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杀神世界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一日两纪元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一股磅礴巨大的威压四处横扫,整个海皇殿的所有建筑此时一起崩塌。

    空中悬浮的碑主纷纷坠落,那些两派的底层修士口鼻溅血瞬间倒地生?#21862;?#30693;。

    至少也得是元婴境界的存在此时才能面色惨白的从地上爬起。

    纪元境界?

    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22235;?#25104;就纪元境界?

    天耀宗还有火凤门的一众修士们此时一个个震惊无比,惊惧无比!

    刚刚产生的一战征服海皇殿的喜悦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恐惧。

    此时整个海皇殿门派之中也就只有这座海皇殿还存在,遗世孤立,正如海皇一样,整个门派所有的人全都死掉了,?#30343;?#19979;他自己。

    海皇殿中,虚空里,一道金色的风不住的旋转,缓缓构造出一个轮廓来,这个轮廓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凝实。

    此时的海皇不是物?#21097;?#19981;是精神,不能用世间已知的一切来形容,他不存于这个世界!

    海?#20351;?#21704;大笑,但目光却没有任何?#24808;猓?#30456;反,内中蕴满了杀机,盯着已经完全破灭了自己精神,彻底消失无踪的方荡。

    ?#27604;?#27492;时的方荡在海皇眼中却并未消失,而是正在不断的以另外一种方式从某个虚空之中返回!

    纪元境界究竟是怎么回事,破碎了肉身和精神之后,按理说一个人就什么都没有了,在这?#20013;?#26080;的状态下,又是从何处重新诞生了崭新的超越了**和精神的存在?

    即便是刚?#31449;?#21382;过这一切的海皇,都依旧摸不到头脑,在百年前,海皇就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一个阀值点,但因为有海皇殿的牵扯,海皇无法无所顾忌的突破这个阀值点,现在海皇殿被彻底毁灭,海皇自然可以肆无忌惮的开?#32426;?#30772;阀值点,毁灭了肉身,毁灭了精神,之后海皇陷入一片宁静,一片空寂,没有光线,没有物?#21097;?#27809;有一切,真正的什么都没有的虚空,在这虚空之中海皇似乎停留了无数年,时间在这里无限长,或者说是无限慢,忽然之间,这个虚空震颤起来,好似大河决堤,他便随着滚滚洪流从这个虚空空间之中流淌出来。

    那个空间究竟是什么?#31354;?#19968;切实怎么样发生的?搞不清楚!

    实在是太玄了,或许也是他的境界不够,总之,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眼前的方荡,显然也已经走入?#22235;?#20010;虚空空间,海皇不能容忍另外一位纪元境界的存在诞生在身边,更不能容忍一个仇人成为纪元境界的存在。

    海皇可不希望自己才刚刚踏入纪元境界,就要和另外一个纪元境界的存在打生打死!

    “你还真是一个天才,只看到我破灭肉身,就能推导出如何成就纪元境界的方法,但很?#19978;В?#20320;?#31449;?#36824;是差了一步!”

    海?#19990;?#31505;一声,伸手朝着方荡肉身和精神寂灭之处抓去。

    随着海皇伸出手来,四周的空间都被搅动,一道道的空间裂缝随之迸裂,就像是一拳砸碎了玻璃一样,蛛网般的漆黑裂痕四处蔓延。

    海皇要将方荡从他所在的那个虚空空间之中抓出来,将即将成为纪元境界的方荡彻底扼杀!

    “原来空间是这么一回事?”海皇啧啧?#30772;媯?#21407;本海皇再强,也无法动用空间神通,不是力量不够,而是?#29616;?#19981;了空间,就好似拥有了一把手枪,但却不知道如何拉开?#39038;?#19968;样。

    但现在不同,海皇已经变成了非物?#21097;?#38750;精神的存在,他的眼睛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一道道悬浮在空中的空间屏?#24076;?#30475;得到,和看不到,是完全两种状态,海皇甚至能够看到空间的那种薄弱的地方和坚实的地方。

    看得到就能理解,就能掌握,海皇透过一个个空间屏?#24076;?#25506;查空间之后的世界,很快就找到了盛放方荡的那个虚空世界。

    海皇很惊讶,因为这个虚空世界很小,只有火柴盒大小,若非这个空间如此特别,海皇还真就未必能这么快将其找出来。

    此刻海皇的手穿透了空间屏?#24076;?#23558;那个狭小的空间抓在?#31181;小?br />
    海皇很是好奇,这空间明显和周围他能够看到的空间不同,别的空间边缘都是破碎的,有薄有厚,结构并不紧凑,一看就是天然形成的,而他掌心之中的这个空间,见棱见?#29301;?#34180;厚一致,更像是人工生成的。

    如果真是人工生成的,那么这个空间是谁创造的?又怎么会主动吸收并容纳破碎了肉身和精神的他们的?

    这些想法纷沓而来,?#19978;В?#29616;在的海皇却没有时间去细细研究,将整个空间的模样完全记下来之后,海皇掌心猛的用力。

    咯吱一声,空间破碎,宛若抓爆了冰片。

    内中的一切随之破灭。

    海皇也感到有些惊讶,这个空间脆弱得超乎他的想象,原本他还以为想要捏爆这个空间非常不容易,没承想,一捏就爆了。

    海皇眨了眨眼,这么简单就毁灭了纪元之路?

    就在海皇心中疑惑,的时候,一道道红色的风气涌动起来,红色的风气在空中逐渐凝固起来,方荡的身影若隐若现。

    海皇?#32426;?#30385;起,毁灭?#22235;?#20010;空间竟?#24187;?#33021;毁灭方荡?

    看来那个空间和方荡成就纪元境界虽然有关联,但却也不是最重要的的关联。

    海皇再次伸手,无数的空间裂缝在他的?#32456;票?#32536;不住的爆发,海皇要趁着方荡?#24418;?#25484;握空间裂缝的力量,将方荡迅速击杀。

    若等到方荡掌握了空间神通,那么,方荡将成为海皇巨大的对手,到时候,他们两个都是初入纪元境界,鹿死谁手还真就不好说。

    海皇这一次掌心之中绽放出无数的空间裂缝,这些裂缝朝着正在逐步成型的方荡?#33268;?#36807;去。

    此时虚空之中忽然传来飘忽的笑声,方荡的声音此时无法凝聚成一束,所以怪异无比,在整个大殿之中幽灵般的回荡。

    此时海皇操纵的空间裂缝已经蔓延到了方荡的身前。

    一下刺入方荡的身躯之?#23567;?br />
    眨眼之间,正在不断凝聚的方荡的身躯被四分五裂。

    方荡的笑声却依旧不止。

    “海皇,空间神通不是这?#20174;?#30340;!”方荡的声音响起。

    海?#19990;?#22768;一声,心中却不由得惊诧起来,难道空间神通竟然无法杀死纪元境界的存在?

    海皇当即引领一道空间裂缝在自己的拇指上纵横一闪。

    海皇的拇指立时跌落下来,海皇也确实感觉到了一阵剧痛从?#31181;?#19978;传来。

    不过?#29616;?#20284;乎有自己的想法,?#24418;?#36300;落到地,便即一转,重新飞回了海皇身前。

    海皇伸出被斩断?#35828;哪?#25351;,这份根?#31181;?#31435;即贴合在伤口上,几个呼吸之间,断开的?#31181;?#23601;已经完全拼合在一起,一点伤痕都没?#23567;?br />
    海皇看了看自己的?#31181;福?#38543;后微微皱眉,显然,空间神通无法对此时的他产生太大的威胁。

    果然,方荡被虚空裂缝切割的身躯转眼间就?#25351;?#22914;初。

    不过,这切割也不是毫无用处,至少使得方荡身躯凝实的速度放缓了。

    海皇沉吟了一下,心中?#19978;В上?#20182;对于?#40763;?#30340;纪元境界一无所知,一切都要?#34164;?#25720;索,不然的话,他定然可以掌握以下灭杀方荡的手段。

    海皇一边切割方荡?#24418;?#20957;实的身躯,一边开始?#24418;?#33258;己?#40763;?#30340;状态。

    纪元境界,什么叫做纪元?

    铸碑境界,可以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在这个小世界之中,掌控一?#23567;?br />
    纪元是起点的意思,是历史的起点,还是一个世界的起点?

    海皇陷入?#20102;肌?br />
    在海皇眼中,这个世界即熟悉又陌生,整个世界完全改变了,原本有许多东西真实存在,但他却完全看不到,现在,这些东西都源源本本的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比如空间,一块块的空间屏障粗糙的叠加在一起,甚?#20102;?#36824;能看到一些莫名的轨迹,这些轨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留下来的,错综复杂,宛若蚁巢一样繁复无比,这些轨迹似乎代表着某种足迹,但海皇现在还搞不清楚这些轨迹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海皇沉吟了片刻忽然张开了眼睛,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来。

    纪元,原来这就是纪元!

    “方荡,?#19978;?#20320;没有机会见证纪元境界的奇妙了!我真替你感到惋惜!”

    海?#20351;?#21704;笑了起来,与此同时,海皇的铸碑一下飞起。

    海皇的碑身是一片汪洋大海,大海之中有各种各样的生命,此时以迷你的模式出现。

    海皇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耗费无数时光铸造出来的碑身,随即偌大的大海瞬间扭曲起来,朝着中心折叠起来,铸碑之中的生命仓皇逃窜,但,身在这个世界之中,又能往哪里逃?

    无数生命瞬间泯灭。

    海皇的碑界?#37096;?#22987;变化起来。

    最终,海皇的碑界化为一颗圆润的水滴。

    海皇眼?#26032;?#20986;兴奋的神情,随后看向身躯已经越来越凝实的方荡。

    虽然他用空间裂缝不断的将方荡的身躯破坏,大大延长了方荡成就真正的纪元境界的时间,但这种延迟?#31449;恐?#26159;延迟而已。

    海皇手?#20852;?#28404;,凝视方荡,冷哼一声道:“让一切从新开始,回归寂灭吧!”

    海皇?#32456;?#30340;水滴立时飞出。

    这颗水滴飞出,似乎沉重无比,并?#20197;?#39134;越沉重,在空中不住的摇摆,所有碰触到这滴水滴的一切都不堪负重般的发出吱吱声响,哪怕是虚空,都压制得随时都要破碎一般。

    这种情况,海皇也是?#29366;?#35265;到,他专注无比的盯着那滴水滴,这水滴转瞬就到了方荡面前。

    那些正在不断抽打方荡的身躯的空间裂缝,一下碰触到这些空间裂缝,这些空间裂缝一接触到了水滴,立时宛若惊惧的老鼠见到猫一般,立时四散逃走,但还是有些裂缝撞在水滴上。

    水滴竟然完全?#30343;?#31354;间裂缝影响,相反,这道空间裂缝,反而被水滴无声无息的?#28108;?#25481;了。

    水滴此时已经来到了方荡面前,就差一点就碰触到身躯已经几乎凝练完成的方荡身上。

    此时,方荡的面容上却微微一笑:“你开悟得太晚了,若再早一点,我绝对无法从你的水滴之中逃生。

    方荡说着,张开嘴来,口中吐出一?#23545;不?#26469;,看材质和海皇的水滴竟然完全一样。

    方荡比海皇更早悟通了纪元境界,毕竟方荡的见?#23545;?#32988;海皇,另外,成就纪元境界的方荡并无碑界,所以,方荡也不必压缩碑界成为纪元之道,方荡可以随心所欲的构筑自己的纪元之道。

    海皇一辈子和大海打交道,所以他的纪元之道是一滴水,这是海皇一生的执念汇聚。

    而方荡原本以为自己的纪元之道会是一把剑,却没想到凝聚出来一枚血红色的?#19981;貳?br />
    这?#23545;不罰?#26159;方荡一声所求,他希望自己的家人朋友团圆喜乐,从此不再饱受痛苦折磨。

    另外,方荡这一?#32439;?#26469;,杀机太胜,以至于方荡手中的?#19981;?#20415;?#22659;?#20102;血红色。

    纪元之道,所谓道,就是一个?#35828;?#26681;本心思,这个心思,往往贯穿一个修士的一生。并且一定是这个修士最在意的东西。

    方荡的?#19981;?#21644;水滴一下?#19981;?#22312;一起,寂静无声之中,两件纪元之道各自飞回自己的主人身前。

    两件纪元之道飞回方荡还有海皇身边。

    随着两件法宝回归,两者相撞的位置上开始震颤起来,这种震颤最初还是很轻微,但很快,震颤变得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无法限制,以至于这座坚硬无比的海皇殿上都开始出现一道道的裂痕。

    并且,震颤还在继续加大,两者?#30343;?#30340;位置上开?#21152;?#29616;出一个漆黑的洞穴,这个洞穴内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存在,?#19978;В?#36825;种震颤终于戛然而止,黑洞也忽?#36824;乇眨?#24443;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这个黑洞消失了,黑?#21019;?#26469;的破坏却是刚刚开始。

    一道道的涟漪不住的朝着四周逸散,海皇殿终于不堪负重吱嘎一声,宛若菊花盛开一般,朝着四周倒去,而大殿正中的方荡还有海皇,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海皇殿外,月舞门主还有凤雏门主脸上显出一丝痛苦的神情,他们并不知道刚才朝着四周散逸出去的是什么力量,但他们在那力量之下,宛若蝼蚁。

    连月舞门主还有凤雏门主都承受不了这涟漪,刚才一瞬间就有无数修士晕倒。

    方荡开口道:“你们现在离开,越远越好!”

    凤雏门主还有月舞门主也知道自己这些人留下来毫无用处。

    所以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纷纷招呼那些受到影响不算太大的修为?#32454;?#30340;修士们一同将那些被震晕过去的修士抬起,掉头就走。

    海皇目无表情的凝视着月舞门主他们一行离开。

    海皇并未出手拦截,而是开口道:“他们早晚都会死!”

    方荡笑道:“未必吧!”

    海皇却也并不多说什么,俯?#21448;?#22260;的一切,到处都是乱七八糟堆放在一起的尸体,往日?#27604;?#30340;海皇殿,现在?#30343;?#19979;一片宁静。

    海皇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但方荡能够感受到海皇的精神力在不住的波动着,方?#27492;?#20046;能?#24187;靼状?#26102;此刻海皇的心中所想。

    海皇殿中的人将他当成是神仙一般的存在来供养,而现在这些他亲眼看着一代代长大的人们全都死掉了无一幸存。

    火凤门还有天耀宗,从始至?#31449;?#26159;抱着杀光整个海皇殿的心思。

    所以,没有俘?#29627;?#20840;部斩杀!

    海皇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忽然问道:“方荡,你说我的水?#25991;?#19981;能将这里的所有人复活?纪元纪元,万物之始,到了纪元境界死中求活,应该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可能吧?”

    方荡沉吟了一下后道:“可以尝试一下,不过,死人复生,精神没有泯灭的话还好,可以直接召回,但若是精神力已经泯灭?#35828;?#35805;,那么你拉回来的就只是一个肉身,一个活死人!至与你想要将整个海皇殿的人全部复活,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复活别人,你一定要付出点什么东西才行!”

    海皇闻言也沉吟起来,此时的方荡和海皇之间,完全看不出是生死仇敌,更像是两个人在一起做着某种研究猜想。

    海皇思考片刻,伸手将一名修士摄到近前,伸手当空一抓,抓住了这个修士的?#24418;?#25955;逸的精神!

    随即,海皇将那滴水放出,这滴水飞到?#22235;?#23608;体上,紧接着一滴水从海皇的那一团水滴之中滑出,一下落在?#22235;?#27515;尸的胸口上,瞬间渗透进去!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中国足彩网注册送彩金 大乐透奇偶比选号 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188 红姐心水论坛 高频彩票学院 甘肃快3开奖预测 360彩票走势图表3d 6月14日甘肃快3走势 100晚枫福彩3d预测分析 用真钱的网页捕鱼游戏 极速飞艇官网 四川快乐12历史查 梦别人说重奖号码 上海二八杠玩法 福利彩票18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