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戾气熏天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莫问城中,酒馆里,孔度烂醉如泥,趴在桌子?#29616;?#21628;要酒。

    原本的孔度样?#37096;?#38597;,不敢说是人中龙凤一般的存在,但也至少是中?#29616;?#23039;,但现在的孔度头发凌乱,颌下胡须参差,脸颊鲜红,眼珠之?#26032;?#26159;猩红迷惘,看上去已经再没有当初的意气风发。

    这样的场面在莫问城?#26032;?#23649;上演,店?#20197;?#23601;见怪不怪,只要对方还给得起钱,他们就不会断了对方的酒,?#35980;?#20102;几天,这些丹士不是重新振作起来,就是沉浸在醉生梦死之中了,?#27604;?#19968;向是后者居多,逃避总比面对现实要容易一些。

    掌柜往这边看了一眼,小二点?#35828;?#22836;,笑着道:“客官,您还想要喝点什么酒?#20426;?br />
    “管他什么酒,有多少拿多少出来。”孔度一拍桌子嘶声大吼道。

    小二拭了拭被喷了一脸的酒水,随后依旧笑着道:“那就给您上最烈的酒?#20426;?br />
    孔度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摇摇晃晃的伸出手来,拍在小二肩膀上,一边打嗝一边大着舌头笑道:“还是你最懂我,就要最烈的酒,马上给爷拿来,拿来……”

    “客官,客官,小店小本经营概不赊欠……嘿嘿,您老懂的……”

    孔度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堆丹药来拍在桌子上,“?#36153;?#30475;?#35828;停?#20320;以为爷爷吃不起你家的酒?#20426;?br />
    在上幽界丹药也是可以当云丹花的,毕竟丹药这东西最易转手,需求较多。

    但也有的店铺并不收丹药,毕竟丹药繁杂,普通?#22235;?#33021;?#30452;?#20986;什么丹药好什么丹药不好?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只有那些对丹药有些了解的店铺才会收。

    掌柜的看了一眼?#28866;?#19978;的十几枚丹药,扭头看向角落里面的一个老者,老者浑身酒气,显然也喝?#35980;?#19981;多了,不过还是摇摇晃晃的站起,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丹药,颤颤巍巍的伸出五根手指来,随后就继续倒在椅子上,抱着酒坛子喝酒。

    掌柜的微微点头,随后朝着小二挑了挑下巴。

    小二呵呵一笑,一伸手将桌子上的丹药全都收了,唱了声喏便去后厨搬酒。

    一坛老酒摆在桌子上,小二还未来得及将酒坛上的蜡封拍开,孔度已经将酒坛子抢过去,手?#25954;?#25139;,在酒坛上戳出一个洞来,随后孔度就开始咕咚咕?#35828;?#22823;喝起来,边喝边叫痛快!

    半个时辰后,烂醉如泥的孔度被丢了出去,丢在街角的臭水沟旁,这里是倾倒污水的地方,马桶中的粪便也堆得到处都是,臭气熏天,孔度躺在烂泥上呼呼大睡,嘴中还含糊不清的叫着要酒……

    丹?#23380;?#37202;,不会太久,常人宿醉的话一两天都缓不过来,但对于丹士来说,这种特制的能够叫丹士同样大醉的酒只能使得丹?#23380;?#37202;一两个时辰而已。

    两个时辰之后,孔度从深沉的酒醉睡眠中清醒过来,孔度的双目张开着,眼中却是空洞洞的,在这臭气四溢污水乱流之地,孔度却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他呆呆的看着天空。

    他的人生莫名其妙的就走到了拐点,虽然他当初口口声声说着要为门派挽回损失,但想法?#31449;?#21482;是想法,究竟怎么挽回却是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方荡已经死在睚眦荒域了,他要想为门派挽回损失,至少需要一块先天之宝,甚至还要加上一件顶级法宝才成,这两样无论那样在任何门派之中都是镇派之宝级别的存在,如?#25991;?#22815;轻易取得?

    更别说此时的孔度现在已经无法离开这座莫问城了,虚舟岛已经对他下了格杀令,虚舟岛派来杀他的人或许好对付,毕竟大家庭同门,未必真的对他赶尽?#26412;?#20294;格杀令是带着赏格的,别的门派丹士见到他必定会下手诛杀,拿着他的绿丹和脑袋去虚舟?#27627;?#36175;,现在对于孔度来说,这庞大的莫问城就是一座囚牢,将他牢牢囚禁在这里寸步难?#23567;?br />
    没有希望之下的孔度,只能?#37027;?#37202;水麻醉。

    不知道过了多久,孔度缓缓从地上爬起,身上的脏污也不清理,有些愣怔的朝前走去,他没有目的地,他就像是一个孤魂一般在莫问城中游荡,一个人没了希望,剩下的就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这个时候如果云秋在就好了,她的主意一向比我多些……

    孔度苦笑出声,眼角?#21152;?#20123;湿润了,云秋和他乃是从凡间一路走到现在的道侣,关?#23707;?#37027;些门派临时指定的道侣绝不相同,但是现在,估计云秋得给旁人做道侣了吧?虚舟岛上可有不少丹士觊觎云秋呢……

    “方荡,这一切都是方荡害的!”孔度一双空洞的眼睛开始变得狞厉起来,此时?#19997;蹋?#26041;才犹如空洞般虚无的孔度开始?#25351;?#29983;机,就如同被魔神附体一般,变得狰狞起来。

    每一位到了这座城池的丹士都要经历两个过程,一个叫做无望,另一个沉沦或者叫觉醒!

    不是在莫问城中变成腐骨,就是在这莫问城中变成妖魔。

    (本章未完,请翻?#24120;?#22805;阳下,一男一女两身影朝着莫问城缓缓行来,长长地影子在?#23545;?#30340;地方就被拉到?#22235;?#38382;城斑驳的城墙上。

    “你真的要进去?一步迈进去,你就是虚舟岛的罪人,从此之后大道无望,并且永生不能走出这座城池,这里就是你的?#27807;兀 ?#30007;子开口问道。

    女子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皎月般的皮肤,英气勃发的眉毛,看上去不输任?#25991;?#23376;。

    “我的大道必定要和我的男人一起完成,如果我的身边不是他的话,大道对我毫无用处!”

    女子说完迈步进?#22235;?#38382;城,留在身后的男子只能缓缓摇头,“其实我也不比那?#19968;?#24046;,门派将你指定给

    我未必就是亏待?#22235;?#21834;?#20426;?br />
    男子喃喃?#26434;錚?#30475;到女子的身影消失在城池人群中后,长长地叹息一声。

    “杀了他,你就?#26434;?#20102;!”

    许久后,男子淡淡的开口说道。

    ……

    “说吧,你想要这一堆法宝换取什么东西?#20426;?br />
    贾元君沉吟片刻后笑道:“龟老,这样吧,我也不知道这宝物价值几何,天下人都说莫问城中龟老最是公道,龙宫又家大业大,断然不会在我身上占便宜,总之,您就给开个价吧。”

    贾元君的马屁拍得正好,龟老呵呵一笑,将茶壶抓在手中,凑到唇边上嗞溜的一声喝了一口,沉吟了下后道:“如果是醉生梦死丸的话,我能够给你五十颗,如果是法宝的话,我能给你一件人级上等的法宝,如果是丹药的话,能许你一百颗龙宫的养身丸。”

    贾元君满脸不?#19978;?#20449;的神情,张大了嘴巴,“竟然值这么多?龟老,你莫不是在消遣我?#20426;?br />
    方荡当初跑了一?#24605;?#33618;古域,九死一生拿到了血毒花,也不过得到了十颗醉生梦死,现在这一对废物法宝竟然价值这么大,当真出乎预料。

    龟老闻言哈哈一笑道:“你若还有更多,我全都要,并且价值上还可以再做商议。”龟老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更多的是赤、裸裸的完全不加掩饰的纵容和诱惑,似乎在催促贾元君赶紧再去?#22070;难?#23453;拿来卖。

    贾元君假装没有感受到鬼老的意图,脸?#19979;?#20986;?#27809;?#30340;神情来,“早知道这些锈迹斑斑的法宝这么有价值,我当初就应该拼了性命多拿几件。”

    龟老大有深意的看了贾元君一眼,随后笑眯眯的开口道:“还能找到那个鸟巢么?#20426;?#36825;一下就更加赤、裸了。

    贾元君想了想道:“或许能够找得到,不过,不是说?#22070;?#21464;化极大么,就算我能找到?#24674;茫?#24656;怕现在那怪鸟的鸟巢已经不在当初那个位地方了,况且,就算还在,我也去不了?#22070;模?#23601;算能去?#22070;模?#25105;自己也没有力?#30475;?#21738;怪鸟鸟巢中将宝贝拿出来。龟老,小子命不值钱,却还不想死啊。”

    龟老闻言哈哈一笑道:“去?#22070;?#19981;是问题,我龙宫送你去就是,只要你能找到鸟巢所在,不需你动手,我龙宫自然有人去杀鸟取宝,怎么样,事后我给你这两件宝贝十倍的报酬,并答应你一件事,如何?#20426;?br />
    敢不问什么事情,开口就答应下来的,也就只有龙宫才有这样的豪气。

    方荡闻言,双目微微一亮,若是?#38706;?#30495;的被丹宫抓走的话,或许这是唯一能够救?#38706;?#30340;机会,但,他心中清楚得很,那怪鸟巢穴已经被他扫荡一空……

    就在此时,珍宝阁外传来一道声音:“龟老,请将你店中之人交出来,他身怀大罪,涉嫌杀了我丹宫仙尊。”

    这声音骇得贾元君躯壳下的方荡心头巨震。

    龟老闻言眼角不由得微微一抽,手中捏着的茶壶发出吱嘎一声响,被抓瘪,滚烫的茶水从茶壶口不断的流淌出来。

    上一次丹宫的仙尊跑到珍宝阁?#36276;?#23558;?#38706;?#32473;抓走了,因为是珍宝阁的?#36276;冢露?#23578;未进入珍宝阁,龟老也不好发作,但现在丹宫仙尊竟然想要直接从他珍宝阁中抓人,当真是人?#31080;?#20154;欺,丹宫的杂碎真的以为龙宫是只纸老虎不成!

    龟老本就因为丹宫仙尊从珍宝阁?#36276;?#25235;人而一万个不痛快,此时更是额?#32321;?#36215;几根青筋来。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嗷的一声巨吼,整个珍宝阁都随之晃动起来,方荡没看到,但却知道应该是小二现形冲了出去。

    随后方荡眼前的建筑猛的崩塌破碎,六头怪鱼被生生砸了进来,翻滚着跌在龟老的座椅前,不过这小二受伤不重,当即就弹起来,不过狼狈却不可避免。

    龟老的一张面孔阴沉得要淌出黑水来一般。

    同时龟老的脸上双手上开?#21152;?#40158;皮攀爬而上。

    这样的动静一下就将珍宝阁四周给惊动,不知道多少丹士齐齐出现在珍宝阁外围,毕竟在莫问城中动武的事情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随后众人看到丹宫仙尊和仙君都在这里,被?#19968;?#30340;又是代表龙宫的珍宝阁,

    (本章未完,请翻?#24120;?#25152;有的丹士齐齐大惊,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龙宫和丹宫之间决裂了么?如果真是如?#35828;?#35805;,那么接下来就是一场天地大变啊,龙宫虽然现在子孙不昌,但骨架犹大,就算龙族死了,尸体碾压下来都不是一般的存在能?#24576;?#21463;的,而丹宫则神秘莫测,三?#36824;?#20027;死活外界完全不知,仙君、仙尊、仙圣一个个神出鬼没,实力犹如深渊一般,叫人无法望穿,并且丹宫代表的是整个人族,若是丹宫和龙宫开战,那就是人族和龙族水族完全杠上,这样一战不知道要死掉多少丹?#20426;?#26368;重要的是,人族和龙族交战最后的结果只会两败俱伤,?#35013;?#20415;宜了妖族,蛮族虽然一向和善,但利益当前未必不会觊觎人族这块大肥肉,况且真到?#22235;?#20010;时候,蛮族不占妖族就将全部占去,此消彼长之下,蛮族最后?#21152;?#21487;能被妖族吞掉。

    四方平衡被打破,这可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场面。

    仙尊也有些懊恼,他是来要?#35828;模?#21364;并未想着要出手,更没打算砸了珍宝阁的门面,不过他才开口那小二就现形张?#29282;?#29226;的冲出来,最关键在于那小二修为绝对不低,绝对不是他随随便便就能打发的角色,所以他不?#35980;?#20986;手。

    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被阴了,因为他绝对没有重手到将小二砸下去将珍宝阁都给炸出一个窟窿的地步,而且那小二显出原形,来势汹汹,却被他一触就跌了回去,显然是那小二自己将珍宝阁撞烂的。这样一来,

    不管他现在做什么都犯了大忌,龙宫的门面那里是轻易就能砸的?换了仙圣来,都未必会做出这等事情,这不是再砸一个区区的珍宝阁,这是在龙族的脸?#20185;?#22068;巴子。

    该死的水族,一个个狡猾奸诈得叫人发指!仙尊心中大骂,却也无可奈何,他总不能指着店小二说他使诈更不可能当即道歉。

    浑身戾气的孔度听到一声巨响,似乎是房倒屋塌的声音,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理会,他必须好好琢磨出一个办法,为门派挽回损失,要想挽回损失,那么就得至少有一件先天之宝外加一件顶级法宝才成!

    孔度就在刚才已经想好了,他现在要得到很多的云丹,然后去珍宝阁,换取一次前往?#22070;?#30340;机会,?#22070;?#19981;是仙人?#25293;?#20040;,那是天底下最神秘的所在,对于古代丹士来说,死在?#22070;?#26159;一件浪漫的事情,现在他就效仿古人,要么死在?#22070;模?#35201;么带着宝贝回?#21483;?#33311;岛,?#27809;?#23646;于他的一切,包括云秋!

    孔度在这里下定决心的时候,忽然听到爆炸的方向传来一句话,听到这句话孔度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身上的戾气犹如火焰般层层拔高!

    “龟老,我无意冒犯,请你将方荡送出来,这?#19968;?#36523;怀重罪,今天损毁的珍宝阁我会派人修缮,同时以一件天级法宝作为赔偿。”

    听到这句话,四周心惊肉跳的丹士们就都放心了,显然丹宫并没有想要真的和龙宫对战,一件天级法宝,啧啧丹宫当真是好大的魄力,不过这也算是诚意满满了……呃?方荡?方荡是谁?竟然值得丹宫不惜和龙宫撕破脸,送上一件天级法宝来讨要?

    方荡?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

    不会是那个千年一出的垃圾金丹方荡吧?

    肯定不是,怎么可能是他?那样的?#19968;?#25105;一根手指就将他灭了,哪用得着丹宫如此大费周章?

    此时满脸怒气的龟老微微一愣,扭头看向旁边的贾元君,方荡他是见过的,当初就是他将方荡送上极荒古域中摘取火毒花,那一次只有方荡还有?#38706;?#22238;来了。

    前?#38382;?#38388;丹宫的人在珍宝阁?#36276;?#23558;?#38706;?#32473;抓走,当时他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看来,一定是在极荒古域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方荡和?#38706;?#37117;成?#35828;?#23467;的目标。

    贾元君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有的?#26222;潰?#20294;对方能够直接叫出自己的名字,方荡就知道自己躲不掉了,当即一抹脸,身?#25105;部?#22987;变化,方荡从贾元君的外壳中走了出来,?#25351;?#21407;本的模样。

    龟老眉头皱起,方荡是在龙女那里挂号的存在,是凡间龙女极力推崇的人物,虽然一进入上幽界就变成了一?#29228;?#22334;金丹丹士,变得微不足道起来,但这样一个有名有姓的存在,龟老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叫他在自?#22909;?#21069;被丹宫的人给抓走的,龟老可以将他送上?#22070;模?#37027;可以说是龟老在磨砺他,但丹宫当着他的面将方荡带走,这是绝对说不过去的事情。

    无外仙尊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方荡这两个字,就使得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在今天将方荡带走。

    而在四周的人群中,出现了一双犹如野狼一般的眼睛,这双眼睛来?#26434;?#19968;个浑身污浊散发着阵阵臭气的男子身上。

    就在这个男子双目直勾勾看着方荡,额头上青筋突突乱跳,迈步走向方荡的时候,一只白生生大的手轻轻地按在?#22235;?#23376;的肩膀上。

    “你怎么舍得将我一个人丢下?#20426;?br />
    男子肩膀微微一颤,浑身的戾气随着夺眶而出泪水宣泄个干干净净……

    (本章完)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2019年四肖中特料 广东快乐十分胆拖表 游戏机捕鱼机合法吗 北京赛车学校 六肖公式规律左右七肖 2019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双色球预测选号 海南体彩论坛 北京pc蛋蛋幸运28官网 辽宁11选5中奖规则 快乐赛车彩票计划软件 hi彩分分彩怎么选号 cs模拟真人游戏 云南11选5开将结果 网易彩票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