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神剑 第三百一十章 上门要人

目录:九霄神剑| 作者:傲世狂龙| 类别:武侠修真

    天都府的实力遍布了整个天都,所有修者见到天都府的军队都会礼让三分,从没有人敢正面与其对抗。因为曾经有人试着与其作对,最后的结果便是整个家族从天都彻底消失。就连流落在外的家族子弟都被一个个挖掘出来统统灭口。

    其实力之强,不言而喻。

    正是因为炎家的大公子在天都府内任职,带领一支二十人组成的巡逻队,整个炎家在天都东域之内,无人敢招惹他们。但是这一次,炎家家主却发了雷霆大怒。让整个炎家的人全部都心惊胆?#21073;?#22823;气不敢吭一声。

    在主厅内,有着两位年过半百的通天境强者跪在地上,额头上不停地冒汗,在他们的面前,一位浑身肥肉,脸上的横肉堆积在一起的男子手中盘着两?#38431;?#29699;,眼神之中的杀意丝毫没有掩饰,身上的强横气息席卷开来,竟是有着通天境后期的实力。

    炎家家主炎守诚虽然是一个商人,但是这些年来服用了不少的药丹,强行将自己的实力给提升到了通天境。只是到了这般地?#21073;?#20182;也已经提升不上去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号召能力。作为一个商人,只要他手里有对方想要的东西,那么便能够请动任何人。

    他眸光睥睨的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两人,?#32479;?#30340;嗓音响起:“你们二人,为何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30334;鰲?#31104;家主,天阳遗迹内只允许通天境以下的修者进入,我等实力高于界限,无法进入其中保护二公子……”

    “无法进入?那另外一起进去的人呢?”炎守诚小小的眼睛看向他们,似乎很是友善,但是了解炎守诚的人都明白,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其他人,全部死了。”另一个通天境强者全身颤抖着回答道。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虽然他们和家主一样有着通天境的实力,但是他们不得不低头。因为他们害怕被炎守诚给除掉。对于没有用的人,炎守诚一向都是除之而后快的。论心狠手?#20445;?#28814;守诚绝对是商人中最为狠辣的人之一了。

    炎守诚眼神有些变了,变得杀意更浓了,变得更加的愤怒了。

    虽然通灵境的人在炎家他想培养多少就培养多少,但是被一个弟子全灭,这让他感到颜面尽失。在天阳遗迹内发生的事情,其实早已经传到了他的耳中了。

    “对面是几个人?”他继续问道。?#19997;?#22312;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20658;?#20010;,一个名叫?#20013;?#23431;,是太初殿的种子弟子,另一个叫萧问天,也是种子弟子,只是前者才刚刚进入太初殿,而萧问天则早已经名声在外了。”

    “好了,我明白了,现在,你们两人,”炎守诚看了他们一眼,而后转过身去,喝了一口桌上的浓茶,突然声音变得冷厉起来,在两位通天境的强者的耳中,仿佛是那九幽之下飘出来的声音。两人不由感到自己的后背一凉。

    “去给你们的二公子陪葬吧。”最后这一句,仿佛是死神的宣判,跪伏在地上的两人?#24067;?#25260;起头来,?#25104;?#29022;白,相互看了一眼,而后直接是顶着炎守诚的威压身子倒飞出去,身后斗气双翼展开,直接是冲上天际,想要逃走。

    炎守诚猛的回身,面无表情,看着屋外天空上化为一道流光的两人,说道:“来人,去将他们二人处决了,身上的宝物归斩杀者所?#23567;!?#22768;音传遍了整个炎家,所有人全都扭头看向天边两道已经分散逃离的流光。

    ?#24067;洌?#25972;个炎家内有个数道人影飞出,朝着天边的两人追去。

    这就是?#31080;?#30340;诱惑。

    出手之人皆是通天境的强者。有炎家的人,也有炎家的客卿,他们在这里白吃白住,只需要在炎家出事的时候镇场子就行了。而像现在这样的情况,?#27604;?#20063;是有他们自愿出手。虽然他们同为通天境,但是没有人会嫌自己的?#31080;?#22810;的。两名通天境高手身上带着的宝物,少说也值上个几百万金币,这让他们如何不心动。况且家主说了,得来的东西全都是归斩杀者所有,不用上交一分。这简?#26412;?#26159;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而炎守诚也并不后悔,因为财物,?#31449;?#26159;身外之物,他要的,是那些强者们的人情。今天他给她们这么多宝物,来日他们就得在自己困难的时候帮上他一把。这是他惯用的?#31456;?#20154;心的方式了。

    仅仅是盏茶功夫,便看到远方天际处有着绚丽的焰火?#20102;福?#20854;?#30340;?#26159;战斗的痕迹。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个人头就已经被飞出的几位通天境强者中的两人给拎了回来,丢在?#35828;?#19978;。

    人头上满是鲜血,发丝浸染上了鲜血,胡乱的黏在脸上。?#20102;潰?#20182;们的双眼都未曾闭合,他们不甘心,当了这么多年的仆人,如今只因为一件和他们根本没有多大关系的命案,就要他们去陪葬。仅仅是因为死去的是炎家家主的儿子。

    看着地上的人头,炎守诚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波?#21073;?#36825;样的事情,似乎在他的眼中已经是一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了。

    而后他霍然起身,身上的肥肉跟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摇晃着,但是他一点都不在意,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而后召来了三个青年,全部都是九星大?#32933;?#22659;界。站在最前面的那一名青年,大约二十多岁,身上火焰气息弥漫,仅仅是站着,就使周围空气灼热的扭曲起来。

    此人名为炎笙,乃是九星大?#32933;?#22823;圆满,仅差一步就能够迈入通灵境了。在炎家子弟当中算是名列前茅的几个之一了。天赋异禀的他,在现在这个境界,就已经击杀过通灵境的强者了。

    注意,是击杀,而不是打败,也不是平手。炎笙在一年前就已经达到九星大?#32933;?#22823;圆满的境界,和通灵境的高手单挑,最后将其击?#23567;?#36825;件事,当时可是轰动了周围很多人的。

    如今一年时间过去,他的积累更深,战力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你们三人,随我去太初殿要人。”炎守诚唤出一张飞辇,赤炎兽在前方拉着,炎守诚带着三人坐在上面?#19978;?#22826;初殿。

    而此时?#20013;?#23431;正在太初殿内的望剑崖上翻阅典籍。他在翻阅典籍之后,往往都会有一些新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而后他便去找傀儡过过招,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如果好,便加入到自己的剑法之中,如果不好,便直?#30001;?#24323;。

    ,I首发=*0

    ?#20013;?#23431;并不知道,此时炎家的家主正朝着他?#20384;礎?br />
    ?#20658;中?#23431;,出事了!”突然一个师弟跑了进来,将?#20013;?#23431;从典籍中给拉了出来,急急忙忙的说道。

    “你先别慌,有什么慢慢说。”?#20013;?#23431;倒是冷静的很,先将那气喘吁吁的师弟扶到一旁,倒了杯水。

    师弟移开水杯,说道:“炎家的人都上来要人了,亏你还在这里给我倒水。”那师弟一边喘气,一边向?#20013;?#23431;讲着外面的情况。

    “我明白了。”?#20013;?#23431;点?#35828;?#22836;,眼神中没有畏惧,反倒是充满了信心,“你先歇一会儿,我这就过去。”

    说完?#20013;?#23431;便离开了藏卷阁,走下望剑崖,?#20013;?#23431;来到了一处极大的广场上,这里是他们刚来的时候进行大典的地方。身后便是大典。在炎家的家主来临之后,太初殿的殿主也是飘然而至,从大殿内走出,双手背?#28023;?#20840;身的气势稳如泰?#21073;?#21448;仿佛是无尽深海,深不可测。在大殿前的广场上,有着四道身影站立在那儿。周围围满了人,但是没有人敢靠近,也没有人敢吱声。

    “炎守诚,你来我这穷乡僻壤之处,所为何事?”殿主开口,高高在上的站在大殿前看着下方的炎守诚以及他身后的那三个弟子。

    “呵呵,姜兄,此言差矣,你这里可都是人中龙凤啊,我听说贵殿可是除了个天才,实力之强,竟是连我二儿子都技不如人命丧他手。”炎守诚笑容满面的朝着姜殿主说道。

    虽然炎守诚是在笑,但是一脸的横肉,让他的笑,比起哭都要难看。

    “哦?竟有此事?我这就将其召来一问究竟。”姜殿主假装自己不知道的样子,让身边的一个随从去找?#20013;?#23431;来。

    随从走后,炎守诚并不着?#20445;?#32780;是在原地等着,他看得出来姜如海那个老狐狸又在?#21543;?#20102;,这个时候太过激进,显然是不明智的。

    不久,?#20013;?#23431;来了,他看了一眼场中的四人,为首的那个大胖子,应该就是炎家家主了。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后,?#20013;?#23431;来到大殿前,拜见殿主。

    “快起来吧。”殿主一挥手,将弯下腰去的?#20013;?#23431;轻柔的抬了起来。

    “炎家二公子,可是你所杀?”姜殿主直截?#35828;?#30340;问道。

    “正是弟子。”?#20013;?#23431;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姜殿主见?#20013;?#23431;如?#27515;?#38745;,也是暗笑着点?#35828;?#22836;,而后继续问道:“你且说说,当?#20445;?#21457;生了什么?”

    姜殿主的声音完全没有控制,就这么让他扩散出去。他的声音,传到了场中每一个弟子的耳中,炎守诚和他身后的三个炎家子弟也都是听在耳?#23567;?br />
    “这老?#19968;?#35201;干什么?”炎守诚面色阴沉。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
双人五子棋 南粤26选5历史开奖号码 让胜+1 日本牛牛视频 3d试机号对照表 22选5大星彩票走势图 平特肖免费论坛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超级大乐透几点开奖 澳门三张赌牌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pk10开奖直播 搜索四川金7乐 新疆十一选五怎么玩法 上海时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