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村落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人是天底下最古怪的东西,他们的心中所想千差万别,哪怕是相同的一件事,落在不同的人眼中就会生出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想法来。

    比如现在所有的人都在观察方荡外来者,都在琢磨方荡究竟是谁从哪里来到这里干什么,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村外的其他人。

    但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显然与众不同,他的所有的思想全都凝固在那个女子身上,他将她称之为红娘。

    方荡清楚的记得上次来的时候,那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衣,浑身素淡,但这次却换了一身红袄,这使得那个女子仿似换了一个人一样,有了别样的美丽。

    他对方荡这个外乡人视而不见。

    方荡停住脚步,想了想,随后朝着那个小伙子走去。

    直到方荡走到近前,干咳了一声,那个看着红娘已经远去无踪的身影的小伙子才发现了方荡。

    “你叫什么名字?”方荡开口问道。

    小伙子皮肤黝黑,国?#33267;常?#36523;上的肌肉很扎实,不是那种很大块的肌肉,而是那种宛若黑铁一般的紧实肌肉,这种肌肉是常年劳作所致,是贫穷和饥饿磨砺出来的。

    “我叫阿达,你们是谁?”小伙子隐隐之中透出一丝敌意,虽然眼前这个人也说人话,但对于没有见过外?#35828;?#20182;来说,方荡和张易或许就只是会说话的野兽。

    四周的村民们也都死死地盯着方荡还有张易,有些甚至已经摸了摸身边的锄头和铁器。

    方荡笑道:“我和我的朋友来路过这里,想在你这里讨口水吃!”

    阿达迟疑了一下,随后指了指院子中的一口?#20303;?br />
    张易知道方荡要和阿达套套话,径直走过去,揭开缸盖,内中是清澈的河水。

    这应该是混沌之河的谁。

    张?#30528;?#36215;来,准备尝一尝什么味道德,方荡却传音给他:“不要喝!”

    张易微微一愣,看了方荡一眼,随后又看了看那个叫做阿达的村民,按理说这个村民不过是普通人,就算有十万个对于张易来说也没有任何威胁,张易更不惧怕对方下毒,但方荡、叫他不要喝,那么这其中或许有什么特殊的关窍。

    张易假装喝了一?#20843;?#38543;后端着过来递给方荡。

    方荡笑着道:“我大约几个月前曾经来过这里,当时这里的村民似乎和你们完全不一样。”

    阿达闻言微微皱眉,而方荡却心中猛地一震,他从阿达的心中读取阿达的想法,而这个叫做阿达的?#19968;?#31455;?#24187;?#26377;几个月前的记忆,方荡的一句话使得他陷入了一种古怪的境地中,“几个月前?几个月前?几个月?”

    阿达宛若机械一般的不?#29616;?#22797;这句话,张易看到莫名其妙,传音询问方荡怎么回事。

    方荡?#26376;?#35828;了情况,张易嘴角?#19979;?#20986;一丝笑容,但脸上的神情变得格外的凝重,传音给方荡道,“这?#19968;?#21487;能是陷入死循环中了,他应该是在几个月前被创造出来的,自?#24187;?#26377;更早的记忆,现在被你的一句话搞得他不知道?#32422;?#31350;竟是怎么回事了,我创造的那些生命就有这样的情况。”

    方荡闻言知道得把他拉回来,便道:“阿达,你知道那个河上泛舟喂鱼的女子的事情么?她是什么人?”

    如果这些生命都是被创造出来的,那么创造他们的人就只能是那个小船上的女子还有那个老叟。

    方荡眼中光芒?#20102;福?#38463;达冷声道:“我不认识他们,你们到底是谁,我不想和你们说话,要么赶紧走,要么我就将你们打杀在这里。”

    阿达被从宕机之中召唤回来心中充满了恐惧,而对于他来说恐惧的来源就是眼前这两个人,他在这两个人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面对恐惧对象,阿达自然充满?#35828;?#35270;,?#26412;?#19978;他只想将这两个讨人厌的?#19968;?#31435;即赶走。

    随着阿达的喊叫,四周的村民们立时开始汇聚过来,他们手中拿着鱼叉还有渔网也有锄头。

    方荡看着鱼叉就有些眼晕,上次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化身成鱼,结果被鱼叉插中,被丢进鱼篓里面,险些?#28151;?#25104;鱼汤。

    方荡已经从这个阿达心中得到了想要知道的答案,当即朝着拉着张易快步走出这座村子。

    “你说的对,这个村子之中的人都是我走之后重新创造出来的,想来村中之前的那些人已经被抹杀掉了。”

    “现在,我只有一件事感到好奇,那就是那些村民为什么被杀?是因为我的到来?还是其他的缘由!”

    方荡原本以为到了镜像世界中所要面对的就是这一方世界的意志对?#32422;?#36825;个神思宝盒是不是感兴趣,但现在看来,他所面对的是更加复杂的情况。

    “要不要将那个女子抓来问问?”张易低声言道。

    方荡却摇了摇头道:“咱们初来乍到对于这里完全不熟悉,最好不要贸然动手,并且,我感觉得到那女子应该对我们没有太多的恶意。”

    方荡虽然这般说着,但心中却不免琢磨打鼓,他觉得?#32422;?#26377;时间真得找那个女子问一问,读一读她心中所想。

    方荡随后和张易在这一方世界中转悠起来,方荡这是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方荡想的就是怎么离开这里,而这一次不同,方荡想的是怎么留在这里,所以,上一次方当是走马观花,而这一次,方荡则认认真真的寻找他们的落脚之处。

    这个世界不大,至少?#23545;?#27604;不?#20185;?#26126;世界,方荡从未探测到神明世界的尽头在哪里,但这个世界他只要沿着混沌之河飞行,就能飞回村落,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一个球。

    方荡招呼了一声张易:“来来,我给你见识一点好东西!”

    张易好奇的道:“什么好东西?”

    方荡伸手一指,远处树林中有一头熊正在懒洋洋的行走,看样子似乎是刚刚吃饱,此时准备会?#32422;?#30340;老巢打盹!

    张易不屑的道:“一只熊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方荡舔了舔舌头道:“一会你就不会再说这种话了。”

    方荡说着身形一纵来到了这头熊身前,伸手一抓,就将熊的?#28304;?#29983;生抓住,手刀一斩,这头熊就被方荡劈?#38378;?#21322;。

    不过这一界的神明都相当顽强,这头熊即便被劈?#38378;?#21322;了,依旧呜呜大叫,熊臂挥动不休。

    张易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方荡飞快的将这头熊肢解。

    方荡生起火来,随后捏了一口铁锅,内中注满清亮的油脂,不久之后,油脂滚沸,方荡将一对处理干净的熊?#36139;?#20102;进去,吱啦一声响,油脂翻滚着将两只熊爪?#25506;?#19979;去。

    随后方荡又生火将那头熊的其他部分放在火?#20185;湛尽?br />
    这头熊兀自不死,发出一声声的痛苦嚎叫,方荡在烂毒滩地吃惯了活物,但还是有些不忍,直接将这头熊的精神杀灭,如此一来,这头熊便真正变成了一具尸体。

    一个时辰之后,香气四溢,引来了丛林之中不少的野兽,张易双目放光,不停地吸气,这样的味道对于他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方荡望了一眼四周道:“将那些东西驱散。”

    张?#29366;?#26102;才抬头,发现他们周围已经出现了数十头怪物,其中一头足足有三米高,一双眼镜宛若灯笼一般。

    张易自然不惧怕这些怪物,念头一动,从他身后立时钻出数百头更加凶悍狰狞的怪物,这些怪物朝着那些围观的野兽一冲,野兽就被吓得四散?#27833;觥?br />
    方荡此时已经将熊肉剔骨切成麻将块。

    张?#29366;?#20102;搓手,迫不?#25353;?#30340;捏了一块丢入口中,香滑弹牙,酥脆鲜甜,张易嗯的一声怪叫起来:“这是什么,这味道我这辈子都没有吃到过!”

    方荡将一块熊肉丢入口中,一边嚼着一边到:“神明世界还有异种世界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倒影镜像,这里才是真正的世界,虽然我不知道这里和古神郑的世界有什么区别,但这里的一切都是最真实的,我们以往生存的世界,不过是这里的浮光流影罢了。这里的食物才是真正的食物,我们在神明世界中吃到的不过是些泡影罢了。”

    方荡一边说着一边微微闭目沉醉在这美味之?#23567;?br />
    随后方荡将这头熊送入空间禁制之中,?#25351;?#27946;洞世界的其他神明。

    张易?#32422;?#25265;着一盆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周围被驱散的动物,满嘴流油的道:“他们也好吃么?”

    方荡一笑道:“以为我的经验来看,他们都非常好吃!”

    张易突然间哈哈?#25932;?#36215;来。

    方荡微微皱眉望向张易,张易哈哈笑着道:“我忽然一点都不想回神明世界了。”

    方荡一笑却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他现在在想另外一件奇怪的事情,记得上次他曾经围绕这个世界沿着混沌之河转了一圈,当时他没有太注意,但此时他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那个泛舟女子和老翁究竟住在哪里他并不知道。

    按理说,当初方荡沿河周游整个世界的时候,女子和老翁的乌蓬小船就在河上,方荡应该看到他们才对,甚至应该能够看到他们的居处,但现在方荡回想起来,从始至终他沿着河流飞行,就没有看到那艘乌蓬小船,也没有看到河边上有什么人家。

    张易吃得愉快,方荡也下定决心,这一?#25105;?#21435;找一找那个女子。

    待张易吃完,方荡便?#21019;?#30528;张易飞到了混沌河边。

    这混沌河蜿蜒曲折,最终消失在视野之中,内中似乎有着数不尽的秘密。

    “咱们来这里干嘛?不是说好了要去找适合居住的地方么?”

    张易对于方荡的举动有些不解。

    方荡道:“要想居住在这里,有一个人咱们必须先见一见。”

    方荡身形一纵飞到了混沌之河上,随后沿着混沌之河一路向前,缓缓飞去。

    张易跟在方荡身后,他自然也想到了方荡口中要见一见的是谁。

    张易擦了擦嘴角的油腻,开口道:“那妞我?#19981;叮?#20320;千万不要跟我抢,一会找到了她,由我来开口和她沟通。”

    方荡对于张易的提议不屑一顾,懒?#27809;?#31572;他。

    张易一边飞一边盯着水中若隐若现的金翅红鲤道:“这些鱼看起来就非常美味的样子。”

    方荡懒得理会张易的自言自语,一边飞行一边四处观瞧,寻找能够停泊靠岸的地方。

    不过,混沌之河周围草丛生,方荡还未看到有什么地方适合停靠。

    方荡带着张易一路飞行,他们速度不快用了十多天才沿着混沌之河转了一圈。

    这一圈转下来,方荡没有任?#38382;?#33719;,倒是张易,一路上抓了不少金翅红鲤,吃得不亦乐乎。

    当方荡重回村庄上空的时候,恰好看到那乌蓬小船悠哉悠哉的从远处驶来。

    方荡微微皱眉,张易也低声道:“这船倒是古怪。”

    船头的老者一脸的安闲喜?#37073;?#19968;边撑船一边唱着不知名的小曲儿。

    而红袄女子依旧是?#30452;?#19968;个大盆,内中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珊瑚般的珠子。

    女子将这一颗颗的珠子洒落在河?#23567;?br />
    那些金翅锦鲤们将水面搞得沸腾一片。

    女子?#21683;?#20986;去一把鱼?#24120;?#23601;引起一阵?#24597;?#20105;抢。

    方荡和张易飞到了船?#21453;Γ?#36825;艘乌蓬小船实在是太小,方荡和张易就没有落足在小船上,况且大?#20063;?#19981;熟,直接登船,显然是一件并不礼貌的事情。

    穿头身穿蓑衣的老者望了一眼方荡和张易,随后听了歌声。

    后面抛洒鱼食的女子对着张易还有方荡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道:“你们有事?”

    方荡此时双目光芒微微?#20102;?#20960;下,随后,方荡心中一惊,他原本想要用读心术来询问女子几个问题,结果他的神念根本无法接触这个女子,这个女子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甚?#20102;?#20046;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凡人,但方荡的神念却根本无法靠近这个女子半步,被一股?#30475;?#30340;气场给生生排斥开来。

    方荡心中一禀,如果对方是?#32422;?#30340;仇?#35828;?#35805;,那么他的这种读取人心的举动已经等同于宣战。

    而眼前女子似乎完全没有发现方荡的举动,依旧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人。

    没有了读心术,方荡只能单刀?#27604;耄?#30475;看对方愿意告诉?#32422;?#19968;点什么。

    “我只是有一点好奇,我刚刚周游完了整个世界,却发现你似乎并没有住处呢。”

    女?#26377;?#28982;一笑,回答道:“我们就住在船上啊。”

    “可是我也没有看到你的船。”方荡疑惑的道。

    女子呵呵一笑道:“你们看不到那?#25237;?#20102;,因为我住在混沌之河上面。”说着女子伸出白晶晶的?#30452;?#25351;了指头顶上。

    方荡还有张易同时一愣,他们可从未想到过那艘乌篷船还能飞上天空。

    方荡和张易看到的就只是一片磅礴的云彩,欣赏层云,就像是在观看波澜壮阔的人生一样。

    不过,方荡和张易看到的虽然只有云彩,但她们依旧相信云彩之后或许有一座宫殿。

    就在张易和方荡纠结着要不要飞上层云上空好好看看是不是有一座宫殿的时候,那女子忽然道:“要不要去我家中做?#20572;俊?br />
    随着这声音响起,方荡还有张易同时望向女子。

    女?#26377;?#24471;天真灿烂,一口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张?#29730;?#36830;点头,方荡却摇了摇头。

    “显然你们两个?#35828;?#24847;见并不统一。”女子很感兴趣的看着两?#35828;饋?br />
    方荡开口道:“我们就不打扰了,以后或许会去你那里做?#20572;一?#26377;一个问题想要问,我有些亲人朋友,他们都想要进入这一界中,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这里常住,你是这个世界中的人,想必你会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吧。”

    此时坐在船头的老翁喝了一口酒,擦了擦嘴角道:“你们想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并不是问题,但如果你们想要长时间居住在这里的话,我敢保证你们会后悔的。”

    老者说完了,原本想要开口的女子便闭上了嘴巴。

    方荡闻言眉头微微皱起,随后又问道:“还不知道两位应该如何称呼?”

    ?#20843;?#20415;取一个吧!以往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新名字叫什么都无所谓。”老者淡然的说道。

    “你可以叫我红娘,?#37096;?#20197;叫我白娘,我有很多的名字都是那些村民们给我起的!”

    方荡和张易对视一眼,显然在他们看来,对方并不愿意告诉他们真名字。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连码三中三怎么样中了 广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201921期排列3开机号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 唐龙说彩软件下载 竞彩篮球规律 北京赛车pk10规律 任选9场奖金模拟计算 平码5中5 北京单场胜负规则 291福彩3d字谜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软件 万达二分彩开奖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