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105章 最终的选择

目录:万界建道门| 作者?#22909;?#39135;之野猪| 类别:散文诗词

    白素贞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保持沉默,一个人走向试情崖,打算救下许仙,有什?#35789;?#31561;到日后再说。

    “菩萨,都已经这一步了,是时候最后推他们一把了吧?“陈凡与观音大士在白素贞的必经之路上,看向了远处狂奔而来的白素贞道。

    观音大士点?#35828;?#22836;,随即变成了卦婆婆的样子,拦住了白素贞,“姑娘,这么着?#20445;?#21040;何处去啊?“

    白素贞见到对方,有些吃惊,“卦婆婆?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卦婆婆笑道,“我听说宝芝堂的小伙计到这儿来跳崖了,我就特意赶过来想劝劝他,谁知道人老了,腿脚就慢了,等我赶到这儿,他已经跳下去了。

    姑娘,我们女人活在世上求个什么呢?不就是求个能对我们好的人嘛,要是连人都死了,还留着真心有什么用呢?”

    说完之后,她的眼中竟是出现了一滴泪水,白素贞接过泪水,呆了呆,“这就是我要找的眼泪,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有一个男人为我而死了。”

    轻声叹了口气,白素贞迅速的朝着许仙的方向飞奔而去,此时的许仙已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纵身跳了下去。

    白素贞见到许仙纵身跃下的身影,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出现了?#36824;?#38590;以言喻的感觉,她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变了,却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就把许仙救了下来,放到了崖?#20303;?br />
    深深的看了昏迷的许仙一眼,白素贞摇了摇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一声长叹后,转身离去。

    许仙悠?#33769;?#36716;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难道,这样便是死了?这又是什么地方?”

    八两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32769;?#30340;叫了一声,“臭小子。”

    许仙也是颇为欢喜,“大胡子,是你,大胡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是死是活?还有,我怎么会在试情崖?#23376;?#21040;你呢?难道你跟我一样,一块儿跳了试情崖吗?”

    八两撇撇嘴,“你以为这世上还有像你一样发傻的人吗?我这都已经一把年纪了,又跳哪门子崖啊?我是受人之托,上这儿来找你来了。”

    许仙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却还是问道,“受人之托?是谁呀?”

    八两道,“一?#36824;?#23064;,她啊,可真是你的头号仇人,瞅那架式,这一口一个恨字,恨不得能把你生吞活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许仙有些懵了。

    两个时辰前

    宝芝堂中,连翘焦急的踱着步,“什么还等你回来,也不想想,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一定摔成烂泥了,能回来才怪,还说什么让我放你一条生路。

    哼,明明是条死路,却认为是生路,把我的好心当成恶意,让你死的人却当成心肝宝贝,真是天底下最大最大的大傻瓜。许仙,我恨你,我恨不?#20204;?#20992;万剐,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

    小七哥走了进来,“哟,这不是连翘姑娘嘛,怎么了你这是,干什么满口恨字,年纪轻轻的,能有多伤心的事。”

    连翘道,“你说我?#19981;?#30340;男人,现在要为别的女人去跳试情崖,我能不伤心吗?我能不恨他吗?”

    小七哥点点头,“这么?#36947;矗?#36824;真该恨他,不如去镇上找那个刀客解恨啊。”

    连翘?#35835;算叮?#20992;客?那是什么人,专为人排忧解?#23830;穡?#20320;快把他带来吧。“

    过了一会,连翘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时间,害怕许仙已经跳了下去,焦急的流下了眼泪,询问道,“他到底什?#35789;?#20505;来啊?”

    小七哥四下看了看,指了指前方,笑了笑,安慰连翘道,“行了,连翘姑娘,别哭了,他不是来了吗?”

    连翘与八两见到了对方,都是有些无奈,觉得世界怎么这么小,他们竟然又见面了,双方都是有些诧异,“怎么又是你?”

    小七哥看了看二人,点头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我就不介绍了,你们谈生意吧,你们聊。”

    八两随意的坐下,撇撇嘴,“说说吧,这个薄情郎是谁,是让我一刀结果了他呢,还是把他带到你跟前,跪地求饶?要不,咱们先砍胳膊再砍腿,还是......”

    连翘摇了摇头,认真说道,“大胡子,这件事你一定要做好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他好好的,我希望他回?#25671;!?br />
    连翘说了一通后,许仙才明白过来,有些失望,“这么说,是大胡子你救了我?”

    八两有些尴尬的拍了拍大腿,“这事要说起来还真气人,我在这崖底下等了半晌,你左也不跳下来是右也不跳下来,等着我这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就?#20843;?#30528;我找个地方方便一下吧,嘿,兄弟,你猜怎么着,就这么会儿功夫,等我回来以后,你好模好样地躺在那儿了。”

    许仙皱起了眉头,随后突然笑了起来,大踏步的朝着远方走去,因为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一个时辰前

    白素贞救下许仙后,轻声道,“许公子,你只是暂时昏了过去,你在这儿多睡一会儿,一个时辰之后,自然会有人经过这里,将你救起。”

    许仙不知为什么,突然叫了一声,“素贞!”

    白素贞?#35835;算叮?#20320;唤我什么?”

    许仙认真道,“我唤你素贞,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白素贞摇了摇头,“没有不对,只是,你是这世上第一个唤我名字的男人。”

    许仙继续说道,“我的命已经给了你,你还要什么?”

    白素贞摇了摇头头,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决?#24076;?#25105;什么都不要了,许公子,你以命换情,我认输了。”

    许仙连忙道,“白姑娘,我要一生一世对你好,我虽然穷,但我至少?#37096;?#20197;让你粗茶淡饭三餐无忧,不若,我现在娶了你吧。”

    白素贞其实在见到卦婆婆之后,就已经想明白了,直接说道,“现在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成仙也罢,做人也罢,今生今世,我只想和你平凡地在一起,公子,我还有些事需要了?#24076;?#19977;日之后你来白府,若门口悬挂着你那把破油伞,我便嫁了你去。”

    许仙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给震惊了,呆呆的道,“那若破伞落地呢?

    白素贞看着许仙,“你信我。”

    .......

    许仙边走边笑,“我想起来了,是她救了我,是她救了我。“

    八两喊道,“兄弟,你上哪儿去?”

    许仙疾速走着,“我要去?#37326;?#22993;娘,她应该没走多远。”

    八两挠了挠头,“白姑娘?这哪有什么白姑娘?兄弟,你刚才掉下来的时候没碰着哪儿吧?你怎么直说胡话啊?”

    许仙傻傻的笑了笑,喃喃自语,“难道我又做白日梦了?不可能的,这回我知道,决不是梦,我们之间有一个三日后的约定,大胡子,我很开心啊。“

    八两想起?#35828;?#21021;在半步多的事,也是颇为感慨,“你啊,注定对白姑娘是情有独钟,兄弟,昨天为你哭了一天的傻丫头,你就一点没放在心上?”

    许仙想了想,“其?#25285;?#36825;些日子以来,我多少明白一些事情,说没有感觉那是假的,可是我的心太小,装一个人尚?#20063;还唬?#20854;他的,就再也进不来了。”

    八两道,“她们俩,一个是天上的星星,一个是枕边的油灯,反正要哪个不要哪个,还是要你自己拿主意。”

    许仙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大胡子,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八两点点头,拍了拍屁股,“也好,咱哥儿俩结伴而?#23567;!?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中超足球联赛排名榜 三d开奖 118公式规律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十一福彩开奖吗 吉林快三走势江苏快三 意甲直播视频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河北快3跨度和值走势 吉林11选5定位走势图 下围棋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 彩票2元网大乐透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走势图软件 用真钱玩手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