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大造声势

目录:一世唐人| 作者:当年秦风| 类别:历史军事

    1271.大造声势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名望是一个人非常重要的一个加分项,如果你有才,但是没有名望,没有人知道,那也是?#29366;睢?#26377;了名望,许多人听见立马就是心生敬仰,就像是诸葛亮隐居隆重,卧龙之名传了出去,刘备就来三顾茅庐;孝义黑三郎及时雨?#35859;?#20043;名,名传绿林,李逵武松等人见面便是纳头便拜。

    这翟长孙之名虽然这些年在中原有些不显,但是当年在西凉之地,在这凉州甘州等河西之地,却是大名鼎鼎的。

    昔日薛举割据西凉,尽占陇西,建国西秦,改元秦兴,自号西秦霸王,儿子薛仁皋有万夫不当之勇,?#24403;?#25968;十万,兵强马?#24120;?#25163;底下宗罗睺、羌钟利俗、常仲?#35828;?#22823;将,征战四方,吊打周围胡夷。

    时过境迁,中原人氏可能对西凉薛举这个割据诸侯慢慢遗忘了,但是这西北之地的各族胡夷却是难以忘记,作为薛举手下头号智囊兼大将,内史翟长孙自然也是名震西北。

    翟长孙之名在中原不显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是降将,当年薛举举兵来攻大唐,让翟长孙留守国都金城,在薛举病亡之后,翟长孙果断的开城投降,被李世民委以重任,成为玄甲军四统领之一,从此雪藏了,不像?#22659;?#24685;程知节秦琼这三个亲信得以扬名。

    “拓拔首领?#25512;?#20102;”,翟长孙也不是倨傲之人,拓拔赤辞礼待他,他也没有飘飘然,年过半百的他早已经是看透了许多了。

    见得昔日威震西凉诸州的翟长孙对他也是如此?#25512;?#25299;拔赤辞也是很受用,昔日翟长孙威名远扬的时候,他拓拔赤辞还是一个小小的首领之子呢,可以算是听着翟长孙的威名长大的。

    ?#26263;阅?#21490;此来,是真的代表太子殿下前来重修和好的吗?”冷静下来的拓拔赤辞也是试探着问道,心里还是带着几分希冀的,虽然心里对汉人印象不太好,但是对于汉人的强大,拓拔赤辞还是很清楚的。

    即使心有芥蒂,但是只要大唐对他党项羌部落不再敌视,那也是卸下了心?#20998;?#24739;。

    “拓拔首领敬请放心,你大可以看看太子殿下给你的书信”,翟长孙指着那一封烫金拜贴,无比诚恳的说道,说罢又是补充道:“李道彦樊兴二位将军一时冲动,犯下罪责,破坏了汉羌两族的友谊,圣人已经下旨申饬了,并且待二人回京后还会加以惩戒,按律论处。而且太子殿下也下令给二人了,让其二人写信与你道歉”。

    听到这,拓拔赤辞也是无比动容。

    “拓拔首领,你应该知道,大唐作为中原王朝,富有天下六百州,人口数千万,如此礼待与你已经是非常?#25512;?#20102;,希望首领莫要一错再错了”,翟长孙也是把握了拓拔赤辞的心理,循循诱劝。

    看见拓拔赤辞的?#25104;?#24494;动,翟长孙又是挑眉笑道道:“拓拔首领可是寄希望于吐?#28982;耄俊?br />
    拓拔赤辞闻言头一抬,看向他,眼里满是狐疑。

    “拓拔首领或是不知,吐?#28982;?#24050;经退守伏俟城,曼头山、赤水源、牛心堆以及库山之吐?#28982;?#20853;马,皆已溃逃,共计歼敌九万余人,天柱王生?#21862;?#30693;,二十余位名王或死或俘”。

    翟长孙语气平缓,似乎在讲述着什么很平常的事情。

    然而拓拔赤辞却是听得一脸惊骇,噌的站起,瞪大着眼睛看向翟长孙,“所言当真?”

    “这种事有必要欺瞒你吗?派人一打听便知了”,翟长孙轻笑道。

    见得翟长孙不似假话,拓拔赤辞?#25104;?#29022;白,数次变换,在帐中走来走去,?#20013;?#37117;出汗了。

    看见拓拔赤辞这般大的?#20174;Γ?#32735;长孙也是心底生疑,眼神有些捉摸。

    良久,翟长孙也是不?#22836;?#30340;催促道:“我朝太子尚在数里外等候,拓拔首领莫要怠慢了”。

    拓拔赤辞闻言忙是点头应着,“对对对,不能怠慢,有劳翟将军引荐,我这就去拜访太子殿下”。

    翟长孙见状这才放下心来,前头带路,领着拓拔赤辞出营去了,

    一路上拓拔赤辞心?#21152;?#34385;,漫不经心的,好几次翟长孙与其说话,拓拔赤辞都是遮遮掩掩,似乎有着心事。

    翟长孙见此心?#23376;?#26159;狐疑,数次试探,拓拔赤辞都是心不在焉的,翟长孙何等机警人,当即就是提起了防备。

    不多时,来到了唐军驻地,通报过后,李破军终于见到了这位党项羌的首领。

    好一番交谈,拓拔赤辞都是竭力邀请李破军前去做客,李破军也不疑有他,只是让其前头带路。

    待得拓拔赤辞领?#20998;?#21518;,翟长孙跟上前来,附耳低声道:“大将军拓拔赤辞面带忧虑,心不在焉的,似乎有情况”。

    李破军嘴角一扯,也是点头,“交谈一刻钟的时间,他就不下于五次力邀我前去做客,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莫说我们还有间隙”。

    “那大将军还……”,翟长孙一急。

    李破军将手一竖,“随机应变,我已命?#20351;?#22312;后面领军前来”。

    临?#38477;?#39033;?#21152;?#22320;,看着这简陋的营?#29275;?#21482;用几根朽木围成的栅栏,估计一脚就能踹倒,这虽然是党项羌人不懂防守的原因之一,但也是因为党项羌人勇悍非常,只会野战,根本不需要围栏营寨。

    “太、太子殿下,何不进营?”拓拔赤辞回身看着李破军停马不前,也是心里一惊,“鄙寨简陋不堪,让太子殿下见笑了”。

    李破军闻言轻笑一声,“首领稍待,我数万大军还在后面,须得将其安顿妥当了我才能放心?#25226;紜薄?#35828;着也是看着左右翟长孙房遗爱等人笑道:“不然我怕这些骄兵悍将生事,若再冲撞了贵部岂不是罪过”。

    听的这话,拓拔赤辞当即就是?#25104;?#19968;白,说真的,拓拔赤辞真的不适合做首领,至少上位者?#25165;?#19981;形于色这一点他就做不到。

    “数、数万大军?”拓拔赤?#20146;?#35282;都在拉扯,绕是一个平常人也看得出来他这人有问题了,李破军心中更是断定了。

    说着话,只见得后面?#23601;?#20914;天,战马嘶鸣,感觉大地都在震动,这块地方多少戈壁,多有沙石,跑起马来?#23601;?#39134;扬,而且李破军又暗中吩咐薛?#20351;?#22823;造声势,几千人马活生生搞出好几万大军的动?#30149;?br />
    只见得?#23601;?#39134;扬之中,隐隐约约看见大纛飘飘,旌旗无数,着实有着骇人,李破军心底?#25932;Γ?#20272;计薛?#20351;?#36825;是在马尾巴后面绑了树枝,又把全军所有的旗?#32435;?#33267;是衣袍都举起来了,方才有这般大的动?#30149;?br />
    再看那拓拔赤辞,早已经是两股战战,手直哆嗦了。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两肖两码中特100准 爱彩乐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排球少年官方壁纸 彩票开奖查询结果查询 p3试机号096 北京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快速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湖南彩票网首页 北京pk10龙虎玩怎么玩 体彩江苏7位数18163期开奖结果 大乐透历史上的126期 江苏11选5任7杀2号 江苏快3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