?#22534;俊?br />
    所有的丹士们都相当有默契的没有动用修为手段来收割百?#22534;浚?#19981;然他们在这里恐怕就能打起来,毕竟如果宝象袍袖再摆动一下,宝象一个人就能将百?#22534;?#20840;都扫光。

    间中也有些龌龊,不过,这些丹士们彼此相当克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百草芽虽好,但还不至于叫这些丹士们因小失大。

    方荡?#27604;灰?#19981;会放过这些百?#22534;浚部?#22987;伸手收集。

    不过方荡的收集动作明显受到排挤,旁的丹士和丹士之间碰在一起往往各自扭?#32321;?#35753;,但不论是那个丹士和方荡碰到一起,全都目露凶光,逼迫方荡让开。

    方荡对此并无异议,一旦碰上?#20999;?#29436;般的丹士,方荡主动选择避让。

    这使得一众丹士们心中越发看不起方荡。

    一众丹士沉默无声,犹如镰刀一般收割着地面上的百草芽。

    这一片百草芽占地足足有三四百个平方,在丹士们的收割下,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就被拔秃了。

    这是他们来到睚眦荒后?#29366;?#35265;到的绿色。

    方荡收获了一百多片百草芽,其余的丹士收获的就太多了,其中收集最多的起码也得有上万片。

    这种收获使得有些丹士心?#26032;?#24494;烦恼,这么多的百草芽将占据他们金丹中存储空间的不少地方。

    不过,这种烦?#25214;?#19981;过一?#33391;?#36893;。收获毕竟是叫人喜悦的,毕竟他们此行只求保命平安,这样轻松简单的收获到百草芽本身就已经是非常意外的事情了。

    不少丹士心中都对别人有个评估,默默计算其余丹士收获的百草芽的数量,谁采集的多些,谁采集的少些,但一想到方荡的时候,所有的人全都心中嗤笑,方荡那一百多株百草芽实在是连塞牙缝都不够。

    不过他们却只在计算数量,却没有看到,方荡收集的百草芽虽然数量比?#20185;伲?#20294;每一株百草芽都包含着完整的根系。

    在其他丹士们琢磨着自己的绿丹或者蓝丹内空间变小的时候,方荡已经嘱咐石头右卫开始在广阔的天书天地中选了一片碎石地栽植这些百草芽。

    授人以渔不如退而结网,方荡将百草芽种在天书天地中,用不了多久,他就拥有用不完的百草芽。

    收获了百草芽,使得一众丹士们紧绷的心情略微放松不少,随后一众丹士再次开始前行,这一次,他们对于方荡越发排斥了。以至于方荡被?#23545;?#30340;丢在后面。

    在上幽界,你有能力,就能得到尊重,你?#33618;?#21147;,那就是狗屎。

    方荡的垃圾金丹本身已经?#36824;?#23630;的了,而方荡在面对他们这些丹士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退让和懦弱,比方荡狗屎一般的金丹更加叫人瞧不起。

    一行人继续在灰烬之中缓缓前行,如同摸着石头过河一养,毕竟在这灰烬中即便是绿丹丹士的目光也无法看到十几米外。

    此时其实已经有丹士准备打道回府了,毕竟东西他们已经得到了,不管百草芽效用多大,总归他们这一趟没有白来,即长了见识又得了实惠,回到?#25490;?#20043;中也有的交代。

    一丹宫的解大开口说道?#39608;?#36825;些灰烬实在是太古怪了,要我说,咱们不如就在这里止步,要知道越往前就越深入睚眦荒域深处,天知道内中藏着什么样的古怪,血手就是我等前车之鉴。”

    同是

    是一丹宫的弟子的贾元君当即赞同道?#39608;?#19981;错,我看咱们还是见好就收吧,想必诸位来到睚眦荒域的时候,门中长老掌门都告诫过诸位保命第一吧,咱们是各自?#25490;?#20043;中的宝贝,我等的价值,远超一两件宝物,我们活着才是对各自?#25490;?#26368;好的回报。”

    不得不说,贾元君的话语还是很有道理的,他们这些小门小派不?#39047;切?#22823;门大派,人才济济,他们这些?#25490;?#20013;出现一个蓝丹绿丹丹士相当困难,老实说,就算拿一件地级法宝也不会去换。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性命才是最贵重的宝物。

    所以见好就收,浅尝而止并不是懦弱的表现,而是识时务,现在就退回,并不羞耻。

    一众丹士中遁天宫的李云暖对此颇为意动,闻言后传音叶客心,他们乃是道侣,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彼?#26494;?#35758;一番。

    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毕竟来到八荒一次实在不容易,有些人觉得自己的性命最宝贵,但也有些人觉得自己身上扛着振兴本门的重任,若是能够在这睚眦荒域带回一件先天之宝去,那才是对本门最有利的事情。

    天子门的郑跃冷笑道?#39608;?#19968;丹宫向来是做惯了缩头乌龟的,这个时候退出倒也符合他们一丹宫的传统。”

    当初其实一丹宫和天子门乃是兄弟之邦,彼此关系和睦在上幽界共同进退,但在一次对敌的时候发生?#21046;紓?#26368;终一丹宫在临战之前退走,只剩下天子门?#25237;?#26041;死磕,最终天子门损失惨重,三百多个丹士死?#24357;?#21097;下五十多个,这使得天子门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中,一直到现在都?#33618;?#20877;次雄起,这件事直接?#36158;?#22825;子门由原本蒸蒸日上的状态一蹶不振。

    所以天子门愤恨一丹宫是有十足的理由的。

    而后来,一丹宫在天子门的不断找茬下竟也逐渐陨落了,原本两个蒸蒸日上的大?#25490;?#19968;步步成为现在两个上幽垫底的小?#25490;桑?#22312;漫长的岁月之中,两个?#25490;?#20043;中的仇?#24618;?#28176;升级,慢慢的,两个?#25490;?#20043;间的关系几乎不再有任何缓解的可能。

    此时天子门旧事重提,一丹宫?#27604;?#19981;爽。

    天子门和一丹宫本就不对付,是?#26469;?#32047;积下来的宿仇,天子门的郑跃如此嘲讽一丹宫弟子,当即就惹得解大大为光火。

    解大当即就要动手,被一只手抓住了解大的胳膊。

    解大一愣,扭头望去,就见拽住他的是师兄贾元君,?#33618;?#38391;哼一声,对于天子门的冷嘲热讽翁无动于衷,天子门也不过是过过嘴炮,说了几句后,见一丹宫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最终天子门的两位丹士也懒得继续?#21862;?br />
    不过这样一耽搁,众人?#31449;?#26159;没有掉头回去。

    如果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话,一众丹士一定选择掉头就跑,头也不回的亡命狂奔。

    又往前几十里,四周的灰烬多得已经遮天蔽日,行走其间犹如在密林之中,天空中到处漂浮着絮状的灰烬,这些灰烬犹如蛛网般漂浮在空中,有些絮状物足足有数十?#22766;ぃ?#22312;这里空气变得粘稠起来,每个丹士行走的速度都降低到了极致,似乎每一步前行,都需要很大的力气一养。

    ?#20999;?#34987;丹士们前行撞断的絮状物以一种奇特的轨迹留在众人身后。犹如在粘稠的泥浆之中划过一般。

    众人此时终于都开始生出退意来了,毕竟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古怪了,继续前行,就算什么怪物都不出来,着浑浊粘稠的空气和?#20999;?#29366;的灰烬也已经够他们受得了。

    就在这一众丹士开始萌生退意的时候,正前方忽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随后大地都开始颤抖,一阵气浪从远处缓缓的推动过来,空气之中悬浮的絮状物被吹得如同沙滩上海浪冲来造成的痕迹一样,一层层一圈圈的扩散着。

    虽然一众丹士受到的冲击不大,可以忽略不计,但一众丹士心中?#32431;?#22100;一声,因为他们除?#22235;?#19968;声巨响之外,还隐?#32487;?#21040;了人声,也就是说,在前面,那爆炸声音传来之处,或许是某个丹士或者某群丹士正在奋力苦战。

    果然,又是一声巨响传来,粘稠的空气被风气吹得晃动不休,以至于周围的一切景物都跟着一起晃动起来。

    不得不说,光是这种晃动,就能叫人生出毛骨悚然的情绪来。

    一众丹士彼此对视一眼,随后,开始缓缓后退。

    前面的丹士不管是那个?#25490;?#30340;,面临怎么样的危险,对于他们来说都无所谓,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他们往后缓缓撤?#35828;?#26102;候,又是轰的一声巨响,这些丹士心中巨震,因为这爆炸声竟然就在距离他们百米之外。

    ?#20999;?#20025;士竟然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过来了。

    这使得眼前的这些丹士们一个个眉?#26041;?#30385;,随后开始急速后退。

    开玩笑,留在原地弄不好有连带着他们都要被卷进一场未知的战斗之?#23567;?br />
    这种争斗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死亡。

    一众丹士们急速后退,原本还缓缓退走的丹士们此时掉头就跑。

    方荡原本一路走在后面,此?#27604;?#39588;然变成了队列前头,耳听着巨响一声声的传来,方荡有心问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又是一声巨响不断的在朝着四周扩散着。

    至于这巨响的出处他们却完全没有概念,因为那炸裂声距离他们太近了,简直近到生死别离就在咫尺的地步。

    随后方荡就清楚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喊?#39608;?#28856;?#28010;?#28856;?#28010;?#28856;?#28010; ?br />
    轰!

    &n

    sp;巨大的轰鸣,凶猛的爆裂开来,方?#27492;?#22312;的队伍被巨大的气浪一掀,所有的丹士齐齐被掀飞起来。由此可见对方施展的炸力该有多么强。

    方荡耳中一阵嗡嗡乱响,巨大的爆炸声震得他的耳朵暂时失聪,方荡?#33618;?#30475;着四周的一切,一切都在哨音和嗡嗡乱想中发生着。

    随后方荡看到了,看到了一名丹士,一名浑身浴血,模样近乎疯狂一般的丹士,那‘炸?#28010;?#28856;?#28010;?#30340;吼声看起来就来自这名丹士。

    那丹士手中托着一颗原形的光珠,此时正是这光珠之声生出数十道?#20570;?#26469;,轰隆隆的劈击在那浑身浴血的丹士身上。

    这种画面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却给方荡带来了一个天大的谜团。

    原本方荡以为爆炸是那名丹士在攻击敌人,但现在看来,那剧烈的爆炸似乎不是在攻击别人,而是在轰击他自己。

    这使得方荡背脊微微一寒,那名丹士究竟遇到了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方荡从短暂的失聪状态脱出,此时四周依旧还是轰隆隆的震颤余音,?#24615;?#30340;叫声,石头破碎翻滚的声响,种种声音汇聚在一起,使得方荡一时间也无法从中得到一个事情的清晰的轮廓。

    不过,好在方荡周围的丹士们修为不低,方?#27492;?#28982;被爆炸掀飞,耳朵甚至出现短暂的失聪,但其他丹士不是蓝丹就是绿丹,这样的爆炸他们又在外围,还不至于如方荡那般狼狈。

    “是九霄雷宫的丹士公良,他疯了不成?九霄雷宫这一次来八荒不是来了十个人么,怎么其他的丹士全都不见了?”宝象显然对九霄雷宫有些了解,此时开口说出这句话来。

    “管他发什么疯咱们快跑才是正题,我早就说了,咱们就不应该深入这八荒。”贾元君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懊恼。

    不过贾元君虽然开口再说着逃走,却并未动,事实上所有的丹士都如同野狼般蛰伏起来,一动不动,并且一声不出。

    因为在不远处,一个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焦糊处处,还?#30333;?#28378;滚青色烟气的公良双手托着那颗万霆雷珠,眼神?#26032;?#26159;凶厉神情。

    此时公良犹如中邪一般,双手捧着雷珠,一双大眼睛?#36317;噜?#30340;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对于就在他对面数百米外的一众丹士们却视而不见。

    “我要劈死你,我要劈死你……”这样的声音不断传来,公良似乎心智被夺,所以才会如此。

    宝象和一众丹士们对视一眼,方荡一下就读懂了这些丹士心中的想法,他们肯定不是要去救人,之所以停下没动,是在等着公良自己将自己劈死,然后他们再上前去将公良的宝贝收走。?#27604;唬?#21306;区一个公良身上的宝物还不值得这些丹士冒风险,但在公良所在的位置,横七竖八躺着六七名丹士的遗骸,这些遗骸正在不断消融,也正是因为这些遗骸正在消融,所以露出一件件宝物来,显然这九霄雷宫绝非一般的小门小派,光是这些弟子身上带着的宝贝就足足有十几样,悬浮在第四面上,流光溢彩。

    财帛动人心,这些丹士显然想要铤而走险,毕竟地面?#20185;?#33853;的?#20999;?#27861;宝足够他们这些人人手一件了。

    法宝是永远都不会嫌多的,一件法宝在手,就能和修为相等的丹士拉开距离,甚至能够将其击?#20445;?#19968;件法宝绝?#38405;?#22815;改变人生。

    并且,在公良身后还有一块漆黑的大石头,?#23545;?#30475;去似乎是一座碑,可惜烟尘滚滚,浮尘处处,叫他们无法将这座碑看清楚。

    ?#20999;?#20025;士们本身就怀着投机的心思进入八荒之中,现在摆明了一场?#36824;?#23601;在眼前,这些丹士没有见到眼前的情形还好,此时他们已经看起来,又如?#25991;?#22815;随随便便一走了之?

    不够,方荡却觉得那疯疯癫癫的公良不管是生是死都最好?#28784;?#25307;惹。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pk10玩法规则 27号七星彩 网上购彩票软件 今期免费特码资料 六合彩书以曾道人为页面 彩票安徽十一选五 上海天天彩选四预测 姚记诈金花2019 2012福利彩票大奖 25选5开奖时间 幸运飞艇–定位胆 日本有麻将遥控器吗 三中三买了10元赔多少 青海11选5啊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