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神明世界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海皇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面对这张兜头笼罩过来的大网,若是别的碑主在这里,肯定会生出凝重甚至畏惧来,但对于方荡来说,对面这个碑主不放出这张大网,方荡还或许会忌惮几分,一旦放出来,方荡反倒觉?#20204;?#26494;不少,至少这位碑主的修为在方荡见过的碑主之中只算中等水准,虽然不算太差,但在方荡面前,还真就称不上有多好。

    眼瞅着无数的烟圈降落下来,逐渐形成一道界域,若是以往,方荡巴不得钻进对方的界域之中,埋下一个核反应堆堆芯,直接引爆,炸碎了对方的界域,但现在,方荡手中却早就已经没有了核反应堆堆芯,这个方法也就行不通了。

    方荡是来惹事的,却?#30343;?#35201;来这里丢掉性命的,此时因为方荡的那声大吼,海皇殿中已经开?#21152;?#20462;士飞出来。

    方荡没有时间在这里耽误,一旦被人团团围住,那是必死无疑。

    方荡伸手摸了一下陈杀的脑袋,陈杀立时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方荡身上金光爆闪,神器级别的太阳金?#30452;?#26041;荡祭出,瞬间光芒万丈,那些虚虚实实的烟?#32321;?#36825;金光一冲,立时悬浮在空中,无法降落下来,甚至开始逐渐破败,随时都要消散的样子。

    与此同时,方荡双手之中暴起一道血光,弑主剑,这把方荡为郑先准备的剑化为一道璀璨红芒,瞬间切割穿透了那一道道的碑界?#19981;貳?br />
    血光瞬间远去,直奔天?#32617;?#20013;悬浮着的海皇殿。

    轰隆一声巨响,承平依旧的海皇殿周围如天耀宗一样,防护大阵并未被激活,所以,方荡这一剑直接斩在了海皇殿的一座宫殿上。

    宫殿被一劈两半。

    而方荡此时手中的弑主剑剑光叠闪,周围观战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修士转瞬就被方荡斩杀。

    方荡毫不停留转身便走,一切就在几秒钟内完成,一气呵成,没有丝毫阻滞。

    站在原地的那位海皇殿碑主眼睁睁的看着方荡将他周围的修士?#26469;?#24178;净,却只能这样看着,随着方荡离开,海皇殿的这位碑主额头上陡然裂开一道血痕,血痕一路向下,所过之处衣衫绽裂,鲜血横飞。

    最终海皇殿的这位碑主身形一分为二重重的摔落在海边的沙滩上。

    紧接着一道道的剑光在这位碑主身上爆开,肉身迸碎,剁为烂泥。

    海皇殿愤怒了!

    在海皇殿门口击杀海皇殿数十位修士,还剑斩海皇殿建筑,这已经?#30343;?#34256;视海皇殿的威严,甚至是在**裸的践踏海皇殿的荣耀,天底下没有比这更深刻的仇恨。

    海皇殿中传来一声皇者的怒吼,原本平静无比的虚空大海立时沸腾起来,一头狰狞的巨兽猛的从海中跃出,咆哮一声朝着方荡急追过去。

    这巨兽通体古铜色的厚鳞,一张大嘴里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钢锯般的锋利牙齿。

    巨兽猛的喷出一道激流,宛若大河澎湃,刹那之间就将方荡裹挟其?#23567;?br />
    这激流足有百米,宽也有十米左右,方荡陷身其中,随波翻滚,这些激流可不仅仅?#30343;?#27700;,如果?#30343;?#27700;的话,方荡身形微微一抖就能将其震碎,但这些激流粘稠无比,方荡陷身其中,立时被黏住,被激流裹挟着一路前冲。

    方荡身上的太阳金?#30452;?#26041;荡刚刚全力爆发了一次,方荡没有足够的力量叫其重新爆发最强威力,所以太阳金轮只能绽放出薄弱的金光,这金光无法将那些粘稠的液体从方荡的身上排斥开来。

    方荡此时呼吸都无法进行,稍一张嘴,立?#26412;?#20250;有粘稠的液体涌入嘴?#23567;?br />
    方荡额头上卍字光?#33267;?#26102;显现出来,金色的佛文立时流遍方荡全身,这才将方荡和那些粘稠的液体剥离开来。

    方荡双手猛的一划,从激流中一窜冲出,随即借着激流的冲势一路疾驰。

    不过,?#20998;?#22312;方荡身后的怪兽猛的发出一声怒吼,方荡脚下的激流立时宛若活了过来一般,轰的一声,生出数不清的如同大手般的枝杈,朝着方荡抓来。

    方荡此时有佛文金?#21482;?#20307;,将自己的身躯和外加完全隔绝开来,这些激流所化的枝杈虽然扑击到方荡的身上,但却立即泼溅开来,四处飞舞,完全无法抓住方荡。

    怪兽显然并不甘心如此,继续发出一声声的怒吼催动激流生出种?#30452;?#21270;,想要拦阻方荡。

    方荡也被这怪物搞得凶性大发,此时方荡的力量已经恢复大半,目光之中厉色一闪,脑后一道金光璀璨,信仰光?#33267;?#26102;显现出来,紧接着一尊佛像从方荡脑后飞出。

    那怪物身形本就巨大,但在方荡凝聚的佛像面前,却宛若一条泥鳅,佛像怒目圆瞪,巨大的脚掌朝着怪物猛的踩踏下去。

    嘭的一声,泥?#20102;?#28293;,那怪物被佛像一脚踏入深深的泥土之中,整个都被踩扁了。

    巨佛身形一晃重新化为一道道的流光飞回方荡脑后。

    不过那怪物虽然被踩扁了,却晃动了几下从泥土之中钻了出来,摇晃着身躯抖动几下恢复如常。

    怪物一对腥红的眼珠子中闪过怒意,一声狂吼,震得大地迸碎,再次朝着方荡急追而去。

    此时一道阴影猛的越过怪物,直奔方荡而去。

    方荡心头感到一阵惊悚,立时知道有厉害的东西追了过来,方荡头也不回,速度暴增,一步就是百米,将大地踏得破碎,留下一路的炸裂深坑。

    “在我海皇殿门前捣乱,还想轻松逃走?”一声暴喝陡然在方荡身后响起,方荡心中也是微微一惊,好快的速度。

    紧接着方荡眼前猛的一黑,四周的山水画面瞬间一变化为咆哮的大海阴霾的天空还有爆闪的雷鸣。

    四周怒浪翻滚,方荡心中猛的一沉,方荡很清楚,他?#30343;?#20837;碑界之中了。

    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你?#30097;?#25105;海皇殿的碑主,你敢挑衅我海皇殿的威严,现在,开始承受后果吧!”

    方荡猛的感到四周的力量拥挤过来,刹那之间将方荡挤得动弹不得。

    方荡?#30343;?#27809;有陷入过别?#35828;?#30865;界之中,但那些碑界方荡短时间内都还能和内中的力量抗衡,但身处这个碑界之中,方荡几乎连反抗都做不?#21073;?#36716;瞬就被?#24618;啤?br />
    显然对方的实力?#30475;螅?#20035;是方荡见到的最?#30475;?#22312;。

    方荡开口道:“你是何人?”

    此时一道虚影出现在方荡身前。

    这虚影头戴王冠,面容枯槁宛若黑焦,皇冠之下是一头洁白的乱发,浑身上下宛若身处水中,衣衫还有须发随波晃动。

    “能叫我海皇亲自出手,你死得也算其所了!”

    开口说话的虚影竟然就是海皇殿的殿主。

    不过,方荡并不意外,能够有这样的实力的,自?#30343;?#28023;皇殿殿主,如果海皇殿还有另外一个存在有这般转瞬镇压方荡的力量,那才叫方荡感到惊诧。

    方荡呵呵一笑道:“原来是海皇殿下!我此行是特意来看你的!”

    海皇枯朽的双目微微眯起,定定的盯着方荡目光扫过方荡腰间的火凤门腰牌,随即冷声道:“你是火凤门的人,为何跑到我海皇殿前撒野?”

    方荡虽然被镇压得动弹不得,却依旧呵?#20999;?#36947;:“我是代表?#19968;?#20964;门凤雏门主给你海皇殿传话的。”

    海皇目光冷寂,盯着方荡,目光似乎要穿透方荡,?#19978;?#26041;荡修为本身也不弱,兼且在虚幻世界之中经历了数千年风雨,在心境上可是要远超海皇。

    所以,海皇想要看透方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两者甚至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叫海皇心中感到惊讶,终于开口问道:“凤雏?他敢纵容你在我海皇殿外?#27604;耍俊?br />
    方荡哈哈一笑道:“凤雏门主叫我带话给你,叫海皇殿从此?#25380;?#20110;火凤门,不然的话,就将你海皇殿的修士杀个?#36824;猓?#25235;了你的女儿去做小老婆!”

    海皇闻言沉吟不语,一双?#26432;?#20294;却透出浓浓的迥智的深邃眼睛定定的盯着方荡:“你想挑拨火凤门和海皇殿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显然,海皇并不相信方荡的话语,毕竟海皇也?#22836;?#38607;门主相处在同一个时代数百年之久,而天耀宗的实力如何海皇清楚无比,这样自寻死路的话语,根本就?#30343;?#20964;雏门主能够说出来的!

    方荡眼见海皇并不上?#24120;?#20498;也不急,毕竟海皇?#30343;?#20667;子,要想忽悠海皇,仅靠一两句话是不够的。

    方荡收敛了笑容,目光变得渐渐冷漠下来,“挑拨海皇殿和火凤门的关系?有这个必要么?你们海皇殿欺?#22815;?#20964;门,每年火凤门死在海皇殿手中的修士?#21152;?#20004;三个,海皇殿和火凤门之间的关系需要我来挑拨?你这个老?#19968;?#33041;袋是?#30343;?#36319;你的脸一样锈住了?”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搜狐彩票吧 时时彩哪个平台信誉好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 双色球复式比较器 皇室真钱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 7星彩中奖规则示意图 河北燕赵风采20选5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足球赛果 体彩大乐透116期 澳洲幸运8开奖记录 nba球员的个人logo 三分彩是正规的嘛 江苏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 六合两码中特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