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神明世界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心结难解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将尊者修士变成可供自己差遣的法宝,而自己反客为主,变成驾驭法宝的主人。

    方荡都不得不为这件九头镇击节叫好。

    有了这些‘法宝’,那么陶林的父亲去说张狂的父亲和爷爷出卖了他也就不再是什么解不开的谜团了。

    应该是陶林的父亲被变成了法宝,他去不是为了告诉陶林究竟是谁害了他们爷俩,而是要将那个二十年后九头镇化为神器的消息带黄蛟门,作为引诱诸多尊者到来的诱饵。

    想来其他的门派也是如此受到了这样的消息。

    望着周围的一众没了灵魂的‘法宝’,尤其是张狂的父亲还有爷爷,若站在这里的是真正的张狂的话,那?#19968;?#20272;计一下就崩溃掉了。

    方荡随后想要找到陶林的爷爷,不过,很可惜,方荡对于陶林的爷爷的模样已经完全没有记忆了。只能看看哪个和陶林最像。

    不过,这些尊者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在这地下之中被封印了二十多年,相貌变化很大,想要从这些人中找出陶林的爷爷,对于方荡来说未免有些太难了!

    眼瞅着这些尊者真人修士朝着自己汇聚过来,方荡开口道:“九头镇,出来见我!这些小杂鱼你最好全都收起来。”

    此时的方荡身上的气息猛的澎湃开来,在方荡的脑后出现一道道的光轮,一十二道光轮转动不休,佛光?#20102;福?#21270;为一道道的利剑,将周围的一切全都照得明亮无比,那些砖块上被佛光烧灼得冒出滚滚黑烟。

    而那些尊者们一个个开?#35745;?#28966;肉烂,尸体上冒出一个个?#38590;?#27873;。

    在方荡身后此时已经有如意佛闪现出来,在如意佛周围有千万人齐声诵佛的声音,嗡嗡震震,震动得整个房间都在颤抖摇晃!

    此时一道声音猛的尖叫起来:“住手!”

    随之一同出现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娃。

    这个娃娃一张面孔邪恶无比,双眉?#27604;?#39699;角,一对眼睛?#33080;?#32780;锋利,两颗眼珠细小只剩下两个黑色的斑点,尖锐的?#20146;?#20284;乎能戳破木板,尤其是那张嘴,薄薄的嘴唇中是细碎的锋锐牙齿,身上更是骨瘦嶙峋,看上去犹如一个剥了毛的猴?#21360;?br />
    方荡眉头微微一皱,这么丑陋的东西,即便是他也很少见到。

    “你是九头镇?”方荡上下观瞧这个小女孩,小女孩却呲牙咧嘴的嘶吼道:“收起你的那些该死的光芒!”

    方荡微微一笑,非但没有收起佛光,反倒是他身后的如意佛身形猛的膨胀一圈,佛光越发刺目耀眼,将整个房间都融入了一片炙白之?#23567;?br />
    在这佛光?#29031;?#20043;下,那些尊者真人修士身上的皮肉吱吱作响,不过他们一个个全都面无表情的矗立在原地,宛若一根根木头。

    而那个悬浮空中的凶厉女孩则发出痛苦的尖?#23567;?br />
    方荡是何?#21364;?#22312;,他度化百万生灵进入佛国,身上的佛力何等强悍?九头镇即便是一件神器,也要被方荡降服!

    小女孩嗷?#36824;?#21483;,身形猛的在空中一滚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房间周围的砖石开始继续滚动翻转,并且砖石之中开?#21152;?#19968;道道的力量流溢出来。

    而那些宛若木桩一样的尊者还有真人和修士们此时一下都活了过来,双目之中精光爆射,紧接着将各自的力量?#22836;?#20986;来。

    这些力量顺着他们?#38590;?#28082;流?#21097;?#28748;入地下,此时方荡才看到这些尊者真人修士们的双?#27966;?#38754;生长出无数的根系,深深扎入地面,和地面?#21767;?#22312;一起,而他们就像是电池一样开始给这件九头镇提供?#30475;?#30340;源源不断地力量。

    不错,方荡此?#26412;?#22312;九头镇法宝之中,而这件法宝的名字上有一个镇字,从这个字上就能知道,这件法宝的功效是用来镇压。

    将尊者还有真人们诱惑进九头镇中,基本上就等于是将对方给关押起来了。

    如果之前外面的四十多个尊者一股脑的进了那个九?#36153;?#27934;的大洞之中,恐怕他们都得变成这些肉桩。

    随着这数十位尊者、真人还有修士们的力量?#23961;ⅲ?#31561;于是数十位尊者真人们在一起驾驭一件神器,那么这件神器能爆发出来的威力自然非同寻常!

    九?#36153;?#27934;之外。

    陶林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从濒临走火入魔的状态之中走了出来。

    不过,他?#25104;?#21322;点轻松的表情都没有,相反,他郁郁寡欢。

    在陶林的心中有个结,原本他以为自己的这个结在父亲还有爷爷被出卖身死上,现在,随着张狂一步踏入九?#36153;矗?#38518;林忽然发现,他的心结根本不在父亲还有爷爷的死亡这件事上。

    他的心结一只都在张狂身上。

    那个曾经爬到树上给他摘枣子的?#19968;?#36523;上。更多的记忆他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这一段,毕竟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他很清楚,张狂是他儿时唯一的伙伴,并且是从小到大以至于到现在的唯一的伙伴。

    那件事之后,在娘的要求下,他变成了复仇的魔鬼,处处打压张狂,拼命修行,从而也就彻底丧失了结交新的伙伴的机会。

    时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似乎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看着张狂的背影,似乎又什么都没变。

    他和张狂之间的心结来自仇恨,但这个仇恨的宣泄目标,本不应该是张狂。

    陶林忽然叹息一声道:“我大道无望了!”

    鸿海还有燕清两个齐齐望向陶林。

    对于一个合道尊者来说,大道无望这句话就代表着他再无铭碑的希望。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为什么?张狂一?#28291;?#20320;的心结不久打开了?”鸿海疑惑的问到。

    陶林苦笑摇头道:“世间最莫测的莫过于人心,原本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此刻我才明白,张狂一?#28291;?#25105;的心结再难打开了!”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直播线路 福建36选7 广东省体育彩票中心地址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2019 搜索福建体育彩票31选7走势图 上海时时彩开奖视频 张天师四肖中特 两肖两码中特100准 北京赛车pk10聪明玩法 河北好运彩2好运彩3玩法 围棋中级教程21 彩票走势图首页新浪 河南11选5中奖金额表 体彩e球彩期号1808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