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六十九章 稳定内部 斩杀叛逆

目录:三国之弃子| 作者:双木道人| 类别:历史军事

    在曹操的眼中,刘协身边的大臣,除了董承和王越算是有点能耐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废物。÷菠∫萝∫小÷说是的,废物。对曹操根本?#25512;?#19981;到什么样的威胁。也幸好他们都是废物,曹操才一直都没有对他们动手,他们才可以活到这个时候。以前的伏完就是能力相对比较突出,风格也比较高调,曹操十分果断地下了狠手。

    “废物?你说还真的有道理。”刘协似乎对曹操这个?#20040;?#27809;有多大的抵触,而事实上看,相对于曹操的手下,忠于他的大臣,是废物了一点。

    曹操没想到刘协会是这么直接就说出认同的话。曹操定睛一看,他发现刘协比起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了,似乎在精神面貌上有了很大的不同。

    “多日未见,陛下比起以前有精神很多了。”曹操微笑地说道。

    刘协也是露出了微笑,说道:“丞相过誉了。对比于丞相,朕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谦虚是谦虚了,但是刘协一点都没有自卑。这些年来,刘协在武艺上有了很大的提升,实力?#30475;?#20102;不少。有了?#30475;?#30340;自保能力,刘协说话才有?#35828;?#27668;。

    “陛下成长迅速,孤很是高兴。可惜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给陛下继续学习了。你的那个兄长已经带领着数十万大军要来灭掉我了。”曹操很是遗憾地说道。

    刘协的表情变得很是凝重,那么多的兵马杀过来,从曹操的?#25104;?#30475;出,他也没有多大的底气可以挡得住。

    “丞相的意思,是说你是挡不住皇兄这次的攻击了?”刘协沉声问道。

    曹操这是没有任何的隐瞒,直接说道:“江东孙策被伯玄给打怕了。龟缩在一角,根本就不敢出来。所以孤现在是孤立无援,以豫州之力抵抗伯玄的数十万大军。说句实在话,孤这次没有任何的信?#30446;?#20197;挡住。”

    “哈哈!没有想到威震天下的曹丞相居然也有认?#35828;?#19968;天啊。”刘协似乎对曹操的窘境十分乐于见到。

    “陛下,你是很开心了?”曹操眯?#21467;?#30555;看着刘协,对刘协这个态度很是不满。

    “情况都是这样了,朕还要如何?#30475;?#26389;离开洛阳的那一天,就知道迟早有一天,皇兄的大军会杀到,或者是朕带领大军杀到洛阳。没有想到苍天还是选择了皇兄。这是朕的宿命,没有办法改变。”刘协仿佛认命了。

    曹操轻轻问道:“陛下你后悔么?”

    到了这样的地步,曹操真的很想知道刘协是不是有点后悔,后悔离开洛阳到他这里过来,变成一个傀儡。

    “后悔?谈不上。在洛阳,朕不知道皇兄是不是真心要帮助朕。但朕可以知道一点的是,天下没有白来的东西。即便是皇兄真的想要辅佐朕,可是他的属下会么?他的属下会愿意看着有皇?#24050;?#33033;的皇兄一直为朕打江山?就算皇兄愿意,他的子孙呢?皇家之中的血腥,朕很小的时候就见识过了。皇兄也因此装哑巴,装了很多年。我们兄弟之间对这?#24544;?#31192;都是心中有底。或许这一次,豫州?#36824;?#30772;之后,朕的性命是没有办法保住了。”刘协很是坦白地说道。

    曹操沉默了,他不是皇家之人,可他的爷爷是大宦官,知道皇家内部的秘密。曹操得以知道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皇家内部隐秘之事。对于刘协的感慨,曹操很是同情。

    其实像刘协这种人,如果不是出生在皇家,或许会比现在过得更好。但人生根本就没有如果。

    “丞相,朕一直以来都知道你其实对朕没有多大的威胁。你想要做的只是实现自己心中的抱负。如今这个时候,坦白的说,你选择朕来作为你实现心中抱负的代表人物,显然是错误的。皇?#30452;?#24378;马壮,朕与你,都是没有办法与其对抗。朕这次真的可能是没有机会可以活着下去了。朕想和丞相做一笔交易,不知道丞相有没有兴趣?”刘协盯着曹操的眼睛看。

    “交易?陛下和孤有什么交易可以做?孤实在是想不到啊。”曹操是知道刘协想要干嘛的,可他却选择了装傻。

    刘协直接说道:“天下间若是能够猜到朕心中所想之人,除了丞相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丞相到了这个地步还在维护朕的权威。朕很是感激。不过朕也明白事情的轻重。朕希望丞相可以答应朕一件事情,保护朕的家人。朕只有最后这个要求了。”

    曹操心中叹了一口气,刘协的意思,他何尝不是知道个一清二楚,不就是希望曹操可以用刘协的性命来向刘玉交换刘协子女的安全。可是这一点,曹操是没有办法做到的。起因乃是曹操自己都没有办法保全自己的家人,更别说要保护刘协的子女。

    “陛下,朕会好好的保护皇子与公主的。但是没有到最后那一步,还请陛下不要胡思乱想,孤会战斗到最后一刻。”曹操给刘协打了一下预防针,避免刘协做出任何轻率的举动。

    “朕知道,朕会在寿春一直?#21364;?#19998;相的归来,丞相也不用担心其他人会给丞相制造麻烦。王越已经被朕派出去了,那些大臣,丞相都可以放心的。”刘协说的够清楚了,曹操不用担心寿春中的大臣会给曹操添乱,刘协已经派人去警告和监视他们了。

    能够做到这样,证明刘协和曹操是一条心了。

    对于这点,曹操很感激,刘协已经减少曹操很多的麻烦了,让他可以安心对?#35835;?#20891;,不用有所?#24605;傘?br />
    “陛下,孤告退了。还请陛下保持警惕,特别是那些亲近之人。”曹操临走之前,没有忘记叮嘱刘协。

    刘协明白曹操的苦心,轻轻点头示意。

    曹操转身离开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今天特意赶来,无非就是稳定住寿春城的军心。此刻刘协自发地稳定寿春城,曹操可以少操一点心。也知道少操心而已,曹操可不敢把整个寿春城的安稳都放在刘协的手上。

    ?#20351;?#20043;外,装备齐全的曹军将士已经在?#21364;?#30528;曹操了。

    而?#20351;?#20043;外的一侧,有好多个身穿官服的大臣正跪在地上,被凶神恶煞的曹军士兵押着,脖子上都是横着一把明亮的钢刀。不多不少,正好十个人。代表着寿春城中的十个家族势力。

    这些大臣都是寿春城中的不稳定分子,而当江东那边有了变化,这些大臣就立刻采取了行动,秘密向刘玉那边派出了示好的信号。可惜他们自以为做的很干净很隐秘,却被曹操都看在眼里,等着就是找一个好机会将他们全部拿下。

    而刘协这一次将所有大臣召集过来,正好是曹操拿出刀子的最佳时机。

    这些大臣都浑身发?#21486;?#20182;们都知道自己的事情发了,曹操要对他们动手了。此刻,他们的小命可能就是在曹操出现的时候就完蛋了。

    后悔之心,已经在这十个大臣的心中不满蔓延了。

    曹操手扶着自己的配件,慢慢地走出了?#20351;?#20986;现了?#20351;?#22806;的曹军眼前。

    “见过父亲!”许褚、曹昂率领所有的曹军直接给曹操行半跪之礼。

    “都起来吧。”曹操环视了一周,语气十分平淡。

    许褚和曹昂带领着所有的曹军士兵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精神抖擞。

    曹操对自己的士兵有这样的精神面貌十分满意,有这样的气势,才可以和刘军掰一下手腕。

    曹昂来到曹操面前,拱手说道:“父亲,通?#26032;?#22269;的十个逆贼已经全部拿下,请父亲发落!”

    “很好!”曹操只是说了一句话,然后来到了跪在地上的十个大臣面前,淡淡地说道:“你们觉得你们做的事情,孤都不知道么?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跪下地上的十个大臣,一个个?#25104;?#21457;白,他们做的事情心里十分清楚,下场就是一个死。

    一个大臣恳求道:“丞相,罪臣做的事情由罪臣一力承担,还请丞相放过罪臣的家人。”

    曹操摇头说道:“不好意思,这个孤却不能答应。”

    其实在说话之前,这个大臣已经知道是这个结果了,但是他之前还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现在这希望破灭了,这个大?#21152;?#28857;生无可恋。

    一个大臣愤怒地想要强行站起来,可是曹军士兵哪里肯给他机会,死死地按住他。

    曹操淡淡地说道:“让他站起来!”

    一个文若的大臣,曹操还不放在眼里,无法对他形成任何的威胁。

    有了曹操的命令,曹军士兵不再为难这个大臣。

    这个大臣站起来,指着曹操骂道:“曹操,你把事情都做得太绝了。你想要死,那是你的事。你就想把我们给都赶尽杀绝么?一点活路都不给我们么?”

    “活路?你们还想要活路?你们是和孤开玩笑么?”曹操仿佛听到世间最可笑的东西,讽刺道:“你们说说看,从你们到了寿春之后,孤有什么对不住你们的。给你们钱粮,给你们府邸,给你们富足的生活。孤和将士们每天都是紧衣缩食,过?#27809;?#27809;有你们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们还说孤没有给你们活路。真是可笑。孤本来还以为你们会有什么大义的话要说,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话。你们孤也不想浪费时间了。来人,送他们?#19979;罰 ?br />
    “曹孟德,祸不及家人,你怎么可以如此?!”指着曹操骂的大臣情绪已经失控了。

    情绪失控是失控了,但是却没有办法给曹操产生威胁。当曹军士兵是?#24895;煞?#30340;么?曹军士兵直接对着这个大臣的膝盖来一下,这个大臣就跪下了。

    ?#30333;?#20102;叛逆的事情,你就知道被人发现之后,会有这样的下场。还愣着干嘛,送他们?#19979;罰 ?#26361;操俯视着这个敢说话的大臣,对比其他浑身发?#35835;成?#21457;白的大臣,这个大臣是有点血性,可惜用错?#35828;?#26041;。

    曹军士兵手持钢刀直接在这些叛逆的大臣脖子上一划,一阵阵鲜血喷溅之声响起。十个叛逆的大臣,一个不少的全部都倒在地上,像死狗一样的抽搐。无论他们之前有多么高的职位,有着多么好的出身,享受着平民没有的待遇,在这一刻,他们比任何奉公守法的平民都不如。钢刀的锋利是不会因为你是高贵出身而不对你的**产生伤害的。

    没过多久,这些叛逆的大臣都凉透了。

    曹操一点怜惜都没?#23567;?#36825;些大臣既然选择了要背叛,那这就是他们的下场。曹操需要的就是稳定,只有豫州稳定下来,他才能够全心全意去和刘军拼命。

    “将他们的尸身挂在城门,没有孤的命令,不得放下来。”曹操打算杀鸡儆猴,威吓寿春城中那些有同样心思的人。

    许褚拱手说道:“末将领命。”

    许褚大手一挥,士兵们就把这十个已经凉透的叛逆大臣给拖了下去,他们的归宿就是寿春城门了。

    “将这十个?#35828;?#26063;人全部都收押起来,有罪的直接杀了。不能放掉一个。?#20063;?#20840;部充公,以做军用。”曹操没有忘记这些?#35828;募也?br />
    曹军需要大量的钱粮,这些叛逆大臣的?#20063;?#25343;过来用,是最好不过的了。

    曹操翻身?#19979;恚?#24102;着所有的曹军离开了?#20351;?br />
    ?#20351;?#22806;的地面上,只留下一滩鲜血,向其他人显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20351;?#20043;中,一个侍卫?#25104;?#21457;白地将?#20351;?#22806;的事情告诉了刘协。在侍卫的心中,被杀死的十个大臣,一个个都是人上人,居然被当众杀死,还当成死狗一样被拖走,最后吊在城门示众,这种震撼实在太大了。

    刘协面无表情地听完了侍卫的述说,而后挥手让其离去。

    “丞相,你放手去做吧。朕会支持你的。在这样最关键的时刻,咱们要团结一致!”对于曹操的做法,刘协没有意见。

    叛逆者,就该是这样的下场。

    刘协莫不作声地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寝宫,在那里,有他的妻子与两个子女,或许在这个世上,也只有他们对刘协是最真心的。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一分pc蛋蛋怎么玩 幸福刮刮乐价格 中国七星彩走势图 辽宁11选5开奖数据 新疆喜乐彩奖金多少 决胜21点优酷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最好的特码规律 组选931前后关系 浙江11选5视频下载 重庆时时彩计划中心 贵州快三走势图基本 六合彩50期 36选7好彩3中奖结果 球探网冰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