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当炮灰 第1175章贵之家73

目录:快穿之不当炮灰| 作者:林喵喵| 类别:散文诗词

    苏贵妃的心思很好懂,康和帝看她惊惶地看了自己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由叹息,想着这女人不但蠢,还毒,自己对她这样好,她还想杀自己。

    也是了,在后宫呆久?#35828;?#22899;人,都不会善良到哪儿去,不?#24403;?#30340;,单看她能因自己给她侄女赐婚,就一直敌视她侄女,找她侄女麻烦,就能看的出来。

    康和帝说的不错,单从苏贵妃收拾安然,就能看的出来,苏贵妃当年虽被王二夫?#33487;?#40635;烦,但同样,她本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毕竟她可不知道安然跟太子达成了协议,只知道这是康和帝赐婚,既然是康和帝赐婚,那关安然什?#35789;攏?#20973;什么一直找安然的麻烦?

    ——要知道安然跟太子达成了协议,估计更要恨死安然,进而收拾她了。

    不过,虽然苏贵妃不但蠢,还毒,但想到自己宠了她这么多年,且明知她想让她的儿子当皇帝,也装作不知,就是不搭理,康和帝大概是人之将死,心软了许多,所以纵然知道苏贵妃只怕是想让自己死的,也没忍心让禁卫军将她拿下,只让禁卫军将她拉下去,幽禁在她的宫殿,让她不要再出来了。

    就算苏贵妃想让他死,康和帝?#19981;?#24819;保护她。

    不错,康和帝让禁卫军将苏贵妃幽禁起来,这是为了保护她,毕竟就苏贵妃这脑子,要是他不将她幽禁起来,指不定她还会干出什么蠢事出来,到时掺和进这些事,别丢了脑袋。

    而幽禁起来,她纵然是没法给儿子抢到皇位了,但起码也不会陷入争斗,被人搞死。

    ——当然了,新帝到时要知道苏贵妃曾想伪诏,会不会收拾她就不一定了,不过那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了,毕竟他到时都不在了,还能怎么办?他也只能帮她到这儿了。

    不过苏贵妃可体会不到康和帝这份好意,一看康和帝让禁卫军将她幽禁起来,还哭闹了起来,嚷道:“陛下,您好狠的?#21738;牛?#29647;儿也是你的儿子啊,你就这么偏心,一点也不为他打算么?都说我是宠妃,我是哪门子的宠妃……”

    康和帝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还听她这样吵,简直头疼,当下人因身体不舒服而烦躁地道:“拉下去,赶快拉下去。”

    平常觉得她蠢的可爱,这会儿简直是受不了,既闹腾得他难受,还不理解他的苦心,要不是还对她存有最后那么一点点恩宠,他?#23478;?#25764;回命令,随她自己作死去了。

    宫里发生的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太子耳中,他早就让禁卫军一定要注意康和帝宫殿的情况,没想到,还真发生了这样的事,不由冷笑,想着好你个苏贵妃,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早就看你找安然的麻烦想锤你了,还敢矫诏,真是不知死活。

    要说苏贵妃玩的太儿戏?#35828;?#35805;,那二皇子玩的就很大了,他也渗透进了?#20351;?#25152;以这天听说康和帝病重,可能马上就不行了,便命令被自己?#31456;蛄说?#31105;卫军,准备围住?#20351;?#20063;想搞苏贵妃先前伪诏那?#24822;住?br />
    不过他还刚行动,就被太子发现了,双方人马不免动起手来。

    最后不?#26432;?#20813;死伤无数,不过比起有一?#20301;?#26032;君,京城杀了个血流成河,这次还算?#25512;?#20102;不少,就是在宫里打了一番。

    不用说了,还是太子势力更强,让二皇子的计谋没有得逞。

    而二皇子倒也是看的准,等太子将二皇子收拾了,康和帝的确不行了,陷入了昏迷,不两天就驾鹤西去,太子成功继位。

    燕璃继位事务繁多,直到将二皇子等比?#19979;?#28902;的人收拾了,才有时间处理诸如苏贵妃、刘家这些他觉得没威胁的人。

    要求处理刘家,这是安然提出来的,这要求看起来有些古怪,毕竟从表面上看,她跟刘家的恩怨并不大,却想让燕璃将刘公子和刘夫人、刘老爷处理了,让人看了自然有些奇怪,会想着她怎么非要杀了刘公子、刘夫人和刘老爷。

    安然只能说,刘家给苏贵妃金援,又跟三房搅活在一起,要是不处理了,将来未必不会继续跟苏贵妃和三房搅在一起,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祸事来,而苏贵妃和三房有了刘家的金援,也有底气些,不容易老实,只有将根源除掉了,才能安生,所以她就想将他们的底气刘家除了。

    况且刘家有人命在手,还有其他一些违法犯罪的证据,又做了不少不利于太子的事,收拾了也是应该的。

    虽然这话勉强说的过去,但太子是什么人,精明的很,还是觉得这事有点古怪,不过查来查去,只查到刘家经常在家发泄对安然的不满,并未有其他他尚未发现的原因,便不由想着,也许是安然不时出去游玩,曾听过刘家骂她的那些难听话,生气了,所以才想将人除掉?

    也只有这个原因了,因查不到其他原因,太子便这样想着,不过并未追?#25342;?#28982;,毕竟对他来说,原因不重要,?#28784;?#23545;方的确属于该杀范围,那他是不会多问的——虽然刘公子和刘夫人手上没命案,只有一些普通违法犯罪问题,但光是跟自己作对,也是属于该杀范围了,那些跟他们差不多的,站队了别人,还跟自己作对,然后自?#22909;?#26432;的,不代表他们不该杀,只是他仁慈,没杀罢了。

    安?#28784;?#30693;道自己提的要求有些奇怪了,本来还想着一旦太子追问,她要怎么回答,结果准备了一堆的回答,甚至想着,太子要是不愿意杀了刘公子和刘夫人,就不杀,让他将两人流放了也行,她让人“关照”一下他们,保证他们能过的生不如死,下场这样凄惨,想来原身?#19981;?#28385;意的,这会儿太子没追问,倒叫安然不由松了口气,毕竟能不撒谎岂不是更好?

    刘家也是没想过,太子真的继了位,而且一上任就朝自己家动手,这让刘家不由后悔,想着当初不该帮三房和苏贵妃跟着安然对着干,安然肯定是听说了这事,记恨上了,所以才会这样找自家的麻烦。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囹 甘肃快三预测一定牛湖北 江苏11选5遗漏表 彩票软件原理 申城棋牌网 五分彩是否合法 NBA2K16MG 马来三分彩开奖历史记录 新浪彩票图表走势图 3d开机号1000期 15选5最后一个号码中了有吗 内部透码(信封) 山西十一选五跨度 排列五走势图最近100期 2019年曾道人欲钱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