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三对一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对于看热闹的?#19968;?#26469;说,有两件事最讨厌,一件事热闹刚开始就结束了,没有能够扩展开来,另外一个,就是他们围观着的,被当成热闹的?#19968;?#23545;骂了一整天,然后各回各家。

    现在,如果吕程的挑战风云斋不敢接下来的话,今天这场热闹就到此为止了,很快就将各回各家,这那样的话,虽然今天已经死了三位丹士,但对于有着更高期待的围观者们来说,就像是男女之间做了半天那种事情,结果却没能最后哆嗦一下一样,一点成就感都没?#23567;?br />
    怎么可以这样?

    绝对不能这样,无论如何,风云斋也必须得接下吕程的挑战。

    风云斋不是化土门,是要脸的,四周的丹士山呼海啸般的起哄,风云斋的几个丹士?#25104;?#31435;时有些挂不住了,将倒在地上的有肯扶起后,几名丹士对视一眼,随后齐齐看向吕程。

    他们不相信,他们不相信他们这么多人战胜不了一个区区的金丹丹士。

    并且他们心中隐隐觉得,这个?#26032;?#31243;的?#19968;?#26159;在以进为退,他或许根本就不是在挑战,而是在装模作样,叫他们不敢继续与其斗酒。

    ∟

    几名风云斋的丹士眼神短暂的交流片刻后,绿丹丹士苟?#34987;?#32531;站起,四周起哄的丹士们此时纷?#35013;?#38745;下来。

    苟?#27604;?#22914;其名,浑身上下都是杀气,一张面孔?#22815;?#22914;同秋天的枯叶一般,身材中等,一身绛?#20185;?#30340;大袍上点缀了各式宝石,看上去相?#34987;?#36149;。

    苟杀开口道:“你?#28909;?#33457;样作死,我风云斋就成全?#22235;恪!?br />
    哗……

    听到苟杀接受了挑战,四周的丹士纷纷高呼风云斋好样的,风云斋不愧是十大门派之一,等等,等等,和刚才叫风云斋鼠辈的声音如出一辙,这引得风云斋的丹士们一个个眼神冰冷,也想找个小本本出来,将这些?#35828;?#22068;脸全都给记下来,以后慢慢算账。

    作为热闹中心的人,最讨厌的是什么,就是这些歪着嘴巴,眼睛中兴奋得闪着星星将他们当成热闹的?#19968;鎩?#36825;帮?#19968;?#29616;在在风云斋丹士眼中,丑陋至极,比化土门的丹士更该死。

    “不过,?#25512;?#20320;想要挑战我风云斋由紫丹丹士到玄丹丹士所有的丹士?你还不够格,柳市长老是不会参战的,我们与你斗酒也不是怕?#22235;悖?#35201;以少胜多,而是你?#28909;?#24320;口相邀,自己做死,我们这些前辈就成全?#22235;?#32610;了!”苟杀这些话说?#27809;?#31639;漂亮,虽然细细思考内中有些破绽,至少在面子上还说得过去。

    另外无论如何,柳市这样的紫丹丹士一派长老是绝对不能参与这样的斗酒的,柳市和对面的骷髅长老斗酒其实都已经有些跌身份了,毕竟柳市是紫丹丹士而骷髅长老不过是绿丹丹士,若是柳市参加斗酒对?#20132;?#26159;一个区区的金丹丹士就算赢得再漂亮,也是一件丢脸至极的事情,要脸的风云斋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

    吕程眯着有些腥红的眼睛,将四名化土门丹士一一看了一遍,随后笑道:“也好,压轴?#32439;?#26159;放在最后,酒杀?#22235;?#20204;后,再杀紫丹柳前辈!”

    吕程这话说得狂的没边儿了。

    何止是狂,简?#26412;?#26159;无视天下一?#23567;?br />
    化土门的奥目有些急切的低声道:“吕程,你疯了?这是找死!”

    虽然奥目将声音压得极低,但四周还是有不少丹士听到了,纷纷在心里将吕程判了个死刑。

    奥目确实有些急了,吕程这个小子怎么就不知道见好就收?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这边死了一个胡良,对面风云斋死了两个丹士,也算是回本了,这个时候,应该打道回府了,吕程竟然还拍马而上?

    但这个时候,说这些已经晚了,现在就算吕程想退想走,对面的风云斋丹士也不会允许,战斗已经开始了!

    吕程没有理会身后奥目的话语,而是叫了一声小二。

    小二在人后都看傻了,他身份低微,自然不可能挤进丹士前面去看热闹,但在后面也有后面的好处,他踩在柜台边缘的台子上,一览众山小,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斗酒的场景,这个时候他心中觉得自己鹤立鸡?#28023;?#28487;洒风流。

    他惊讶于吕程竟然能够喝那么多的矾酒,矾酒的威力他们虽?#24187;?#26377;喝过,但他们是最清楚的,那东西只要沾到他们的皮肤上就能将他们的皮肤烧灼出一个大洞来,痛入心扉,这东西竟然还能?#26412;?#21917;,还能喝这么多,不得不说,丹士就是丹士,神仙就是神仙。他实在是太佩服这个先后喝死了两位丹士的黑脸丹士了,他恨不得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如这位黑脸丹士一样,那才叫真正的鹤立鸡?#28023;?#39118;光无限啊。

    小二正在心中赞叹,无限向往,满怀憧憬的时候,就见那位黑脸丹士忽然吆喝了一声小二。

    这小二激灵一下,当即从柜台上窜下来,一叠声的叫道:“在这,在这,客官有什么吩咐?”虽然他在叫,但却不敢望丹士群中挤,那些丹士们可不是他能轻易冒犯的。

    “上酒!”吕程的声音充满?#20113;?#19978;酒两字喊得豪气十足。

    小二哎了一声答应下来,随即就跑去酒窖扛酒,他也不怕外面的丹士不给酒钱,这是丹宫的地界,再说?#35828;?#22763;们也没有那么没品,和凡人过不去。

    一?#31243;?#30340;矾?#31080;?#23567;二搬了出来,此时丹士们已经给小二让出了一条道路,小二抱着酒坛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正中央,走到了吕程面前,恭敬的将酒坛放在吕程身前的桌子上。

    随后小二一趟?#35828;?#36305;,将一?#31243;?#30340;矾酒摆在了吕程对面风云斋三位丹士身前。

    风云斋出战的三位丹士

    分别是一位玄丹丹士叫做李满星,这人身材瘦小,模样憨厚,手长脚长,看上去犹如一只老实巴交的猴子。

    还有蓝丹丹士徐成杰,这徐成杰身材短粗,只比李满星高了一个?#31181;?#32922;,并且身材如同水桶,一张?#25104;?#36824;?#26032;?#33134;胡子,衣着比较朴素,?#31181;?#19978;却带着一个土豪到不行的硕大的金戒指,还有就是那位杀气腾腾的苟杀。

    四周的丹士们此时也进入了观战状态,对于他们来说,吕程和有?#29616;?#38388;一对一的争斗虽然看着?#19981;?#21487;以,但距离精彩总还是还差着一层意思,但现在阿吕程一个约斗风云斋三位丹士,并且各个丹士都比吕程修为要高一个层次,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样的斗酒闻所?#27425;牛?#30456;当值得观赏一番。

    所以周围围观的丹士们兴致都非常高,他们现在就怕吕程被三两下灌倒,那就实在是太过无趣了。

    此时在人群之中,已经开?#21152;?#26263;庄吆喝下注,?#27604;?#36180;率很高,吕程若是胜了就是一比一百的赔率,在场的没有人看好吕程,所以更多的人只是赌吕程究竟能够走多远。

    基本上所有的丹士都将吕程能够将风云斋的玄丹丹士?#20667;?#24403;成了极限,下注也就集中在风云斋的玄丹丹士李满星的死活上。

    基本上下注的众丹士纷纷都认为李满星不会死。

    只有少数几个丹士下注在李满星会死上

    “李兄,几年不见你这眼光是越来越差了,李满星怎么可能死?你难道还没算过数来?那吕程一个挑风云斋三位丹士,对方喝三碗矾酒,他就必须跟着和三碗,那李满星至少还能喝四碗矾酒,吕程要想?#27492;览?#28385;星,怎么也得喝十二碗矾酒才成,你觉得那黑脸鬼还能够再喝十二碗矾酒么?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他之前可是已经喝了十二碗矾酒了。”

    “刘兄,眼光变差的恐怕是你吧,再说了些许草丹不足挂齿,压李满星不死,赔率也就只有不到一成成,压李满星死赔?#22763;?#36275;足翻了一倍,要玩就玩有趣的,那区区不到一成的赔率就算丢在地上我都懒得去捡。”

    开暗庄的乃是上幽界有名的嗜?#38393;?#20154;,名叫赌饕,身价亿万,富可敌得上一座中等门派,不敢说是整个上幽界最有钱的丹士,但排入前四总没有问题,并且此人赌品极佳,也只有他开赌局,才有人?#25954;?#19979;注,赌饕两个字在赌桌上就能当草丹用。

    这赌饕面目难看,犹如一只肥大的蛤蟆,阔嘴至耳,眼大如泡,一身衣袍华丽得恨不得将各种千草丹直接缀得满身都是,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的样子。

    很快赌桌上就摆满了草丹,赌饕大袖一摆,就将草丹收入袖中,档桌子上再次摆满,赌饕依旧还是大袖一摆,收入袖?#23567;?br />
    这赌饕虽然收了许多的赌金,但?#25104;?#30340;表情却一点都不舒坦,也只有在看到压李满星死的丹士的时候?#25104;?#25165;会出现一丝笑容。

    这倒并非是他希望人人都压李满星死他好赚个盆满钵满,真正的?#30446;拖不?#30340;不是钱财,而是那种高风险的赌局带来的刺激感,甚至输赢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很显然,眼前一边倒的赌局叫他感到有些无趣。

    就在此时一个女子走到赌饕的面前,将手中的一把?#23376;?#40857;纹长剑押在了赌桌上。

    对于赌徒来说,天底下什么东西都能用来?#27169;?#20160;么东西都能够当赌资,上到家国天下,下到老婆孩子,押上一把剑,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但四周的丹士们看到押这把剑的?#35828;?#26102;候,全都呆住了,这是不要命了?

    这个一身白衣的女子,正是冷容剑!是云剑山的冷容剑!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奥运会女子足球比分 广西快三一定牛彩票网 河南十一选五怎么开盘 羽毛球步伐教学视频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十一选五选号秘籍 加拿大28和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中国体彩七星走势 2010彩票走势图 江苏福利彩票规则 体彩22选5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美女六肖中特图杀十二 25选5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