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怒杀隐者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

    隐者被生生从隐身状态中逼出来,心中也是恼火,他的身躯被方荡劈成两半,此时更是被纵横交织的剑光逼迫得越来越远无法融合!

    他之前硬挺着挨了温文大师一击,其实受创也是不小,再加上他在攻击温文大师的时候,耗用了大量的修为,此?#26412;?#28982;也有些难以为继。81Δ 中文Ω网

    隐者一声怒吼,头顶上猛的一炸,从中钻出五颗元婴来,这五个元婴每一个都是四转境界,凶威赫赫。

    五个元婴一出来,便切割出一道道的空间裂缝将自己包裹住,迎着剑光朝着方荡冲来。

    方荡的宝剑斩在细如丝线一般的空间裂缝上当即?#25237;?#20026;两节,不过隐者每前进一步都需要开启一道道的空间裂缝来作为防御,这使得隐者前进的度变得相对很慢,一把把保健斩击在空间裂缝上,连一丁点的火花都没有溅起,空间裂缝是这个世界上最锋利的东西,无往而不破!

    五个元婴朝着方荡冲来,方荡眼瞅着自己的宝剑对这五个原因不能造成威胁,当即调动宝剑,全都往隐者的身躯上招呼,而方荡则肚?#29992;?#23545;五个四转元婴!

    这五个四转元婴的样貌和隐者完全相同,婴士的元婴到了四转境界已经和婴士本身一样大小,站在一起甚至难以分辨!

    这五个元婴见方荡竟然抽走了对付他们的宝剑,不由的得都是一愣,随即五个元婴桀桀?#20013;Γ?#20320;以为只要能够抢先杀了我的肉身,就能叫牵制我们五个,使得我们不得不去抢救肉身?小子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

    五个隐者?#20013;?#30528;朝着方荡冲去,显然,他们并不怎么在乎肉身的死活!

    另外一边的温文大师此时刚刚将一颗头颅恢复过来,见到这个场面不由得失声叫道:“方荡你疯了,你只要在坚持十几息的时间,我就恢复过来,咱们两个联手,保证这个?#19968;?#24517;死无疑!”

    温文大师?#27604;?#30528;?#20445;?#30524;瞅着方荡抓着一手好?#31080;?#25171;得乱七八糟,温文大师简直是心痛,这恐怕是他最后一个杀掉温文大师的机会,方荡却将这个机会葬送了!

    隐者哈哈?#20013;?#36947;:“小崽子,你竟然敢将我的身躯斩成两半,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方荡平静的站在空中,一双冷漠的瞳子淡淡的注视着朝着他扑过来的隐者的五个元婴。

    就在隐者觉得方荡已经?#29260;?#21453;抗?#24613;?#31561;死的时候,方荡脑门上的猛的一炸,紧接着一道道的身影从方荡的脑门中一跃而出!

    一个——三个——五个——八个……

    十个!

    十个方荡,十个四转境界的元婴,从方荡的脑门上接连蹦出!

    五个隐者的元婴脸瞬间就白了!

    在太清界,元婴最多的要数九婴都皇,拥有九个元婴纵横称霸太清界,并且九婴都皇的九个元婴一直都被认为是不可越的存在,隐者拥有五个四转元婴已经颇为自负甚至为此相当骄傲,他原本以为五个元婴一出手,就能将方荡给直接碾杀,却万万没想?#21073;?#34987;碾杀的不是方荡,而是他!

    隐者不敢相信,一个刚刚进入太清界没有多久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将十个元婴全部修炼进入四转境界,这简?#26412;?#26159;个奇迹,他当初已经是天赋绝伦,也用了至少五百年的时间才将五个元婴全?#30475;?#20837;四转境界。

    温文大师同样愣住了,不,应该说是呆住了,他是知道方荡有很多元婴的,但却没想到方荡能够将元婴全部修炼成四转境界,他当初成就四转境界的时候,也不过是将一个元婴修炼成四转而已,即便现在他也只有一个四转元婴,方荡明明比他成就元婴的时间要晚,却一口气成就了十个四转元婴,这场面给温文大师带来的震撼,简直是语言无法形容的!此时的温文大师甚至已经忘记了修复自己的身躯,只是呆呆的看着方荡那十个元婴!

    这是一场碾压级别的屠杀!

    十个四转婴士对战五个四转婴士,虽然隐者的元婴比方荡多修?#35835;?#24456;多很多年,但双拳难敌四手,十个元婴几乎是一冲就将隐者的五个元婴碾杀掉!

    度之快,温文大师都来不及叫方荡给他留下一个。

    五个四转元婴犹如凋零的飞?#36857;?#22312;空中飞舞着逐渐消散无踪。

    滚滚的天地元气从这五个四转婴士身上爆出来,对于这些天地元气,方荡半点都没有?#25512;?#21452;手一拢,袍袖一摆,就将这些元气收入袖口之中,这一下,方荡就将自己修行用的天地元气基本上收敛了个七七八八!

    温文大师看着凋零的隐者的元婴心中不免有些颓然,虽然他只重结果,但有些时候,亲手报仇的机会他也是不?#25954;?#38169;过的!

    不过,他很清楚,方荡既然抓住机会出手,就绝对不能给隐者的元婴任何喘息的机会,一旦被他隐遁身形逃走,想要再将他救出来就天难地难了!

    就在温文大师心中五?#23545;?#38472;的时候,方荡忽然开口道:“动作快点,别拖延太久,千万不要给他逃走的机会!”

    温文大师闻言不由得一愣,看向方荡?#24187;?#30333;方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方荡伸手在空中一点,温文大师顺着方荡的目光望去,就见不远处的剑山剑海密密麻麻的长剑开始不断的分开,露出一条道路来,上万把长剑之中赫然出现的正是隐者那丑陋的身躯!

    隐者的肉身并未被方荡乱剑斩杀,方荡给温文大师留下了一份大礼!

    温文大师双目微微一闪,随即眼中暴起冷冽的光芒来!

    “方荡,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温文大师说着,朝着隐者迈步行去!

    隐者此时元婴尽失,他的修为也就丧失个七七八八,此时眼瞅着温文大师朝着自己走来,隐者双目一寒,身形瞬即消失,不过,他的身形刚刚消失,四周的将因为团团围起的上万把宝剑便立即纵横交织,瞬间就将隐起身形的温文大师给逼了出来,没有了元婴的温文大师被这些宝剑切割得浑身上下都是口子。

    隐者双目之?#26032;?#24930;泛起一种绝望来……

    温文大师走到隐者身前,咧嘴忽然笑了起来!

    隐者那丑陋的?#25104;?#20063;露出一丝笑容,能够走到他这一步的婴士没有谁是怕死之辈,隐者就算知道自己要死了,也不会卑躬屈膝!

    方荡没有去看温文大师究竟如何报仇,双手一合,那上万把长剑立时将温文大师还有隐者给牢牢包裹住,就算是一只?#26434;?#20063;别想飞出来!

    方荡虽然胜了,但却未必开心,杀死一位四转婴士,对于方荡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这叫方荡同样注意到自己的脆弱,今天他能杀一个四转婴士,明天一个四转婴士就能来杀他。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后,剑山开启,温文大师缓缓从中走出,此时的温文大师已经恢复了儒雅模样,他看了方荡一眼后道:“有朝一日咱们在道镜界再见吧!”

    说完,温文大师便迈入一道空间裂缝中消失不见。

    方荡伸手一招,空中的上万把长剑齐齐出咯咯咯的声响,尽皆折断,紧接着犹如下了一场暴雨,无数金属碎片倾泻而下,将下面的地面变成了一片银光闪闪的海洋!

    方荡看着温文大师消失的地方,他知道,自己在太清界应该不会再看到温文大师了,温文大师这句话已经说明他?#24613;?#38381;死关冲击道真境界了!

    方荡身?#25105;?#21160;,回到了光明之城的?#20351;小?br />
    方荡现在有些意?#27515;簧海?#26041;荡很明白,温文大师一定和他一样,感到无趣!

    报仇确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当一个修为和自?#21512;?#24403;的婴士被斩杀的时候,那种兔死狐悲,那种紧张的压抑感同?#34987;?#34989;来,方荡现在就觉得世间再无有趣的事情,只剩下修行,只剩下下一个目标——道镜界!

    方荡回到苏晴的房间旁边,走进房间后,将房门轻轻关严,随后,方荡便开始再次修行!

    三年之后,方荡身旁的房间中有一道流光戳天而起,光芒鼎盛!

    六年后,再有一道冲天光柱从黑暗城堡之中窜起,昭告天下又一位四转婴士诞生。

    九年之后。

    十年一次的灵门开启就要开始了,太清界的婴士们再?#20301;?#32858;在灵门之外,?#24613;?#30475;看今年会有多少个婴士来到这个世界。同时也能重温一下他们当初进入太清界的情形。

    同样如上?#25105;?#26679;,一转二转婴士们凑在一起,而三转婴士们则悬在一转、二转婴士头顶上的浓云之?#23567;?br />
    这是太清界十年一次的盛典,只要没有闭关修行的婴士基本上都会来看看。

    婴士之中有一个额头上有个几字的婴士面色僵硬,认识都能看得出,他此时有些紧张,从一天前开始一双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灵门。

    方寻父?#27604;?#32039;张,如果这一次灵门开启的时候不能见到他的妹?#27809;?#26377;娘还有陈小姨的话,那就说明,他将永远无法见到她们了!

    身为丹士寿元有限,千年光阴过去不能成就元婴,寿元也就基本上走到了尽头。

    此时在方寻父周围的婴士们的神情相对就轻松太多了,对于他们来说,是来看热闹的,至于究竟有谁成为太清界的一员他们并不太在意!

    方寻父扭头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头顶上的那一片浓云,他不知道方荡是不是也来到了这里,虽然他不希望见到方荡,但他希望方荡来了,因为他知道,娘还有妹?#27809;?#26377;小姨一定希望能够见到方荡。

    此时远处有一道一身雪白的身影缓缓飘来,方寻父见到?#35828;?#21363;站起来。

    冷容剑来到了方荡身前,冷容剑此时已经跻身二转境界,见了方寻父微微点?#35828;?#22836;,并没什么言语。

    方寻父早就习惯了冷容剑这个样子,傻笑两下后就重新将目光投注在灵门上。

    不久之后,又有一个一身大红明艳的身影翩翩而来,这个身?#20843;?#36807;之处,引来数不尽的垂涎目光,所有看到这个身影的婴士都恨不得将这个婴士给一口吞下去。口水流出来了都没有察觉!

    这个婴士正是风情妩媚的烟波仙子。

    此时的烟波仙子同样晋身二转境界,随着修为的提升,她的模样越明媚亮丽,她身上犹如包裹着一层圣光,将她衬托得真如仙人下凡一样!

    方寻父和烟波仙子从小关系就相当好,这种好可与跟冷容剑的那种师徒关系要亲近了无数?#19969;?br />
    看到烟波仙子,方寻父当即就迎了上去,笑道:“小姨你的修为增长迅啊!”

    此时四周的婴士看到方寻父和这位仙子站在一起,纷纷将仇恨的目光锁定在方寻父身上,?#27604;唬?#36825;是那些并不知道方寻父还有这位仙子底细的婴士,而知道方寻父还有这位仙子底细的,此时都极不情愿的将目光?#37096;?#27809;办法,方寻父是四转婴士方荡的儿子,而那位仙子据说也和方荡有着说不清楚的亲密关系,这样的?#19968;錚?#20182;们碰到了都觉得自己倒霉,更别说盯着瞎看了,万一将四转婴士惹毛了,他们谁都承担不起。

    当初从暗黑城堡之中逃出来的婴士曾经绘声绘色的形容过方?#20174;?#30475;不见的手,将一个个二转婴士按在地上碾死的场景,就算没有见过,只要想一想都觉得可怕可怖!

    烟波仙子上下看看方寻父,伸手敲了敲方寻父的肩膀笑道:“你这小?#19968;?#30475;起来越来越英武了!”

    烟波仙子可以说是看着方寻?#36171;?#22823;的,方寻父的每一步成长都在她们的视线之中,只有到了这太清界,方寻?#21018;?#27491;逃出了她们的视线。

    方寻父看着孤孤单单的烟波仙?#30828;?#30001;得微微皱眉道:“小姨,梦小姨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烟波仙子和梦红尘两个虽然?#24895;?#23436;全不一样,但两人却一直都是?#30828;?#31163;砣砣不离秤,走到哪里都在一起,如今天这样只看到烟波仙子却没有看到梦仙子的情况实在是太罕见了,这叫方寻父心中生出一种不安来,所以方寻父马上开口询问。

    烟波仙子?#25104;?#24494;微一紧,不过还是掩饰道:“没什么,她参加了一个天盘任务,现在还没有出来。”

    方寻父现在已经对天盘任务相当了解,他已经参与了不下十次天盘任务,闻听梦仙子进入天盘任务中还没有出来,当即就嗅到了一丝不妥,连忙问道:“多久了?”

    一旁的冷容剑也受到吸引,虽?#24187;?#26377;张目,但却也微微将头偏向烟波仙子!

    烟波仙?#29992;?#23574;微微下沉,似乎上面压了太沉重的东西,“三个月了!”

    方寻父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后险些喊出来:“三个月了?这样太久了!”

    烟波仙子沉重的点?#35828;?#22836;,叹息一声道:“唯一的希望是天盘侍者并未说她们的任务失败了,也就是说,她们之中至少有人?#22815;?#30528;。”

    一旁的冷容剑缓缓扭过脖子,?#25104;?#20063;显现出一丝凝重!

    任谁都知道,一个天盘任务完成的时间最多也就是一个?#25314;?#20877;多也不会出一个半?#25314;?#32780;三个月这个数字实在是太恐怖了,就算任务并没有失败,也并不能说明他们都没有死,很多时候,天盘哪里有许许多多的没有失败的任务,甚至数百年都维持着正在进行中的状态,这说明婴士确?#24471;?#26377;死,但却也被困在某个地方再也回不来了!

    不然,只要婴士有意图脱离任务,随时都可以离开任务世界回到洪洞方玉之?#23567;?br />
    方寻父情绪有些激动,梦仙子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很想去讲梦仙子拯救出来,但他知道,他做不?#21073;?#21035;说他做不?#21073;?#22825;底下谁都做不?#21073;?#21738;怕是四转婴士也一样做不?#21073;?#22240;为一个任务没有?#25112;?#30340;话,这个任务区域就一直处于封死的状态中,没有谁能够进去这个区域。天盘侍者也不允许救援这种事情的存在。

    方寻父心焦无比,不停地搓手。

    此时烟波仙子,满是自责的开口道:“本来我们两个说好了要一起去完成任务,不过当时我正在修行,她或许是怕影响我的修行,所以就自己去了,若我和她在一起的话……”

    冷容剑冷声打断烟波仙子的话语道:“你若和她在一起,不过是多填一条性命罢了!”

    “事情已经生了,又有谁能扭转?咱们只能等她回来了!至少,任务还在继续,那就说明她还有活着的希望!“

    冷容剑的话语虽然不好听,但确是实言,因为他们谁都没有办法!

    方寻父缓缓坐下,眼中的神采全无,虽然方寻父也算是看惯了生死,见识过了无数大场面,但真的到了亲人死亡的时候,他的心依旧如针扎一般的难受痛苦!

    烟波仙子也是微微一叹,不再言语。

    就在此时,远处的灵门爆出一道道水波纹一般的光芒,这些光芒不断朝着四周荡漾,灵门出吱吱嘎嘎的声响,缓缓开启……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新疆25选7基本走势图 安徽快三号码共有多少 澳洲三分彩个位必中规律 好运快3快3和值计划 体育彩票大乐透 江苏快三遗漏值 网易彩票可以买了吗 26选5好彩 彩票刮刮乐5元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码遗漏 澳客网手机版 山西快乐十分钟直播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8个号 斗地主下载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