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諸神的戰車2 周末特別篇 齊旬司正傳4 續命1

目錄:迷失戰境| 作者:快樂熊3| 類別:散文詩詞

    寧城,省第一人民醫院------302病房

    許巍急躁的看著楊老:“楊老,怎么樣?”

    楊老沉默許久,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頭說道:“唉,節哀順變吧......”

    方志瑞激動的拍了一下桌子大聲質問道:“你什么意思?我爸的病難道就沒法治了嗎?”

    坐在病床一旁的林時月也焦急的看著楊老問道:“難道就一點希望也沒有了嗎?”

    楊老嘆息了一下,搖搖頭說道:“完全沒希望了,患者得的是晚期胃癌,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現在一般不建議手術治療,很可能他無法下不了手術臺……”

    許巍猶豫了一下補充道:“而且就算能夠切除腫瘤,他的胃也基本要切完了,他的身體術后也不會有什么質的改觀,最后他依然會因為嚴重的營養不良而死亡,最多再撐一年半,到時候他的腸道就會因為負擔過重而壞死,到那時,就連百分之一的機會估計都沒有了。”

    病床上的方字陽咳嗽了一聲搖了搖頭泰然的說道:“算了,生老病死,遲早的事,我已經看開了,人固有一死,我又何必留念呢,只是……有點不舍罷了。”

    林將驅看著方字陽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我已經和小夏說了,他一會就來,唉,以后……以后我們四個老哥們就要只剩下三個了……”

    林斜申在父親的后面也是低嘆了一下,仿佛在抱怨著這世界的不公,就在兩個月前,他還和正字陽一起掉過魚,那時候還好好的,現在怎么這才多久啊,就……就變成了這樣了呢?

    ——物居——

    夏詞嘉和齊旬司正在喝茶,吹著空調好不恰意。夏詞嘉品著茶,閑的無聊就掏出手機刷看著朋友圈。

    “我去!”夏詞嘉不知抽什么風把嘴里的茶噴了出來,嚇得齊旬司一愣一愣的。

    齊旬司給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出了一身的汗,擦了擦汗看著夏詞嘉問道:“你怎么了啊?”

    夏詞嘉急匆匆的從茶幾上收拾好東西起身就要走:“方字陽你知道嗎?也是寧城四大家族之一,上個月的了胃癌晚期,林伯伯叫我現在過去看看他。”

    齊旬司疑惑了一下問道:“林伯伯是誰?”

    夏詞嘉穿好外衣回頭看著齊旬司說道:“就是上次你治的那個林斜申啊,林時月的爸爸啊,怎么這么快就完了啊?”

    齊旬司歪著腦袋想了一下,又掐指算了一下,突然的一拍腦門說道:“臥槽!看我這記性,看來還挺有意思的,等我一下,我也要去!”

    夏詞嘉看著齊旬司眨了眨眼,不解的問道,“你去干什么?正老又沒被詛咒,你去也沒什么用啊,難道你打算去給他治病?”

    齊旬司沒有理會他,只是急匆匆的從柜子里拿出一個小布袋,就走到夏詞嘉的身旁笑嘻嘻的對著他說道:“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就對你說過了,你可以把我視為神仙,這世界還有神仙辦不到的事嗎?走吧走吧。”說著就向著大門走去。

    夏詞嘉跟在齊旬司后面略有所思的說道:“好像是有點道理呀,那就看你的嘍。”

    醫院里,夏詞嘉領著齊旬司急匆匆的沖進了302病房,“林伯伯,出什么事了?”

    才一進門,夏詞嘉就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悲傷情緒。林時月看著夏詞嘉悲切的哭哭啼啼的說道:“醫生……醫生說……正老的時日不多了。”

    方志瑞在病床的另一側紅著眼睛悲傷的大聲喊道:“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好人沒好報!我爸他捐贈孤兒院幾十億,幾十億啊!為什么!好人總是命短!

    ”

    此情此景夏詞嘉不知道為什么說不出話了,本來還想安慰安慰,現在卻一句也說不出口了。正字陽在短短幾年內捐獻給了孤兒院幾十億元,但一個月前卻查出了晚期胃癌,就連最德高望重的楊老和第一院的首席主治醫生都治不好,難道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為什么,好人總是死的這么早.....”正志瑞趴在了父親的身上悲痛的哭喊著。

    “誰說好人會死的早?連我都沒說,你又憑什么說好人死的早?”一個淡淡的聲音從夏詞嘉的身后傳來。

    林斜申猛地一抬頭,看到夏詞嘉身后站著的那個人,突然驚喜萬分的叫道:“小齊?你怎么也來了?來來來,老正,我介紹一下,這是小齊,上次就是他把我的病治好的。”

    齊旬司從夏詞嘉的身后走了出來,看著林斜申無奈的說道:“都說了多少次了,那個是詛咒,不是病,真是的,到一邊去,讓我來看看病人。”齊旬司一頭黑線的說道。

    楊老一見是齊旬司也跟著不是十分滿意的說道:“怎么是你這小子?你能治得好正老的病?”

    齊旬司擺了擺手說道:“還沒看過病人,我怎么知道,我看看再說。”

    眾人一臉期待的望著他,尤其是許巍和正志瑞,眼巴巴的望著齊旬司,一個想觀看他怎么救人,一個祈禱著奇跡的發生。

    躺在床上的正字陽也看著他,難道自己真的遇見了高人,有機會脫離這的該死的病床?

    齊旬司把了把脈,翻了一下正字陽的眼皮,搖搖頭:“病太深,我治不好。”此話一出,眾人頓時暈倒了一片。楊老心中不滿的說道:草!你裝什么大尾巴狼?裝逼裝過頭了?治不好了?你他媽逞什么能耐?

    然而齊旬司的下一句話掀翻了整個VIP病房。“病我是治不好,但是延遲一下死亡還是可以的,嗯,差不多十來年吧。”

    “十……十來年?”許巍驚得張大了嘴,根本就無法合上。直愣愣的看著齊旬司,他感覺此時這家伙就像一個神,周身放射著神的光芒。

    “老夫沒聽錯吧?”楊老爺子震驚的看著齊旬司,內心里還是不相信他說的話,這家伙只不過是一個神棍,怎么可能,對,他一定是在胡說,肯定是在胡說,沒錯的。

    “你真能辦到?”林時月也是驚訝的看著齊旬司說道。

    齊旬司翻個白眼,看著林大美女說道:“能對我有點信心好不?”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