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百一十五章 又见刺客

目录:重生之寒门武士| 作者:伏波侯| 类别:散文诗词

    “伏波侯有令!尽数格杀,刀锋不钝,不得收兵!”牛大力的右手在天空挥动?#29275;?#28558;湃的气劲使得空间都发生了扭曲和变形,身后传令官得到命令后开始四下奔跑传递着消息。∝菠√萝√小∝说

    灾民们崩溃了,恐惧的情绪传染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逃跑,其中有几个人高声喊?#29275;骸?#20182;们人少,杀了他们就能活命!”

    的确,此次出城的队伍仅有三个营,不到三千人,但全部都是忠勇无畏的甲士,尤其带队的还是一个武道宗师。

    王洛相信即使面对的是手无寸铁的老幼妇孺,被拘灵谴将控制的甲士都会执行命令,换做其他旅营就不一定了。

    人群中一个洞庭春的武士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厉色,恨恨地回头望向身后追杀的骑兵,心情十分郁闷。

    当重骑兵展开杀戮时,他就知道大势已去,没想到伏波侯竟然真的敢动手,原本的信心早在同伴被割下脑袋后就烟消云散了。

    他将兵刃扔在地上,仗着不错的武技如游鱼般钻来钻去,战场逃命不是要你跑的有多快,而是你要注意身后永远要有一人在后面。

    “全部杀掉,不留活口!”牛大力的声音传来,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快,径直朝他冲了过来。

    那名洞庭春的武士眼睛一闭,索性躺在地上,他的运气十分好,竟然躲过了战马的踩踏,避免了肠穿肚烂。

    牛大力没有看到那个武士,而是紧张的朝粥棚而去,再看到邓红婵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心中不由得送了一口气。

    “属下救援来迟,夫人可好?”牛大力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说道。

    邓红婵怎么敢接受一个武道宗师的大礼,赶紧闪开,说道:“此次事情都是妾身惹出来的,还请将军赶紧救治赵材官他们。”

    赵大宝见到牛郎大力的那一刻起,就晕了过去,脸色白的?#28227;耍?#36523;上的血已经将甲胄沁湿了。

    邓红婵看着血腥的场面,不敢为灾民求情,军令如山,出命令不是她一介女流能收起来的。

    但是心中暗暗祈祷起来,希望上天能将罪责加到她的身上,?#24515;?#24618;罪她的男人。

    人群中的那个洞庭春武士将脸死死贴在地面上,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镇海城这场杀戮表面上看是成功镇压了乱民,实际上让王洛在本地人心尽失,杀戮平民的事情很多诸侯都做过,但是却不敢提。

    天地如炉,万夫所指!人人皆曰可杀,那老天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洞庭春武士没有高兴太久,整个身子一下被拎了起来,转身发现自己被一双毫无感情的眼睛冷冷盯?#29275;?#31105;不住背后发凉。

    “伏波侯王洛?”洞庭春武士嘴里吐出两个字,绝望地浑身发抖。

    每每想起对方的暴虐手段,就觉得眼下只怕命不保夕,可转念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慌忙说道:“我...我是洞庭春的……”

    王洛听到这个词,毫不奇怪地笑道:“为了把你们这群老鼠引诱出来,可让我好等啊,说!你的同伙在哪里?”

    “救命...”洞庭春武士艰难地吐出两个字,眼前的男子仿佛变成了自己的梦魇,自己的在对方黑色的眼眸面前一点点崩溃。

    周身的骨骼肌肉不受控制的开始剧?#20063;?#25238;,此刻缺氧的大脑让他感受到濒临死亡的恐怖。

    突然,一道璀璨的光芒从天而降,光芒中出现一把银色的飞刀,上下飞舞,宛如有人在直接操控一般。

    “?#29275;俊?#29579;洛微微皱眉,右掌张开,一道雷光瞬间迸射而出,将那银色飞刀炸开。

    而那飞刀速度极快,调转方向朝着几名护卫甲士飞去,挡在前面均被一下洞穿,威力之强简直所向披靡。

    连杀数人后,飞?#37117;?#32493;朝着王洛冲了过来。

    ?#24076;?#24594;风战刃化作一道寒芒,上附天魔气劲,与飞刀狠狠?#19981;?#20102;一下,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飞刀仿佛受到重创,最后停在空中不在动弹,扭曲了几下在洞庭春武士希望与失望的眼神?#26032;?#24930;变淡,最终变成了一块黯淡的银色符纸落在?#35828;?#19978;。

    “那个飞刀不是此世的武器!”王洛眯缝着眼睛,拎着洞庭春武士,沉声问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来?#38405;?#37324;?”

    “原来...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东西。”洞庭春武士捂着喉咙,嘿嘿地笑了起来,“你的末?#31449;?#35201;来了...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告诉你们,那是?#23665;?#30340;符箓,我们洞庭春可是有着上古传承的。”

    王洛皱着眉头对旁边甲士说道:“带回去,好好审问,不要死掉。”

    他顺手把地上的银色符箓?#38391;?#26469;,这符箓质地?#24179;?#23646;又似布帛,坚固异常,上面的颜色已经黯淡下来,放在手上几乎没有一点重量,似乎是一次性装备,但如果真的能批量生产,只怕以后真的麻烦大了。

    “夫君...”邓红婵一声娇呼扑进王洛怀里,稀里哗?#37096;?#20102;起来,嘴里咕噜咕噜也听不清说些什么,心里面既恐惧又委屈。

    因为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王洛急着处理后事,就没有过多安慰,嘱咐护卫送邓红婵回府邸。

    北门外的屠杀进行了没有多久,所有的灾民不是被?#26412;?#26159;跪在地上抱着脑袋。

    有想逃跑的人,箭雨立下,前部被射杀在原地,不断有鲜血洒在地上,所有灾民因为恐惧不停地哀嚎,求饶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消失。

    最勇悍的密探在这种情况下也无能为力,在第一时间就自杀报国。

    被拘灵谴将控制的甲士没有丝毫手软,眼神麻木的挥舞着手里的兵刃,屠杀妇孺只有寄生种才能干出来,也为王洛在历史中写上了不光彩的一笔。

    整整一万灾民死在了镇海城北门,这里变成了如同地狱一般的地方。

    王洛的靴子踩在厚厚的血浆中,他微微皱眉,厌恶地抬起?#29275;?#22312;旁边一个尸体上蹭了一下,没想到那尸体突然动了,闪电般窜出去。

    原来是一个洞庭春的刺客闭气装?#28291;?#20197;为被发现了拔?#26579;?#36305;。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快三跨度计算公式 南宁市体育彩票销售点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胆拖技巧 时时彩开奖 吉林快3每日号码表 六合惠泽社群提供一尾中特平 海南体彩电话销售 幸运农场开奖软件 福建11选5人2稳赚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2019生肖买马资料! 双色球145期历史开奖号码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比例 11选5爱彩乐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