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重逢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方荡放出的巢蚁如同两条大河交汇撞击在怒战的脸颊上。

    怒战一声暴喝,将这些巢蚁尽皆震散,此时的怒战不惊反喜,在他看来方荡已经黔驴技穷了!

    怒战顾不?#19979;?#33080;鲜血朝着方荡再次冲去,或者说,用不上冲这个词,怒战直接伸手朝着方荡的脑袋抓了过去依旧是如方才一般,怒战要用自己最锋锐的指甲将方荡的脑袋捏碎,他要好好感受一下方荡的脑浆的温度。

    怒战一把就抓在了方荡的脑袋上,随?#27425;?#25351;猛的用力一吐,然而,怒战忽然感到一阵晕眩,他的手指指甲明明已经捏在了方荡的脑袋上,但却好似中邪一样无论如何就是捏不下去,明明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方荡的脑袋捏碎,但他的力量就停留在这稍稍用力的边缘上,他有浑身的力气,他可以将大山踩碎,但现在他却聚不拢自己的五指。

    怒战嗷嗷嗷的怪叫起来,他的手如同黏在了方荡的脑袋上一样,纹丝不动。与怒战不能动弹分毫的手指比起来,怒战的身上筋肉开始发出霹雳啪啦的爆响,怒战的骨头也在不断的发出爆炸声,怒战身后的翅膀剧烈的扇动着,狂风大作。

    怒战不断的怪叫声震得整个大殿都瑟瑟发抖,灰尘乃至于?#37327;?#30742;瓦开?#21363;?#22823;殿的房顶上跌落下来,整座大殿开始崩解、破碎,被怒战的翅膀扇出的狂风吹得砖瓦横飞。

    子妖妖还有一众唐门的弟子尽皆震惊,她们不?#20204;?#36824;相信怒战的言语,认为方荡没有修为,就算有也只有方才那一己之力而已,但现在,他们觉得自己之前的推测完全都是错误的。

    怒战的强横他们都是见识过的,在场的唐门弟子自问不说他们自己,就算他们联?#20185;?#21313;几位数十位同门,都未必能够拦得住怒战,而这样的怒战却停在了方荡的面前,一动都不能动,这是怒战,换成是他们的话,现在岂不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就是金丹丹士的境界么?这就是金丹丹士的神通手段么?

    方荡难不成真的一直在跟他们玩耍?不,一直在耍弄他们︽■style_txt;?

    怒战额头上的青筋蹦起老高,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着,如同铁块一样,背后的翅膀全力的扇动着,任谁都能看得出,此时的怒战已经将自己的全部力量都发挥出来了,甚至还在超水平的发挥着。

    唐门的这座大殿建造的坚固异常,花费了唐门不知道多少?#20035;跡?#29616;在却在不断的?#30452;?#31163;析,砖石飞舞之中,已经彻底破碎。

    唐门的弟子只能看到方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叫怒战用尽全力也奈何不了他。

    而在怒战遮掩之下的方荡,此时的模样却远没有那么轻松,就见此时的方荡额头上同样也蹦起一道道的青筋,这些青筋在不断的跳动着,?#35785;诉说?#22768;音,对面的怒战听得一清二楚,甚至犹如鼓槌一样砸在了怒战的?#30446;?#19978;。

    方荡的额?#36153;?#31649;突然爆开,鲜血从中飞舞出来,原本惊慌的怒战似乎一下见到了胜利的曙光。

    “方荡你一定有问题,你骗得了别?#20284;?#19981;了我!”怒战咬着?#26469;?#29273;缝之中钻出这句话来。

    方荡此时的面目狰狞至极,怒战说的不错,此时的方荡正在用自己的金级佛像的信仰之力来控制怒战。

    正常情况下,以方蓝丹丹士的修为配?#20185;?#20315;家的金级佛像的力量,方荡能够直接叫怒战跪在他的面前叩拜,将怒战超度成为自己的信徒。

    但现在,方荡只有金级信仰的带回来了,甚至连佛像都没能带回来,在这种情况下,方荡是施展出来的金级佛像的力量就等于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好在金级信仰更多的依靠精神力量来施展,方荡的精神力量得到了完整的保留,但精神力量的消耗非常可?#25314;指?#38750;常艰?#30505;?#19968;旦精神力量消耗得太大,还很有可能造成精神错乱,甚至因为精神枯竭而死,方荡此时仅靠自己的精神力量来操控怒战的精神,已经吃力到了极致。

    按照方荡的预估,自己就算将精神力量耗光也只能叫怒战对他下不去手,所以,方荡能够做到的也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并不能真的解决他当前的难题。

    而现在,方荡的精神力量已经接近枯竭的边缘,继续下去,不用等怒战来杀他,方荡自己就?#20154;?#25481;了。

    方荡的脑门上蹦起的血管开始一根根的炸?#30505;?#40092;血雾状的喷出,甚至方荡的那双原本因充血而变得腥红的瞳仁此时都开始变白了,方荡此时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挣扎状态。

    方荡从未如此接近死亡,甚至在上幽界的时候,面对一个个的强敌,方荡都没有陷入如此被动的状态?#23567;?br />
    现在,方荡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神通早在方荡回到凡间的时候就已经远去,诸多的法宝也都留在了上幽界,现在方荡孤身一?#32781;?#30679;立在一片充满着腐臭气息的土地上。

    远处五颜六色的泥土被从地冒起的气浪拱起,如同绽放的花火一般绚丽。

    烂毒滩地,方荡?#21482;?#21040;了这片他成长的土地上,似乎之前的种种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方荡,你醒了?”一道声音传来。

    方荡愕然抬头,就见天空中盘坐着一个枯瘦老者。

    这老者一双眼睛中没有半点神采,浑身上下似乎全无半点水分,一层干硬的薄皮紧紧的贴在骨头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干尸。

    但这老者的声音方荡却非常的熟悉,方荡已经好久没有再听到老者的声音了,几乎一见到老者,方荡就生出一种安稳喜悦的感觉。

    “我等了你许久了,你终于来了。?#23849;?#32773;干枯的双目轻轻开合几下,发出?#23601;?#25705;擦般的声音。

    方荡好奇的问道?#39608;?#20320;在这里等我?”

    老者点?#35828;?#22836;道?#39608;?#25105;们就是在这里相识的,我?#27604;?#22312;这里等你。

    方荡若有所思的点?#35828;?#22836;,随后道?#39608;?#25105;以为你以后都不再说话了,时不时我脑海之中的佛像害了你?”

    老者淡淡的道?#39608;?#36825;是我和那佛像之间的事情,我们之间乃是道统之争,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21152;?#20320;无关。”

    “我为何在这里?”方荡其实很想和老者多说些什么,他?#26032;?#32922;子的疑问,但现在,他不得不捡最重要的事情来提问。

    老者开口道?#39608;?#20320;会来到这里,?#27604;?#26159;因为,你已经死了。”

    老者的话如同雷击一般,将方荡劈个?#24863;?#20937;,方才为了能够操控怒战他?#27492;老木?#31070;力量的情形纷沓而来,现在方荡真有一种自己果然已经死掉?#35828;?#24863;觉。

    就这?#27492;?#20102;?

    方荡的双目之中有些发空,死亡对于方荡来说曾经一直伴随着他左右,在烂毒滩地上,他时时刻刻都在、和死亡作斗争,反倒是踏上修仙之途后,方荡距离死亡越来?#30342;叮?#34429;然方荡经历了数不胜数的大小战斗,但在这些战?#20998;?#20013;,方荡反倒感受不到死亡的威胁。

    现在,方荡回到了凡间,?#27492;?#22312;了已经被他远远抛在后面的敌人手?#23567;?br />
    方荡肯定是不甘心的,况且方荡身上还有太多的任务在,方荡怎么能就这?#27492;?#25481;?

    “方荡你觉得佛法如何??#23849;?#32773;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方荡心中微微一禀,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回答至关重要,虽然方荡已经死掉了,但心中依旧怀有一线侥幸,希望这在阴符经中传授自己大道的老者能够有办法帮他度过这一场难关。

    方荡斟酌了一下,在他心中瞬间就有数十?#20247;?#27585;佛家的言语,现在摆明了佛家和道家乃是水火不相容的存在,所以当着老者的面贬?#22836;?#23478;一定是最正确的道路。

    但这数十?#20247;?#27585;佛家的言语没有一个字从方荡的嘴中吐出来。

    “佛家的佛法是我见过的最玄妙的神通之一,佛家道家有太多共同点,但也有许许多多的不同之处,实话实说,我对有些佛法很感兴趣。”

    方荡的言语说出口后,连方荡自己都摇了摇头,对于方荡来说,说出这样一翻话语来,头顶上的那位老者恐怕要跳?#24597;?#20154;了。

    不过,方荡的话语并未引起什么波澜,头顶上的那枯瘦老者也没有暴跳如雷,相反,这枯瘦老者一张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在方荡的忐忑之中,老者继续道?#39608;?#19981;错,佛家确有独到之处,你愿意多接触佛家的神通并没有?#33633;?#20860;听则明,我并不强求你一定治学我的道法!”

    方荡?#26197;?#26494;了口气,随后道?#39608;?#25105;觉得佛家的神通很玄妙,但佛家的那个佛像周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说不清的歹意,他传授给我的东西,似乎?#21152;?#26497;强的目的性,叫我无法信赖他,您可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老者闻言却并未接下方荡的话头回答方荡的问题,而是忽然开口道?#39608;?#26041;荡你是我这数千年来最佳的传?#35828;?#23376;,并且你现在是我和那佛像角力的中心,所以我破例就救你一次,?#27604;?#20320;是不是真的能够活下来,就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和你自己的努力了。”

    “你且听好,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32781;?#19975;物之盗。三盗既?#32781;?#19977;才既安。故曰: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方荡脑袋?#35828;?#19968;声,方荡等老者传授后面的阴符经已经等了许久了,甚至方荡都生出来要去脑海之中的《阴符经》中走一圈看看老者时不时被那个佛像给害了,却万万没想到这一次老者竟然主动出现,还一次传授给他这么多句话,和以往一句话一句话的往外挤要?#30475;?#20102;不知道多少倍。

    方荡此时甚至连自己的生死都给丢在脑后了,开?#30002;?#32454;琢磨这?#20301;?#20043;中的意思!

    “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32781;?#19975;物之盗。”

    从字面上来理解,这句话似乎也并不难解释。

    方荡闭上双目,抛起一?#24615;幽睿?#23436;全沉入这一句话之?#23567;?br />
    方荡似乎飞了起来,从高处俯视下面的芸芸众生。

    方荡现在已经不再是?#32972;?#30340;什么都不懂的少年了,他现在已经是凌驾在凡间之上的存在。

    现在的方荡的见识已经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并且是一个超脱出环境束缚的高度,毕竟方荡已经不是凡间的人了。

    从方荡这个角度俯视下去,能够看到一个个婴儿诞生在这片药渣中,能看到一个个?#37196;?#20174;药渣中钻出,伸展着枝条的同时,很快就枯萎凋零,方荡又看到那?#23853;?#20986;生的婴儿被怪兽叼走,随后成了怪兽的晚餐。

    这是一个生生不息死?#21862;?#32477;的世界。

    有生就有死,有?#21862;?#26377;生。

    天地,万物之盗。

    天地既生养了万物,却又在转瞬之间将他们杀死,循环不觉,这句话是说天地即万物之盗,天地赐与生命又拿走生命。”

    “万物,人之盗。”

    “世有万物,人即见景生情,恣情纵欲,耗散神气,幼而?#24120;?#22766;而老,老而死,从幼年到中年再到老年直?#20102;?#20129;,这个过程之中,万物从人身上盗走了她想要的元气从而使得人生?#21916;?#27515;。”

    “?#32781;?#19975;物之盗!”天以始万物,地以生万物,人为万物之灵,万物虽能盗人之气,而人食万物精华,借万物之气生之长之,是人即万物之盗耳。

    “修行之辈,能夺万物之气为我用,又能因万物盗我之气而盗之,并因天地盗万物之气而盗之,三?#20937;?#26044;一盗,杀中有生,三?#20004;缘?#20854;宜矣。三盗既?#32781;?#20154;与天地合?#25314;?#24182;行而不相悖,三才亦安矣。”

    “三才既安,道气长存,万物不能屈,造化不能?#24184;印!?br />
    “我似乎明白了!”方荡忽然张开双目,此时的他俯视天下,能够看到一?#21866;?#22823;的?#33041;?#22312;大地之下缓缓跳动。

    一根根汗毛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一株株树木,一个个大活?#32781;?#19968;个个鲜活的生命。

    在方荡眼中,现在的世界是一个周而?#35789;?#30340;世界,生命从诞生到死亡,就像是一个?#36393;Γ?#25152;有的存在都生活在这个圈子里,而修仙者,则是有希望从这个圈子之中跳出来的存在。

    在方荡眼中,这个世界中,万事万物都在互相侵害,彼?#35828;?#21462;对方的生命力量或者说是元气。

    万事万物彼?#35828;?#21462;对方的生命力量,从而延长自己的生命。

    比如人吃五谷杂粮本也是一个吞噬五谷杂粮的元气的方法,之不过这样提取的元气数量非常的少而已。

    如果有一种办法,能够保住自己身上的元气,又能将别的存在身上的元气盗取到手的话,那?#27425;?#30097;寿命将大大的延长。

    方荡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参悟透了万物相盗的道理。

    就在方荡准备一鼓作气彻底将这?#20301;?#23436;全参悟明白的时候,方荡眼前陡然一炸,腾然醒转。

    方荡眨了眨眼,种种痛苦侵袭方荡全身。

    此时怒战就在方荡对面,几乎和方荡面贴着面。

    四周风气凛冽,偌大的宫殿此时已经被彻?#29366;搗上?#22833;,甚至连搭建宫殿时候的最坚硬的金属框架也已经不知去向。

    方荡感受着那只死死抓住他的头顶的大手。

    鲜血顺着她的额头不断的滚涌下来。

    此时此刻方荡根本就没有机会能够从怒战的手掌中逃出生天。

    但,那是说之前的方荡,现在的方荡?#27425;?#24517;还要束手就擒。

    方荡感到自己已经死掉了,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方荡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现在所住的身躯冰冷沉重,就是那种冷冰冰的尸体的感觉。

    《阴符经》中的老者说的不错,他方荡现在已经死掉了。

    “噫?你竟然还没有死,我以为我已经将你给掐死了!”怒战刚才已经摆脱了方荡的精神力量的碾压,此时终于能够动起来了。

    怒战掐住方荡的脑门,开?#21152;?#21147;,方荡的头骨发出痛苦的呻吟,吱吱嘎嘎的怪响。

    任谁看到这一幕都会认为方荡死定了。

    丧失了身躯的方荡,终于明白老者为?#25105;?#20256;他阴符经中的一?#20301;啊?br />
    方荡现在要做的,就是盗取周围的一切的元气,只有盗取了足够的元气,他才能够按照阴符经中所说的三盗既?#32781;?#19977;才既安。

    方荡驾驭着这具已经死掉?#35828;?#36523;躯,随后竟然闭上了眼睛。

    在方荡的世界之中,一切声音都已经远去,方荡能够感受得到的,就只有在他正面面前的一颗正在不断跳动的?#33041;唷?br />
    这?#33041;?#20805;满活力,充满生机,每一下跳动?#21152;?#22914;敲鼓一般,震动得方荡死去的身躯跟着一跳一跳的。

    甚至,方荡能够感受到捏在他头盖骨上的五根手指,这五根手指同样在随着?#33041;?#36339;动,就像是一座桥?#28023;?#23558;方荡和怒战链接在一起。

    方荡此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饥渴了来,是对生命的饥渴,只有真正死过一次,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方荡忽然伸出双手,猛地按在怒战那只捏在方荡脑门上正在不断用力,准备将方荡的脑袋给捏碎的手。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真正发生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怒战不由得一惊,他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正顺着他的五指朝着方荡身上汇聚过去。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3d专家预测 傲视牛牛 nba比分赔率哪个返水多 竟猜赚钱是真的吗 内蒙古时时彩11选 意甲排名 北京快乐8在线开奖直播 172号码怎么样 云鼎娱乐场泰国 时时彩定位买大小技巧 太阳神平特高手论坛 体彩七星中奖查询 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通比牛牛作弊器 电子游戏产业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