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404 媳妇儿,我是被逼的!

目录:重生悍妇| 作者:柠檬笑| 类别:都市言情

    几人入内,直接去了驿站歇息。

    秦蓁下了马车,径自去了屋子。

    孟璟玄也不知去哪了,并未跟着。

    秦蓁靠在软塌上,手里?#32321;?#30528;汤婆子,连带着毯子也盖着,当真是虚弱的很。

    她疲惫地眯着眸子,听着知棋在一旁碎碎念。

    没一会,知茉端着铜盆进来,缓缓地放下,伸手敲了知棋,“大小姐身子难受,你还在这处嘀嘀咕咕的,惹大小姐心烦。”

    “我哪有?”知棋吐了吐舌头,嘟囔道。

    知茉无奈地摇头,“好了,莫要贫嘴了。”

    “哦。”知棋低声道。

    秦蓁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

    她缓缓地看了一眼外头,脸色透着几分地冷然之色,“出事了?”

    “昨夜,城内入了劫匪。”知茉回道。

    “可抓到了?”秦蓁继续问道。

    “还没有呢。”知茉继续道,“知棋赶过去瞧了。”

    “这城内之前可遭遇过劫匪?”秦蓁淡淡道。

    “原先倒也有过,不过也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县衙内也都及?#36924;?#24687;了,这次,到底不同,像是有内应。”知茉回道。

    “都抢劫了哪?”秦蓁连忙问道。

    “一路上烧杀抢掠。”知茉如实道。

    秦蓁沉吟了片刻,倒也没有想到如今的劫匪竟然这般猖狂了。

    “此事儿县衙那处如?#26410;?#32622;的?”秦蓁继续问道。

    “县衙那处,昨夜巡夜的捕快都死了。”知茉回道,“县丞连夜前来驿站,将县衙内的人都调派了过来。”

    “所以,县丞是顾及了驿站,反而将外头给搁置了?”秦蓁挑眉道。

    “正是。”知茉垂眸回道。

    “倒是忠心啊。”秦蓁冷笑一声,随即起身,“王爷呢?”

    “王爷没有回来。”知茉垂眸回道。

    “去找找吧。”秦蓁难免有些担心。

    “是。”知茉应道,便去办了。

    秦蓁换好了衣裳,出了屋子,径自去了孟启轩那处。

    孟启轩怒视着跪在自个跟前的县丞,一旁还有碎裂的茶?#25285;?#20182;双眸一寒,“本殿下这处用得着你县衙内的人?还不赶紧去查那群劫匪!”

    “是,是。”县丞应道,连忙起身,行礼之后便退下了。

    秦蓁待那县丞匆忙离去,这才抬眸看向孟启轩。

    孟启轩见秦蓁的脸色倒也好了一些,他深吸了口气,强压下怒火,抬眸看着她道,“你不好好歇着,过来做什么?”

    秦蓁低声道,“我就不能过来瞧?#30130;俊?br />
    “不与你相干。”孟启轩冷声道。

    这言下之意,便是与她又有何?#19978;的兀?#22905;也不过是个内宅女子,即便是秦家家主,那也是云国的秦家,这是在让她认清自个的身份?

    秦蓁脸色透着几分地冷然,“那我便不打扰了。”

    孟启轩见秦蓁如此说,便知晓她是误会了,不过如今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索性便低头端起新奉的茶,轻呷了一口。

    秦蓁出了屋子,抬眸看着远处,勾唇嗤笑了一声。

    知棋已经回来了。

    秦蓁回了屋子,抬眸看着她。

    “大小姐,这劫匪来的突然,没有丝毫的防备,像是与这城内的人里应外合,时间恰到好处,他们也不是特定地去哪家,只是直接策马闯入城内,见人?#27604;耍?#35265;财?#21862;疲?#32780;后便从另一个?#25970;?#22788;离开了。”知棋说道。

    “嗯。”秦蓁轻轻点头,“想来这也是他们一早便?#25165;?#22909;的。”

    “大小姐,为何这劫匪偏偏选定昨夜呢?”知茉觉得奇怪,毕竟她们昨儿个刚到城内。

    秦蓁淡淡道,“大皇子不让我多管闲事。”

    “这……”知茉迟疑道,“难道此事儿另有隐情?”

    “也许吧。”秦蓁抿唇道,“王爷可找到了?”

    “没?#23567;!?#30693;茉摇头,“也不知晓王爷整日儿往外跑,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知棋吐糟道,“还不是为了那口吃的。”

    “这城内有名的酒楼,亦或者是好吃的地方你可都找了?”秦蓁看着她问道。

    “找了。”知茉回道。

    秦蓁轻笑了一声,“这倒是有趣了。”

    “大小姐,可还派人去找?”知茉看着她问道。

    “不必了。”秦蓁淡淡道。

    “是。”知茉垂眸回道。

    秦蓁抬眸看着远处,“也许,他另有打算吧。”

    “是。”知茉见她气色不好,扶着她坐下,“大小姐,您还是多歇息会吧。”

    “嗯。”秦蓁点头,不过刚合起双眸,满目的血红,她猛地睁开双眸,不知怎的,又想起了端木衢来。

    当初他死的时候,留给他的东西,如今为何突然又想起来了呢?

    她猛地起身,看向知茉道,“去将我的妆奁拿来。”

    “是。”知茉连忙去拿了过来。

    秦蓁将妆奁的暗格打开,拿出那个小匣子,轻轻地握在手中,好半晌之后,才看向知茉,“将东西收好吧。”

    “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知茉不解地看着她。

    “哎。”秦蓁幽幽地叹气,“也不知怎得,自从离开云国之后,反倒越发地怀念起当初在云国的日子。”

    “可是想那处的人了?”知茉轻声问道。

    “嗯。”秦蓁点头,“兄长那处必定不会有事儿,总归是担心安王府。”

    “安王府?”知茉皱眉,“如今那处不会有人去的。”

    “那劫匪还是暗中查一查。”秦蓁淡淡道。

    “大小姐可是觉得这劫匪来历不明?”知茉连忙道。

    秦蓁点头,“太过于巧合了,便是刻意为之。”

    “是。”知茉连忙将妆奁收起,便去了。

    秦蓁随即又躺在软榻上,毛茸茸的毯子披在身上,一阵风从窗外吹入,卷起一旁小几上的一片纸,还有多宝瓶内插着的杜鹃花瓣,一阵清香扑鼻而来,她半眯着眸子,一支短箭随着那花瓣落下飞入,准确地插在了软榻一旁的石柱上。

    知棋疾步上前,将那短箭取下,将短箭上插着的纸条递给秦蓁。

    秦蓁打开,看过之后,勾唇冷笑,“还真是让人费解啊。”

    “大小姐,奴婢已经?#20204;?#39118;去追了。”知棋回道。

    “此人身手不凡,即便是我怕是也追不上。”秦蓁挑眉,随即将那纸条轻轻一捏,便化成了灰烬。

    她再次地合起双眸,闭目养神。

    知棋见状,便知晓她心里存着事儿,却不知如何与外?#35828;潰?#21482;能自个憋着了。

    知棋难免有些担忧与心疼,可?#31449;?#20063;是知晓她的脾气的,若是她想说,必定早说了。

    知茉听到了动静,连忙过来,见知棋神色凝重,见秦蓁紧闭双眸,气氛有些沉重。

    “这是怎么了?”知茉连忙问道。

    “这个……”知棋将短箭递给知茉,又附耳嘀咕了?#22919;洹?br />
    知茉面色一沉,“到底是谁?”

    “清风回来了。”知棋听到了风声,随即出去了。

    知茉也跟着出来。

    清风落下,捂着胸口。

    “大小姐说的不错,那人的确身手不凡。”知棋看向清风道,“你伤势如何?”

    知茉随即给清风把脉,而后从腰间的荷包内拿出一个小瓷瓶来,倒出一粒药丸递给他。

    清风连忙服下,便盘膝而坐调息内力,过了好一会,才睁开双眸,缓缓地起身,“也不知这城内到底是什么情形?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过是咱们遇见的少罢了。”秦蓁不知何时醒了,声音传了出来。

    清风一愣,抬步入内。

    他拱手道,“主子。”

    “是男是女?”秦蓁直接问道。

    “?#23567;!?#28165;风如实道。

    “他可留下什么话?”秦蓁继续道。

    “没?#23567;!?#28165;风单膝跪地,“属下无能。”

    “你退下吧。”秦蓁低声道。

    “是。”清风应道,便闪身离去了。

    知茉入内,看了一眼清风闪去的身?#21834;?br />
    “连清风都受伤了,那人武功当真不俗。”知棋开口。

    秦蓁挑眉,斜睨了一眼知棋,“看来咱们此次入京,这一路上?#21152;?#20154;暗中跟随。”

    “跟随?”知棋冷嗤道,“难?#21862;?#26159;盯着?”

    秦蓁淡淡道,“?#20204;?#39118;去一趟墨阁吧。”

    “是。”知茉应道。

    想来墨毓?#25429;?#28982;能看出一些门道来。

    “大小姐,这劫匪之事?”知茉再次地询问。

    “咱们暗中查着就是了。”秦蓁低声道。

    “是。”知茉明白,这大皇子想必是不想让她们插手。

    至于九王爷,昨儿个到了这城内,便不见了踪?#21834;?br />
    也不知这一路上还会发生什么事儿?

    大小姐从大召去了云国,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31449;?#36824;是回来了。

    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的?

    她从?#26410;?#26469;,便从?#26410;?#21435;?

    秦蓁看向知茉道,“咱们也就在这处待两日,若是王爷还未回来,咱们也要动身。”

    “可是大皇子那处呢?”知茉想着,此事儿闹得太大,想必已经传入了京城,皇上若是知晓,怎么可能让他们这样轻易地离开?

    “这也该是朝堂之事,与我何干?”秦蓁冷声道。

    知茉听着,怎么像是与大皇子在置气呢?

    可是她又不敢说出口,只是低头应着。

    孟启轩查了一日,?#31449;?#26159;没有任何的眉目。

    这伙人,昨夜来城内烧杀抢掠了一通之后,便销声匿迹了,一丁点痕迹都没?#23567;?br />
    他知晓,这其中不乏内外勾结,可是到底是谁呢?

    孟启轩难免有些头疼,想着适才又与秦蓁说了那番话,他如今越发地后悔了。

    想及此,便出了自个的屋子,不知不觉,竟然到了秦蓁下榻之处。

    知棋瞧见孟启轩时,走上前去,微微福身。

    “你家小姐呢?”孟启轩淡淡地问道。

    “回大殿下,大小姐这几日身子不适,已经歇下了。”知棋如实道。

    孟启轩轻轻点头,想要再说什么,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他转身便走了。

    知棋瞧着,嘴角一撇,转身回去了。

    知茉看着她,“大皇子这是怎么了?”

    “鬼晓得?”知棋冷哼一声。

    知茉见她还是这般,无奈地摇头,“你啊,?#28982;?#20102;京城,可莫要这般耍小性子了。”

    “我何时耍小性子了?”知棋挑眉,委屈道,“咱们跟着大小姐一同去了云国,我一向如此。”

    知茉无奈道,“眼下大召情形复杂,更何况,云国那处,大小姐还没有彻底地解决呢。”

    “知道了。”知棋不?#22836;?#36947;。

    知茉瞧着她如此,便知晓,如今快要回京了,她的心情又开?#20960;?#26434;了。

    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往前看了。

    如今城内人心惶惶,深夜之后,再未有百姓敢出来走动了,生怕?#20197;?#27178;祸。

    秦蓁也不知怎的,这几日甚是疲惫,这都过了几日了?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便起身,去了外头走了走。

    正巧,碰上了一脸冷然的孟启轩。

    “大殿下。”秦蓁上前微微福身。

    孟启轩?#35835;算叮?#20320;身子可好些了?”

    “好多了。”秦蓁淡淡地开口。

    “夜冷如水,当心身子。”孟启轩说罢,又觉得自个失言了,随即便走了。

    秦蓁见他?#21482;?#32780;逃,双眸一沉,转身回去了。

    知茉看着她,“大小姐,这大皇子身边有了正妃,还有侧妃,难不成还惦记着您不成?”

    “他若是真的成了皇上,这不是很正常?”知棋在一旁补充道。

    知茉伸手又敲着她的额头,“你不说话,旁人不会将你当?#35059;?#24052;。”

    “我不说话,会憋死。”知棋捂着头,不满道。

    秦蓁瞧着这二人自从到了大召,便开始闹腾了。

    想来,也是因她们随着自个从大召前去云国,?#31449;?#36824;是觉得大召才是她们的家吧。

    秦蓁笑道,“好了,不论他如何想,咱们做咱们的就是了。”

    “是。”二人连忙应道。

    知棋还不忘瞪了一眼知茉。

    知茉全然无视了。

    秦蓁笑着端起桂圆红枣汤喝了,这才洗漱妥当去睡了。

    次日。

    孟启轩大步流星地赶过来,还不等知棋开口,他便直接将知棋挥开,径自入了屋内。

    幸好知茉拦着,“大殿下,我家小姐还未醒。”

    “现在便动身离开。”孟启轩沉声道。

    “这……”知茉一愣,接着道,“不知出了何事?”

    “这处暴乱了,外头有不少乱民。”孟启轩说道。

    知茉一听,当即转身便去禀报了。

    她一直在盯着,怎么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为何孟启轩比她还早知道呢?

    知茉入内的时候,秦蓁已经醒了。

    “大小姐,大殿下让咱们收拾启程。”知茉看着她说道。

    “嗯。”秦蓁缓缓地起身,“那便去准备吧。”

    “是。”知茉见她神色冷然,低声应道。

    秦蓁出来时,孟启轩已经走了,想来是去?#25165;?#20102;。

    孟璟玄还未回来,难道出事了?

    她虽然清楚孟璟玄身边高手如?#30130;?#24517;定不会有事儿,可这心里头还是忐忑不安。

    秦蓁想了想,看向知棋道,“城外当真有动静了?”

    “清风亲自去看了。”知棋接着说道,“听说是已经成气候的,占山为王,?#24825;?#26397;廷?#26432;?#22260;?#32781;?#22856;何这处的县丞与那劫匪暗中勾结,当初以为围剿了,不曾想,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我知道了。”秦蓁点头,接着说道,?#30333;?#21543;。”

    “是。”知棋点头应道。

    知茉随即过来,“大小姐,奴婢怎么觉得此事儿甚是蹊?#25991;兀俊?br />
    “那县丞生怕咱们再查出什么来,这才让那些劫匪逼迫着咱们离开。”秦蓁淡淡道。

    “咱们现在只有仪仗队,加上九王爷跟前的护卫,大皇子的,与那些劫?#35828;?#24213;不是对手,毕竟,县丞更熟悉这城内,若真的?#24179;?#36215;来,岂不是腹背受敌?”知茉说道。

    秦蓁想了想,“这处距离永城不远,慕?#33985;?#38590;道一点都不知道?”

    “毕竟慕容世子也?#36824;?#30528;永城,守住永城,便是守住慕容?#25671;!?#30693;茉看着她,“大小姐,您是觉得慕容世子会有危险?”

    “嗯。”秦蓁想起之前慕?#33985;?#20020;行前与她的眼神交流,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这个孟璟玄……”

    “大小姐,这又与王爷什么?#19978;担俊?#30693;棋不解。

    秦蓁深吸了口气,“去准备马匹,咱们回永城。”

    “就奴婢与您吗?”知棋看向知茉,随即看向秦蓁道。

    “嗯。”秦蓁点头,“事不宜迟。”

    “是。”知茉连忙去准备了。

    孟启轩已经准备妥当,前来秦蓁这处,只?#19978;В?#26202;了一步。

    “该死!”孟启轩暗骂了一句。

    “大殿下,想来秦家主已经察觉了。”身后的侍卫道。

    ?#30333;摺!?#23391;启轩说着,转身便大步地离开了。

    “大殿下,您也要去永城?”侍卫问道。

    “现在不去,难道让他们坏了本殿下的大计吗?”孟启轩扬声道。

    “属下这便去准备。”侍卫应道,转身匆忙离去。

    秦蓁策马狂?#36857;?#20197;最快地速度赶往永城。

    此时,永城。

    孟璟玄站在城楼上,一只手拎着酒壶,一只手握着烤鸡腿,咬了一口,而后又灌了一口?#30130;?#30475;着城楼下的一?#20309;諍现?#20247;,又看向慕?#33985;?#36947;,“赶紧解决了,若是被媳妇儿察觉了,怪罪下来,你担着。”

    “知道了。”慕?#33985;?#21548;着他的话,差点没忍住将他一脚踹下去。

    慕?#33985;?#25171;了个饱嗝,随手便将那骨头一丢,连带着酒壶也丢下了城楼。

    “哐当。”

    城楼太高,却也能听到一个声响。

    还有一个人的闷哼声。

    他低头看了一眼,眨了眨眼,一脸无辜道,“这人也真是的,什么地方不好待,非要站在此处,瞧?#30130;?#34987;砸了吧。”

    慕?#33985;?#37027;冷峻的容颜险些绷不住,他递给孟璟玄一个眼神,“还?#33545;?#35201;点脸不?”

    孟璟玄酒足饭饱,躺在一旁的太师椅上,舒服地晒着太阳,还不忘哼着不知哪里听来的乡野小调。

    慕?#33985;?#26368;后忍无可忍,?#30333;?#22068;。”

    “哦。”孟璟玄倒也乖觉,当即便闭嘴了。

    只不过……他是闭嘴了,可那让人抓狂的曲调声还是不绝于耳。

    “你若是再捣乱,我便将你丢下去喂马。”慕?#33985;?#27785;声道。

    “不就是匹马吗?”孟璟玄不屑道,“你瞧?#30130;?#36825;些马都是什么?#20998;鄭?#20320;也能瞧得上?”

    木荣小姐见他喋喋不休,连忙伸手,用一块丝帕堵住了他的嘴。

    孟璟玄一愣,连忙将那丝帕从嘴里抽了出来,忍不住地拿过茶水漱口,“一股臭汗味的帕子,也敢塞我嘴里?”

    “我没给你塞臭袜子都不错了。”慕?#33985;?#27785;声道。

    “什么?”孟璟玄当即炸毛了,连忙起身,便挽着衣袖道,“你胆敢如此侮辱本王?”

    “孟璟玄……”慕?#33985;?#21676;牙切齿地看着他。

    孟璟玄见状,也只是委屈地缩回去了,“我说错了吗?”

    慕?#33985;?#19981;想再理他,只是看着城楼下。

    只是不远处,突然卷起了一股?#23601;痢?br />
    他定睛看去,?#21040;?#19981;妙。

    “媳妇儿来了!”孟璟玄眼尖地也瞧见了。

    他腾地从太师椅上起来,躲在了慕?#33985;?#30340;身后,?#24052;?#34507;了,我先走,若是媳妇儿问起我,你便说我不在。”

    “你……”慕?#33985;?#35265;他便这样一溜烟地跑没了人影,也只是无奈地扶额望天。

    不远处,秦蓁已经快到城楼下了。

    “大小姐,您当真要这样闯进去?”知茉看着她道。

    “嗯。”秦蓁点头。

    毕竟此刻城楼下围着不少人,瞧着打扮,倒像是前夜的?#21069;?#21163;匪。

    秦蓁当即便明白了,这是声东击西,他们的目的就是慕?#33985;頡?br />
    若是永城乱了,到时候,皇上?#24213;錚?#24917;?#33985;?#36824;能有活路?

    秦蓁双眸闪过一抹冷意,直接从马背上纵身一跃,而后踩着眼前正要阻拦她的人的头顶,上了城楼。

    知茉与知棋对视了一眼,紧随其后。

    秦蓁?#20219;?#24403;当地落在了城楼上,看向慕?#33985;?#36947;,“我适才瞧见了孟璟玄,人呢?”

    “啊?”慕?#33985;?#27491;要开口。

    “媳妇儿,我是被逼的。”孟璟玄不知从何时钻出来了,眼泪汪汪地站在秦蓁的跟前,拽着她的已久,讨好地说道。

    慕?#33985;?#30340;嘴角抽搐的好几下,扭头不理会他了。

    当着万千将士的面儿,孟璟玄此举,当真是没眼瞧啊。

    “媳妇儿,若不是他?#36130;齲?#25105;怎么可能来这处呢,这里多危险啊,媳妇儿,咱们回去吧。”孟璟玄一面说着,一面便要带着秦蓁离开。

    ------题外话------

    亲耐哒们,提前祝五一?#25237;?#33410;快乐,嘿嘿……身体养的差不多了,从今天起,每天早上?#35828;?#26356;新哦,嘿嘿……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广东26选5和值走势图 上海基诺开奖纪录 江苏时时彩走势 排列五走势图最近200期 中国福利彩票下载安装 149期四肖中特 快乐飞艇官网 腾讯彩票8杀 南国体彩七星彩票论坛图规 海南体彩41开奖查询 组选奖号028出现的前后关系 海南飞鱼体彩在那开 上海快3规则 玩北京pk10输了很多钱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