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圈套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吕程听到胡良的言语眼角不自然的微微一抽,胡良还以为吕程是对丹宫残杀朽长老的手段太过歹毒而心生愤怒。

    胡良安慰吕程道:“丹宫势大,就算是我化土门再?#30475;?#21313;倍也招惹不起,上次祭丹我化土门?#20185;?#19979;下亲眼看着朽长老被凌虐致死,最终却也没有办法?#19978;搿!?br />
    说到这里,胡良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道:“我化土门虽说行事狠辣,有仇必报,但该当缩头乌龟也就得当缩头乌龟,如这件事,朽长老死得凄惨无比,我门中上下心中愤恨却也只能满口血往?#20146;?#37324;面咽。”

    “门主那句话说得好,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就不信丹宫永远这样?#30475;螅?#24635;会有一天,丹宫衰落,到时候就是我化土门报仇的时候了。”

    “这件事?#31449;?#19981;怎么光彩,所以没有谁跟你说起,不过说起来,被丹宫杀的丹士又何止我化土门一家?十大门派中被丹宫当面诛杀的每几年就有一两个,整个上幽界对此也习以为常了。”

    “算了,算了,说起这件事就一?#20146;?#38391;火!”心中郁闷的胡良抓起?#31080;?#23601;猛地一口灌下,随后就又开?#21152;?#33041;袋来回碾压桌子。”

    此时那老妇人和俊俏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中年男子,看起来双方并非一个门派,但关系很近。

    老妇人扫了胡良还?#26032;?#31243;一眼,吕程连忙坐直身子,脸红脖子粗,上下牙紧紧地咬着,一张脸都憋大了一整圈,喷血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老妇人。

    这叫老妇人有些讶异,不知道这?#19968;?#24590;么变成这个样子。

    老妇人身后的女子那双眼睛犹如刀子一样狠狠地剜了两人,然后紧随老妇人身后走出酒楼。

    至于那两个中年男子就总是笑嘻嘻的,甚至对着吕程还有胡良都笑着微微点?#35828;?#22836;,看不出一丁点的敌意。

    老妇?#35828;?#32972;影刚刚消失在店门口,胡良张长大了嘴巴被憋大的那张脸一下缩小回来。然后用脑袋将桌子碾得嘎吱嘎吱响个不停。

    四周的丹士纷纷侧目望来,看到胡良手中的?#31080;?#21518;,纷纷露出了?#20197;擲只?#30340;笑容,那矾酒的味道他们都尝过,当时的情形不会比胡良好多少,尤其是几个脑门血红一片的此时笑得最开心。

    吕程很有耐心的又点了两个菜,然后一边慢悠悠的喝酒吃菜,一边等着胡良酒劲过去。

    吕程脑门红肿的直起腰,沙着嗓子道:“走吧,回门派去好好打听打听那老婆子的底细。若根子不硬的话,嘿嘿,等离开了这祭城我就跟到她们家去……嘿嘿……”脑袋上血红一片的胡良脸上?#33268;?#20986;?#22235;?#31181;淫邪的表情。

    吕程却道:“我还打算转一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能够买一点,师兄你?#28982;?#21435;吧。”

    胡良却摇头道:“不行,咱们化土门仇家遍地,虽说这祭城中不能争斗,但还是小心为妙,咱们最好不要落单。”

    吕程心中想着要去打探一下丹宫囚禁丹士的地方,怎么也不可能带着胡良去前去,当即笑着道:“师兄怕什么,这祭城中谁要是看我不顺眼的话,我就和他拼酒,来一个灭一个,不会有问题的。”

    胡良闻言看了看吕程喝光?#35828;?#20004;壶矾酒,随后摸了摸下巴道:“算了,你愿意转转我就陪你转转吧,谁叫我是你师兄呢!”

    胡良一片好心,却?#26032;?#31243;有些无奈,此时也不好推拒,只好起身,吕程倒也知道,化土门其实还是满有人情味的,化土门上下因为容貌丑陋有异常人,走到那里都被人排斥,所以门派对于化土门丹士来说更重要些,虽然整个化土门的结构相当松散,甚至不少丹士对于门主也并不怎么太在意,但门中弟子真的出了事情,化土门上下是都能触手相助的,这也是化土门?#24187;?#38376;了两?#25105;?#26087;能够重新站起来的原因所在。

    其实,若是没有门中弟子对于门派的巨大的需求和依仗的话,如化土门这样松散的结构的门派早就泯灭在历史长?#21448;?#20013;了。

    所以胡良虽然嘻嘻哈哈的,但却真就吧吕程当成是自己的小师弟,不自觉的就将吕程的安危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吕程在街上闲逛,胡良则跟在身后一双眼睛不停地盯着走过的女丹士看个不停,这?#19968;?#22312;凡间的时候估计也是妻妾成群,到了上幽界就成了?#24405;?#23521;人连个道侣都没有,想来也是憋坏了。

    吕程一边走一边观瞧,这里有不少丹士将自己用不到的东西拿出来售卖,来到这里的都是各门各派各个境界中的一流丹士,他们拿出来的东西都不会太差,有些门派修行用不到的东西很有可能对于别的门派的丹士却是求之不得的宝贝。

    也有不少丹士写明了要用什么东西换取什么东西,这种情况就比较难成交,那些直接换取草丹的则相对容易交易。

    吕程和胡良在大街上转了一个多时辰,吕程基本上没有出手买什么东西,反倒是跟着吕程来转悠的胡良收获颇丰,收了三只毒虫,一节毒藤。

    吕程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祭坛外围,祭坛就在整座城池的最中间,在方荡这个角度看去,没什么特殊之处,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一片空地而已,吕程放目观瞧,将祭坛四周看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能?#36824;?#25276;丹士的地方,这?#26032;?#31243;不由得有些失望。

    吕程知道自己甩不掉这个关心自己死活的胡良,也就只得表示自?#22909;?#20102;兴趣,和胡良一道回了化土门的驻地。

    回到化土门所在的住处后胡良就去打听那老妇人和她的徒弟的消息去了,吕程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直以来吕程都是一副轻松随意的表情,但是现在,吕程的一张脸变得有阴沉下来,那双有些发黑

    的瞳子?#37096;?#22987;变得明亮清澈。

    吕程望着远处祭坛的位置静静地看着,时不时皱起眉头,忧心忡忡。

    吕程就是方荡,方荡用六子阴珠占据了吕程的的金丹。

    方荡现在心中都是洪靖,不过他更多的还是觉得眼前是一个圈套,因为如果洪?#21018;?#30340;在这里,他一定能够感觉到洪靖,方荡虽然和洪靖并未结成道侣,但方荡和洪靖之间有着如同道侣一般的亲近,洪靖如果在附近方荡一定能够感觉得到。

    方荡虽然认为眼前的是个圈套,但方荡却不敢真的就这样离开,事关洪靖的生死,方荡万万不敢有任何的?#30007;?#21644;大意。

    必须在祭丹盛典开始之前搞清楚洪靖的下落,并将洪?#22919;?#20986;来,如果祭丹盛典开始了,丹宫真的将洪靖拿出来祭坛的话,他方荡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救不回洪靖了。

    方荡咬了咬牙,随后?#37027;?#30340;走出了房间,他现在没有时间继续耽搁了。

    如果洪靖根本没有到上幽界的话,那么?#21364;?#30528;方荡的就是一个圈套,一个专门为了捕获他而准备的圈套,方荡很明白这一点,但就算这是个圈套,他也得一头扎进去,因为他没得选。

    方?#31895;?#26032;走在大街上,再次朝着祭坛走去。

    来到祭坛的时候一定月?#29616;?#22825;,清冷的月光将整座祭坛照得明亮无比,这对于想要在祭坛周围找到洪靖的方荡来说,绝对是一个坏消息,但也不全是坏消息,因为在大街上,人群依旧,对于丹士们来说,白天和夜晚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白天干什么,现在也依旧还做什么。

    方荡径直走向一家酒楼,之前和胡良来的时候,方荡就已经看好了这酒楼,这座四层酒楼就在祭坛旁边不远处,在酒楼上可?#38405;?#30640;整个祭?#24120;?#26159;最佳的观察位置。

    如果此时方荡是用自己的面目的话,他是绝对不会选择此处的,因为如果对方要抓他的话,一定会在此埋伏,但现在方荡用的是吕程的面目,就可以不必在乎这些。

    即便如此方荡也没?#26032;?#19978;进入这座叫做?#38382;?#27004;的酒楼。

    而是在远处观察了一番,酒楼里面丹士进进出出,相当平常,事实上这座?#38382;?#37202;楼因为是唯一一座能够鸟瞰整个祭坛的地方,所以本身就是祭城中的一个景点,不少丹士都跑来观瞧一番,虽然祭坛就是一块相当普通的平地,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

    方荡跟在几个丹士后面走进了这座?#38382;?#37202;楼。

    楼中生意火爆,小二忙碌不休,丹士们谈笑风生气氛远比之前?#20146;?#37202;楼要融洽太多太多。

    “客官,您就一位?#20426;?br />
    方荡将自?#21644;?#20840;隐没起来,吕程呵呵一笑道:“对啊,就我一个?怎么你们这不欢迎单独的客人?#20426;?br />
    小二连忙陪笑道:“怎么会,怎么会,一楼已经没有座位了,客官请随我上二楼。”

    ?#19979;?#23545;于方荡来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这座?#38382;?#27004;一楼装修?#25512;?#20026;华丽,踏着?#27801;?#26408;打造的楼梯走上二楼,这里风格一转,和一楼的喧嚣比起来,这里要清净不少,此时方荡才发现,原来这二楼是专门招待单独的客?#35828;模?#26700;子都是一桌一?#21361;?#27492;时这里也已经有了不少丹士独坐饮酒。

    丹士毕竟?#22836;?#20154;不同,说起来其实不少丹士还是更愿意独往独来的,不习惯太热闹的环境。

    这里就是专门为这些丹士准备的。

    方荡看了看,刚好有一个?#30475;?#30340;位置,便径直走了过去,小二跟在后面,待得方荡坐定,将?#35828;?#25918;在方荡面前,笑道:“客官您想吃点什么?#20426;?br />
    方荡的心思虽然不在吃饭上,但现在操控身躯的是吕程的记忆,吕程认真的看着菜谱,随后点了一条糖醋菊花鱼,一?#24187;?#34593;?#24452;歟?#22806;加一盘清炒云丝,和一壶矾酒。

    小二应了一声就跑去下单,方荡此时才开始小心观察酒楼中的情形。

    这二楼上总计有散座五十多个,坐?#35828;?#22763;三十七位,看起来各派的丹士?#21152;校?#33267;于修为高低方荡没敢贸然探查,免得引起其他丹士的反?#23567;?br />
    这些丹士都在自斟自饮,偶尔也有丹士抬起头来,观瞧周围的丹士,如同方荡一样,看一眼之后就收回目光。

    看得出独往独来的丹士们都相当的谨慎,哪怕是在这座祭城中依旧不改谨慎的习惯。

    方荡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将目光投注在?#24052;猓?#26395;向?#20146;?#31085;坛。

    平淡无奇。

    很宽敞的一块平地,地面?#22871;?#30340;是切割得平整光滑的石材,这样的地方叫方荡感到无处下手。

    此?#26412;?#33756;一一摆上桌来,方荡看着外面的?#21543;?#19968;边喝酒一边吃菜,然后一筹莫展。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方荡觉得自己坐在这里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准备起来离开的时候,刚巧有一个身影走?#19979;?#26469;,方荡微微皱眉,缓缓转过身躯,继续看着外面的风景。

    走?#19979;?#26469;的这个?#19968;?#22312;方荡的记忆之中应该已经死在极荒古域了才对,没想到他竟然活着回来了。

    那人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扇面上是三个惟妙惟肖的女子头像,每一个都堪称绝色。

    这人走起路来,顾盼左右,笑呵呵的一张?#24120;?#20294;这笑容之下却有着一种轻蔑,是那种你们这群猪真可笑的笑,这?#19968;?#31616;直自带群嘲光环,相信任?#25105;?#20010;丹士被他这样笑着看一眼立?#26412;?#20250;生出?#32959;?#20182;一顿的冲动来。

    不得不说,以方荡的好、

    性情,再次看到这?#19968;?#30340;那张?#24120;加?#19968;种想要狠狠地?#20154;?#30340;脸的冲动。

    萧叶!这?#19968;?#31455;然还活着。

    当初在极荒古域的时候,方荡一剑刺透了萧叶的心脏,萧叶同时将那把扇子丢出来,扇子之中的二十多个美女的人头满天?#22812;觶?#21270;为二十多颗炸弹,齐齐爆开,然后萧?#27602;?#28040;失弱水之中,当时方荡就想要追上去将萧叶彻底杀掉,不留任何后患,?#19978;?#37027;个时候方荡还有另外一个敌人,丹宫的仙尊,所以方荡没能追上去再补一剑。

    其实按照当时的情形来说,萧叶已经死定了,后来他们回到上幽云海的时候,萧叶也没有和他们一起回来,算下来,萧叶满打满算?#21152;?#35813;死了。

    不过,世事无绝对,现在这个萧叶岂不是就又站在了方荡面前不远处。

    当初萧叶的扇子中二十多颗美女人头飞出,这些人头已经全部爆碎了,现在萧叶手中扇子中又多了三颗人头,这?#19968;?#26174;然又害了旁人性命。

    萧叶扇动着手中的折扇,一双眼睛轻浮的在所有的丹?#21487;砩仙?#36807;,每一个被他看到的丹士都微微皱眉,脸上显出一丝怒气来,因为萧叶不光用那张充满嘲讽蔑视的眼睛看向他们,还大张旗鼓的试探他们的修为。

    就好比走在大街上忽然有个人跑出来拿尺子量你的jj长短一样,叫人心中愤怒。

    方荡也被萧叶用目光扫过,并且试探过修为,方荡同样瞪了萧叶一眼。

    萧叶还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24120;?#23601;像是将在座的所有的人都挑逗了一下的恶作剧一样。

    萧?#27602;?#30452;走到了方荡旁边不远处的一个?#30475;?#30340;位置坐了下来,目光依旧在满屋子的观瞧,尤其是看到几位身材面目都相当顺眼的女丹士后这?#19968;?#30340;眼睛就更收不回去了。

    萧叶勾勾手指,小二低头靠过去,萧叶说了一句什么,小二露出一脸为难的模样,萧叶呵呵一笑,伸手给了小二一把百草丹,小二依旧为难,此时萧叶瞪了眼珠子。

    小二无奈,只好掉头走到一位容貌在整个二楼中称得上是最美的女丹士桌前,犹豫了一下道:“女客官,那边那位客官叫我问问你能否与你拼成一桌,呃……,那位客官说他和你有天生的缘分……这一辈子一见面后就要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小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酸的牙疼。

    那女丹士正在自斟自饮听到小二的言语顺着小二的手指望去,就见萧叶将手中的扇子展开,挡在嘴巴上,此时正用一双期待的眼睛看着自己。

    女丹士冷哼一声,说了一句什么,小二悻悻的回来,朝着萧叶一拱手道:“客官,那边的那位女客官说了,这个……呃,叫你有多远滚多远!”

    萧?#27573;?#35328;也不着恼,没脸没皮的呵呵一笑,似乎叫他滚蛋是在夸他一样。

    此时坐在萧叶不远处的方荡心中?#34507;?#25671;头,当初他实在是应该追上去再刺萧叶十几个窟窿,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萧叶点了几个菜随后摆了摆手,小二如释重负的跑去后厨下单了。

    方荡最初还以为萧叶只是来吃饭的,但?#26376;?#35266;察了萧叶片刻后,方荡竟然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19968;?#21644;他一样,是专门来观察丹宫祭坛的。

    萧叶的眼神看那里都是轻飘飘的,虽然一直在笑,但那绝非好笑,但当萧叶的目光看向?#24052;?#30340;祭坛的时候,萧叶的那双眼睛写满了专注和凝重,再无半点轻浮模样。

    方荡觉得,这样的眼神,应该和他观瞧外面的祭坛的眼神一模一样。

    “这个?#19968;?#31350;竟想要做什么?#20426;?#26041;荡心中生出一丝疑问来。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浙江体彩20选5今天奖金 白小姐祺袍12彩图百度 山东群英会冷号 体彩大乐透预测 爱彩乐山东十一选五 买马怎么买 6合开奖结果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赢钱 内蒙古时时彩20191202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山东体彩官方网站 竞彩半全场全包盈利 杀手集团六肖中特 广东十一选五时间 六合图库大全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