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走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天书天地中,鹤弟站在高树上望着远方的天空,原本他在这里倒也不错,最近不行了,有一种嘴巴非常尖锐的鸟开始和他争夺这株大树,这种鸟如同箭矢一样,能够急速飞行后洞穿树木,好在那些?#19968;?#21482;是数量多一点,他们和鹤弟争夺一段时间后,死了不少,终于知难而退,不再来骚扰他了。

    鹤弟只是奇怪,主人怎么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要在这里等多久才能等到主人。

    鹤弟双目微微?#24187;校?#37027;群不知死活的?#19968;?#31455;然又来了。

    这一次鹤弟决定将他们杀光一个不留。

    远处成群的嘴巴尖锐无比的怪鸟朝着他所在的巨树飞来。

    鹤弟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宣布这里是他的领地,不过,正如以往很多?#25105;?#26679;,那帮?#19968;?#26681;本听不懂他的警告,更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好心。

    既然想死,就都死吧!

    鹤弟振翅上天,随后,那数十只怪鸟和鹤弟争斗在一起。

    看上去就像是两团黑影在空中交战。

    鹤弟和那帮怪鸟一路争斗,终于鹤弟再次占据上风,剩下三十多只怪鸟,开始四散逃离。

    鹤弟决定一次清除后患,所以这一次他并未在对方逃走就罢手,而是紧追在这些怪鸟身后,一路上不知道啄死了多少只,终于他追逐的一只怪鸟被他啄死。

    鹤弟撕碎了对方的身躯,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啼。

    “谁?谁在哪?”

    鹤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振翅倒飞数百米,随后才疑惑的朝着那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就见那里是一片混沌,朦朦胧?#21097;?#22768;音就是从那片混度之中发出的。

    他在那声音中未曾感受到什么威胁。

    鹤弟歪歪脑袋,好奇的靠近过去。

    “谁,谁在哪里?”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鹤弟并不了解那一片混沌代表着天书天地的边界,一旦卷入其中就会有莫大的危险,他缓缓靠近过去,不久后,就融入到了那一片混沌之中,混沌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那苍老的声音消失无踪,再然后,那一圈圈的涟漪,也被抚平下去,一切恢复了平静……

    ……

    方荡待修为恢复更多一些后,便决定立马离开。

    就在方荡身?#25105;?#21160;,?#24613;?#20174;城墙上飞出城去的时候,在他?#20063;?#38497;然有数十道身形飞走,看上去那些人修行都不低,甚至有七八位都是二品紫丹境界的丹士,这些二品紫丹丹?#30475;?#30528;十余名绿丹丹士究竟要去哪里?

    此时城中一道声音响起:“灵障门门主,你要去哪里?”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慢声细语,但内中却也蕴含着雷霆般暴戾的威能,一个字就是就是一颗炸弹,区区十个字,在空中接连爆炸了十次,将飞出去的二十多人?#36861;?#28856;停,阻住了他们的去路。

    灵障门门主双手一分,如同撕裂一张纸一般,将前面爆炸的空间撕开,两边还在不断的爆

    (本章未完,请翻?#24120;?#35010;,但中间已经出现了一条平静安闲的道路。

    其余的丹士?#36861;准?#32493;前?#23567;?br />
    灵障门门主一句话不说,闷头急?#23567;?br />
    “想走没问题,但咱们数百年的朋友,至少要将话说清楚吧?”千寻城另外一个声响起。

    方?#21050;?#20986;来了,这是巨蛇门的门主的声音。

    在灵障门一行?#24052;?#30340;地面开始不断翻滚起来,这里的地面本就在之前的大战之中被翻成烂泥,巨大的石头都被踏碎成粉了,此时地面翻滚不休,看上去就像是泥沼被煮沸,开始冒泡一样。

    紧接着,地面上钻出一头头泥怪来,犹如一头头巨蟒直奔灵障门门主。

    灵障门门主依?#26432;?#21475;不言,还是?#38505;?#25968;,伸手一撕,如同撕书一般,将自己周围的空间撕开,那巨蟒明明到了他的身前,却因为他撕开了空间,丝?#37327;?#36817;不得灵障门的弟子。

    灵障门门主又是一扯,空间发出撕拉一声巨响,那泥浆灵蛇被从中间撕成两半,烂泥垮塌,巨蟒不在。

    灵障门门主和弟子们一言不发,继续前?#23567;?br />
    “我们三派在这千寻城中守城数百年,你们现在说走就走?连商议都不商议一声,未免太不道义了吧?”城中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森达更熟悉了,是森达所在的穿血门门主。

    就见从城中激射出成千上万道流光来,这些流光在大白天里都刺目耀眼,犹如一座光桥,直奔那二十多个灵障门丹士。

    穿血刺!

    方荡也见过森达的穿血刺,但和这位穿血门门主施展出来的穿血刺一比,两者之间差距何止一点半点,简?#26412;?#26159;云泥之别。

    这样的穿血刺,不光数量多到叫人咋舌,并且每一道穿血刺的威力都相?#26412;?#20154;。

    紫丹丹士果?#24187;?#19981;虚传,并且身为紫丹丹士,一般都多多少少领悟了空间之力,那灵障门的掌门能够撕裂空间,而这穿血刺急速飞行之?#26412;谷幻?#26377;发出半点啸音,显然也有方?#27425;?#27861;理解的古怪。

    灵障门的一行弟?#21451;?#30597;着就被那条横跨天际的巨大光桥给吞噬下去。

    不过就在此时千万道穿血刺尽皆颤抖起来,随后穿血刺彼此碰?#19981;?#30456;?#19981;鰨?#22312;空中不断爆炸,如同一场盛大的烟火,不过这光亮和爆炸的威力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千寻城都开始剧烈的妖皇起来,

    不过随即千寻城的护城光罩刷的一下出现,将那威力抵挡住,千寻城恢复了平静,但刺目的光芒却不会消散,方荡觉得自己被一片奶白色给完全融化了,四周的一切全都不见了,整个世界都被吞没掉了。

    这是方荡这样的蓝丹丹士的感觉,普通凡?#35828;?#35805;不用双手捂住眼睛的话,立?#26412;突?#30606;掉。

    当一切重新恢复过来,粘稠的奶白色褪去的时候,天空中那二十多个灵障门的掌门还有弟子们被一到光栏生生给圈禁起来。

    在他们前面站着一个犹如太阳一般的存在。

    (本章未完,请翻?#24120;?#26041;荡只是看对方一眼,就觉得头皮在炸裂,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要爆炸开来。

    那就是一品赤丹丹士。

    方荡以前说自己要在三年之内战胜雄主门的门主,堂堂的一品赤丹丹士,说的时候方荡没有什么太深刻的感觉,但是此刻,方荡知道,自己以后再也说不出这样的话语来了。

    一品赤丹丹士实在是太?#30475;?#20102;,那种?#30475;螅?#26159;什么都不需要证明,只要站在你的面前,就能叫你臣服的巨大力量,一句话,不服不行!

    方荡不得不收回目光,在那耀目的存在面前,身为蓝丹丹士的方荡只能用耳朵去倾听,不能用眼睛去观瞧,如果是凡人,此刻估计眼前依旧是一片炽烈的光芒,而他们耳边响起的应该是风的怒吼,雷霆的咆哮,天地的颤音,总之那是他们不能听的声音,他们能够听到,?#27425;?#27861;理解,只能在这声音中颤栗。

    “仆固你何必拦我?”一直没有开口说出一个字的灵障门门主终于开口道。

    “你为?#25105;?#36208;?”烈日一般的人影开口问道。

    灵障门门主是一个堪称倜傥的男子,身材修长,剑眉朗目,眼神之中如有流光闪现,一袭湛蓝色的长袍上面绣满了华美的纹样,细细观瞧,那些纹样乃是一只只的妖兽,再细看就会惊讶的发现,那上面的妖物竟然都是活的,在灵障门门主的衣袍上缓缓动着。

    方荡知道这是灵障门门主的一件宝贝,内中的妖物都是灵障门门主收摄进去的,这些妖物犹如铠甲一样可以替灵障门门主抵挡攻击,?#37096;?#20197;被灵障门门主撒播出去攻?#23567;?br />
    不过这些妖物都是需要喂养的,灵障门门主为了喂养它们,几乎每天都要出去狩猎妖物。

    灵障门门主呵呵冷笑,然后道:“为?#25105;?#36208;?难道真要我说出来么?#31354;?#21315;寻城已经守不住了,我灵障门还有巨蛇门外加穿血门当初为?#38382;?#22312;这座犹如钉子一般钉入妖族人族之间狭缝地带的城池中?还不是因为那个东西?不然这天下之大我们那里去不得,非得在这里苦熬?我们三派在这里呆了上千年,却都没能将那东西弄到手,后来仆固你来了,有你加入我们三派守城的力量更强,而那件东西我们三派本也不可能完全吞下去,让一部分给你对于我们三派,对于你?#21152;?#22909;处,所以咱们一拍即合,如此就有了这数百年的合作,我们距离那东西也越来越近,以往这件东西只有我们三派还有仆固你知道,我们自然可以从容行事,但现在,对面的妖族也已经知道了这东西的存在,昨日的攻击不过是开端罢了,接下来,他们会无休止的进宫,直到将千寻城踏平,直到挖地三尺将那东西找出来为止,我灵障门难道继续留在这里给这千寻城殉葬不成?”

    “什么?你说对面的妖族知道了那东西的存在?”穿血门门主的声音陡然想起,一道肥大的身影出现城外灵障门门主对面不远处。

    与此同时,另外一道身影也出现在那里,这个则是巨蛇门的门主。

    方荡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随后就收回目光。

    千寻城中的几位巨头都出现了!

    (本章完)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nab篮彩 甘肃11选5遗漏走势图 和彩开奖现场直播视频 pc蛋蛋算法最新的 香港一码中特图大公开 内蒙古时时彩五星计划 竞彩足球比分装备 河北福彩排七开奖结果 北京pk10数学天才揭秘 广东11选5-快乐彩 河北十一选五任5遗漏 平特肖公式规律专区 qq游戏欢乐斗地主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