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杀神世界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小酒馆

目录: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类别:玄幻魔法

    “杀光了你们所有人!”

    大猩猩咆哮着,嘶吼着,将捆绑他的手术台压得嘎吱吱乱响,在他的脑袋?#20185;?#33267;有一?#36153;?#33394;的狰狞猿类显现出来,狰狞嘶吼,那是他心中的愤怒投射,但他能够做到的也只是挣扎而已。

    不过,大猩猩只要这样挣扎,旁边准备对他进行第三次进化研究的一众医疗人?#26412;?#26080;法下手,毕竟大猩猩虽然可动的幅度不是很大,但力量却强劲无比,稍稍碰到一下,那些脆弱的医疗人员非死即伤。

    此时站在实验?#20063;?#29827;窗外的司马不由得眉头皱起,扭头看向一旁的一位操作员。

    这个操作员一脸无奈的耸肩道:“麻醉剂量已经超负荷了,他的身躯根本不受影响。”

    站在一旁的雄海大将同样面色阴郁,“?#19978;?#38472;凡走了,不然可以叫他按住这只大猴子。”

    司马沉吟了一下后,开口道:“去把沈佳带过来。”

    当即就有人离开,不久之后,实验室中的玻璃幕墙上出现了沈佳的身影。

    几名军卒?#20204;?#25351;着沈佳的脑袋。

    也没有什么话语沟通,看到这一幕的亚瑟随即变得静寂下来。

    躺在金属床上,脑袋仰着,恶狠狠的瞪视着一处玻璃幕墙,虽然那玻璃幕墙是不透明的,但亚瑟知道,这次试验的主事者,就站在那里,盯着他看。

    “这只猴子虽然现在也是智慧生物,但情感有些太浓烈了,这是他唯一的弱点,说到底有智慧其实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不然的话,这大猩猩完全可以独自逃走的!非要背着一个累赘!”司马、眼神复杂的与亚瑟隔着单向玻璃对视着。

    雄海大将则微微一叹,“这猴子其实也并不是太讨厌,不过?#19978;В?#22833;败的试验品?#31449;?#21482;是失败品,况且,更重要的是,他是不属于我们的异类,这样的?#19968;錚?#25105;们不能留下他太久。”

    司马微微点?#35828;?#22836;。

    此时亚瑟已经完全沉寂下来,躺在金属床上一动不动,胸腔扩张着,?#24378;?#36215;伏着,喷出一股股的热气,充满了愤怒和无奈。

    此时一个实验员,颤颤巍巍的操作机器,将一根针头插入亚瑟的手臂血管中,特殊的合金针头配?#20185;?#21315;斤的推动力,这才破开亚瑟的皮肤,将针管插、入亚瑟的手臂之?#23567;?br />
    一直观瞧着数据屏幕的实验员连忙道:“针头处压力太高,有两秒钟可以进行注射,超出两秒钟,针头会被血液喷出来。”

    司马定定的盯着亚瑟观瞧,一旁的雄海大将则道:“方荡留下来的那根手指对我们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了!”

    注射器中缓缓注入亚瑟身躯之中的正是从方荡的手指中的血液还有肌肉组织里提取的精华物质。

    亚瑟是试验品,试验品最好的归宿就是在试验中死亡。

    这是亚瑟的第三次进化实验,前两次成功一次失败一次,这一次,若是再失败,亚瑟估计也活不下去了。

    亚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向玻璃那一面对一切茫然无知的沈佳。

    随后?#35828;?#19968;声巨响,亚瑟的脑袋重重的砸在金属台面上,将那坚硬无比的特种合金钢砸出一个大大的深坑。

    亚瑟感到憋屈,愤怒,同时也非常无奈!

    亚瑟感受到一股暖洋洋的东西注入了他的身躯之中,在这一刹那,亚瑟似乎感觉到一种庞大的力量开始在这东西之中?#27492;眨?br />
    此时实验室外,数据监测员忽然?#35835;?#19968;下,随后叫道:“这不可能!”

    正在关注着亚瑟的变化的司马陡然回头,看向数据面板。

    数据面板上,一些数值在飞速的狂飙,很快就达到了上限,一切归零。

    数据面板上的数值已经没有意义了!

    司马双目瞳孔猛然急缩,他们用从方荡的手指中提取的精华物质做过多种实验,但却从未出现今天这种状况,这种状况不在于实验体,和亚瑟无关!

    因为司马已经看到了,那些从方荡手指之中提取出来的精华物质此时正在急速的?#26432;洌?#21407;本是红色的液体,此时内中却开?#21152;?#37329;色的丝线游走,原本这些红色的液体只是死物,虽然内中充满了能量精华,但却只是单纯的力量而已,但现在,这些液体似乎活了起来,宛如虫子一样在蠕动着,眨眼之间,红色的液体已经?#27807;?#21464;成了金色。

    从未见过的那种金色。

    这种金色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液体之中金丝横溢,每一根金丝都绽放着光芒,光芒的尾毫处却是十色的,虽然不强烈,但却给人一种天生重宝的感觉,不属于这一方世界的重宝。

    “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雄海大将的专用通讯器响起,雄海大将?#35835;?#19968;下,他身在实验室之中,因为智?#38405;?#22815;?#27604;?#20449;号之中离开这里,所以这里隔绝一切外部信号,如果不是发生了巨大的事情,是不会有任何信息传送进来的!

    ?#27604;?#38596;海大将的通讯器也并不是和外界联通的,着通讯器也是内部的,不过,在实验室外有专人站岗,接受了消息之后,进入实验室,范围在实验室的?#38047;?#32593;中和雄海大将联系。

    雄海大将立即接通了通讯器,“我是雄海!”

    “将军,仙界通道口处出现异常,有一个男子领着一个孩子走出仙界之门,随后消失不见了!”

    雄海大将眉头皱起道:“消失不见了?生机之力捕捉器上没有对方的行踪?红外热感应没有对方的行踪?#21487;?#32435;感应器也没有对方的行踪?”

    雄海大将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目光不由得望向那团金色的不住游弋晃动的精华。

    “把图像传过来!”

    雄海大将冷声吩咐。

    很快一份影像文件立时传递过来,投射在大屏幕上。

    一看到走出仙界的那个人,雄海大将还有司马两个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方荡!

    当初拆毁了环宇塔的那个?#19968;錚?br />
    这些精华变成金色,也是这?#19968;?#22312;搞鬼?

    此时方荡正带着陈杀游走在环世界?#23567;?br />
    陈杀的一对小眼睛感觉?#21152;?#19981;过来了,四处张望不停。

    他从未见过这么新奇的世界,到处都是他闻所?#27425;?#30340;东西。

    高楼大厦、汽车马路,新潮的行人,虽然位于楼层下面的大街?#36127;?#24456;少见到阳光,但这?#21482;?#22659;对于陈杀来说也是新奇无比的。

    环世界之中的那种禁锢威压更强烈了,上次方荡到来,修为被限制了六成,能动用的只有四成,这一次,若方荡还处于以前的境界的话,估计最多能发挥出三成的修为力量!

    不过,对现在的方荡来说这种禁制威压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方荡此时的境界,在这一方世界之中堪称神佛了,方荡相信,在稍稍修炼一段时间,这个世界的大道规则都不会对他产生约束力。

    所以,此时的方荡,对于是真的不以为意了。

    方?#27492;?#30528;街道走去,环世界并不算太大,只不过下层空间是贫民居住区,所以有些乱,找路略微有些麻烦。

    底层世界的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略微呛?#35828;奈?#36947;。

    不过陈杀对于这味?#21862;?#19981;是太在意。

    方荡和陈杀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周围到处都是?#33267;?#30340;店铺,霓虹?#20102;福?#29031;亮了这宛若深渊一般的底层世界!

    陈杀抬着头,眼中被一栋栋高楼塞得满满的,只有将?#36153;?#36215;成直角,才能看到头顶上的巴掌大小的蓝天!

    方荡一边走着,一边重新欣赏这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世界。此时的方荡对于这个世界的剥离感更加强烈了,似乎自己只是在观看电视节目一样,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一切都朦胧缥缈,完全不现实。

    不久之后,方荡就来到环宇塔所在的那条大路上,重建之后的环宇塔看上去更加坚固了。

    陈杀则望着那一百八十层的建筑,叹为观止。

    虽然有些门派的建筑也很?#27809;剩?#20294;那些建筑和这种坚硬的水泥?#34903;?#30340;建筑比起来,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尤其是那?#32456;?#23454;感厚重?#29481;稀?br />
    方荡很快就找到了那家熟悉的小酒馆。

    小酒馆还在原本的位?#33579;?#19981;过上次这个小酒馆已经被砸烂了,现在重新装修了一下,比以前更宽敞明亮。

    不过整体的风格还没有太大的变化,并且,方荡已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方荡径直走进小酒馆,陈杀连忙跟着方荡走了进去,他已经闻到了小酒馆中的香气。

    现在是下午三点左右,这个时候,店中没有客人,只有老板娘坐在柜台后看着电视,打发无聊的时间。

    门口处传来欢迎光临的声音。

    老板娘连忙?#37202;?#36523;来看向门口处。

    随后老板娘脸?#19979;?#20986;一丝疑惑,继而这疑惑的神情变成了惊喜。

    “恩人,恩人你回来了!快坐快坐!”

    老板娘认出了方荡连忙上前,热情的招呼道。

    方荡径直坐下。

    老板娘看向方荡身后的陈杀,陈杀年岁不大,但却已经经历了数次生死之?#30504;?#24182;且也杀了许多妖兽,所以气质?#20185;?#27668;很重,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

    老板娘只是个普通人,一时间竟然有些发愣。

    方荡杀过的人可以填满一颗星辰,但方荡身上的气息虽然冷漠,但?#27425;?#23475;,这是因为方荡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气息,而陈杀显?#24187;?#26377;这个本事,整个人看上去杀气腾腾的,?#27604;唬?#24180;轻人也没有必要搞得自?#21512;?#26159;一个老头子,将精气神都收敛起来。

    方荡笑道:“老板娘,两碗面,一盘牛肉,一碟花生米,。”

    老板娘这才缓过神来,连忙笑着应着。

    这正是方荡第一次来这里吃饭的时候要的饭菜。

    老板娘走到后厨,不久之后,端着两碗热腾腾的水煮面摆在了方荡还有陈杀面前,一时间香气四溢,翠绿的香菜和小葱碎飘在青色的汤汁中,奶白色面条层层叠叠堆积在一起,细嫩滑、爽。

    老板娘的随后转身又去准备了几样现成的下酒小菜,和一大?#22530;?#23574;的牛肉端上来,外加一瓶自家酿的小烧。

    方荡也不?#25512;?#31471;过面条,淋了陈醋,撒了辣椒到碗中,筷子轻轻一晃,带着醋味的响起飘逸起来,朝着四周荡漾开去,陈杀抽了抽鼻子,没有加辣椒,但却也淋了不少醋汁,略微尝了尝后,眼睛一亮,随后埋头大吃起来。

    方荡吃东西要斯文太多,边吃边问道:“余洋现在怎么样?”

    老板娘闻言坐在了方荡对面,笑?#21595;?#30340;,一脸满足道:?#25226;?#20799;挺好,就是只能呆在环宇塔中,出不来,不过我每个?#30631;?#37117;能去见他一次,给他送些吃的,洋儿自己说他在哪里日子过得不错,还有了一个女朋友,说是下次我去,找来给我看看。”

    方?#27425;?#35328;微微一笑,点?#35828;?#22836;,余洋报喜不报?#21069;?#20102;,试验品的日子怎么可能会好过?

    不过,老板娘就算知道了,也没用,跟着操心也解决不了什?#27425;?#39064;。

    老板娘看了眼陈杀试探着问道:“这个孩子是您的……”

    方荡笑道:?#24052;?#24351;。带出来寻亲的!”

    老板娘哦哦?#35835;?#22768;,随后犹豫了下道:“这孩子看上去挺吓人啊!不过吃东西的时候倒是蛮乖巧的!”

    方荡笑道:“每个人?#21152;?#33258;己的道,这个孩子的道比别人?#37096;?#20123;,过个一百年,或许就会不一样。”

    方荡没有说吓?#35828;?#38472;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没有叫陈杀去约束自?#33655;?#19978;的杀气,修仙者不需要这?#26234;?#23601;别?#35828;?#33258;我约束,有可能方荡一句否定的话语,就成为以后陈杀修行道路上的桎梏。

    老板娘也不懂这些,方荡也不会去解释。

    一碗面吃完,陈杀呆呆的看着老板娘,老板娘感受到陈杀的那种略带杀意的祈求目光,眨了眨眼后才明白其中的意思,连忙笑道:“你们等着,我再给你下一碗面!”

    方荡很久没有吃过好吃的食物,也不推辞,一边喝汤一边等着老板娘的面条。

    陈杀则双目放光,低声道:“师父,这个婶子做的面真好吃啊!哪个?#19968;?#22312;这里天天都吃这么好吃的东西么?怪不得他不会去!”

    方?#27425;?#35328;,看了陈杀一眼道:“要不你也留下来?别的没保证,天天来这里吃碗面还不是问题。”

    陈杀闻言连忙道:“那可不行,我娘还在等我,我……我觉得我应该把我娘接出来……我娘的馄饨虽然做得也不错,但和这面条比起来,总觉得少了些滋味……”

    方荡也不大清楚环世界的饮食和仙界之中的饮食差距在哪里,两者之间确实差了一点味道。

    此时老板娘麻利的将两大碗面条端了上来。

    这一次陈杀接过面条,道了一声谢后,自?#27627;?#20102;醋汁,继续吃了起来,桌上的小?#32824;?#39135;基本上全都叫他一个人给吃掉了,方荡对于别的食物兴趣不大。

    吃了两碗面,陈杀依旧意犹未尽,但看了眼方荡已经有了离开的意思,也不好继续用眼神哀求老板娘。

    方荡笑着道:“再欠你一顿饭吧!”

    老板娘闻言笑得合不拢嘴,连忙道:“恩人,你说什么欠不欠的,你就算天天住在我这里吃,一百年,一千年,我也报答不了您的恩情。”

    方荡笑着摇头,刚刚来到环世界的时候,方荡最怕欠人情,因为方荡没有足够的力量,欠下了人情无法偿还,但现在,方荡已经完全没有了这种顾虑,方荡想要钱,伸手可得,但方荡依?#31245;?#24847;欠老板娘一顿饭,这里面就是护佑的意思,方荡此时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去护佑一些人。

    看着方荡离开,老板娘欲?#26434;种梗?#20294;却?#31449;?#27809;有开口,她不想再去麻烦方荡了,不想给方荡招惹更多的麻烦了。

    其实,她也不太相?#24222;?#27915;的话,但她不相?#24222;?#22914;何?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她只能强迫自己去相信,一个不能走出环宇塔,?#36127;?#19968;直呆在玻璃房子中的人,真的能快乐起来么?

    “活着就好,总之,活着就好,每个?#30631;?#36824;能见一面就好!”

    方荡走了,老板娘颓然的低声念叨着,她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开心,那?#27425;?#24551;无虑……

    陈杀此时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老板娘,老板娘已经重新挂上了笑容,还和他招了招手。

    陈杀咧嘴笑了一下,随后转过头来,低声道:“师父,那位婶子不开心。”

    方荡淡淡的道:“你看看周围的人,有多少人是开心的?”

    陈杀朝着四周望去,这里是环世界最底层,这里居住的都是最下等的贫民,他们没有钱,做着最卑微的工作,没有社会地位,宛若笼中豢养的猪狗一般。

    甚至连阳光都见不到,光明全靠路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谁能真正快乐起来?

    陈杀想了想道:“似乎大家都不开心。”

    方荡点?#35828;?#22836;道:“开心也好,不开心也?#30504;?#36825;都是他们自己的人生,就如你身?#20185;?#27668;腾腾,那是你的人生,她若不求我改变,我也不会主动去改变她的人生。”

    “当我们拥有了力量之后,改变一个?#35828;?#20154;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我们手指间流淌出点滴都能叫她们的人生巨变,但改变不一定是一件好事,除非你已经有了一直保护对方的觉悟,除非对方请求你去改变他们的人生,这种时候,不沾因果,她提出了改变的要求,自然也就要承担改变的后果!”

    “?#27604;唬?#20320;也没有必要想起那么多,随心而行即可,修仙者,自?#21512;?#20570;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想做,并不代表着你也不能去做!”

    陈杀回头看了一眼老板娘,随即道:“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愿意改变她的人生叫她快乐起来!毕竟我欠了她一顿饭!”

    方荡看了陈杀一眼,微微一笑,当初他欠了一顿饭,结果拆了环宇塔,这小?#19968;?#27424;了一顿饭,就?#32842;?#30528;改变老板娘的人生了……

    @R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七乐彩公式 2019码报生肖图85期 35选7复式多少钱 世界杯足彩哪里买 大赢家nba比分 幸运农场复式玩法 河北11选5玩法怎么玩 辽宁快乐12任三遗漏 北京快乐8500万 七星彩玩法中奖查询 关之琳被塞乒乓球 河北快3开奖统计图11选 十五选五官方网开奖结果 月足彩胜负彩 天津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