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8 我的錢,足夠你一輩子隨心所欲的花

目錄: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作者:子| 類別:散文詩詞

    客廳里的氣氛有瞬間的安靜。

    覃清晴看著墨梓奕清俊淡然的眉宇,聽著他平靜的應下她提的要求,連和時昔商量都不商量。

    就替她做了主。

    她心尖處,莫名的一疼。

    墨梓奕眸底劃過一抹深暗,視線自她臉上移開,轉眸,看著臉色發白的時昔。

    淡聲開口,“時昔,既然清晴提出了要求,你就讓你的經紀人準備一下什么時候召開記者會吧。”

    “梓奕。”

    時昔難過的喊。

    她是明星,還是走清純路線的明星。

    他怎么能因為覃清晴提出要求,就答應下來。

    讓她召開記者會道歉,還登報,而且,還要以后見她一次就說一次對不起。

    不。

    這不可能。

    她絕不能接受這樣的羞辱。

    “你不愿意嗎?”

    墨梓奕的聲音忽然間冷了下來。

    聽在時昔耳里,呼吸跟著一窒。

    她本能的搖頭,“梓奕,可不可以換個別的,我可以給清晴經濟上的補償,而且,我保證以后絕不會再誤會清晴,我會把她妹妹……”

    “我爸媽只有我一個女兒,你可別再說這種話。”

    時昔的話被覃清晴嘲諷的打斷。

    “她最不缺的就是錢,你也不用把她當妹妹,只要以后別再打擾她就是了。”

    墨梓奕站起身,走出沙發,站在時昔面前。

    平靜地說,“走吧,回頭確定了記者會日期再告訴清晴一聲就行了。”

    “是啊,你們趕緊走吧,阿姨沒準備那么多早飯。”

    唐晉琛冷哼著站起身,趕他們離開。

    確切的說,是趕時昔離開。

    但墨梓奕要跟她一起走,他們自是不會留他。

    時昔朝覃清晴看去一眼,見她都沒有看她和墨梓奕。

    她再抬頭望著墨梓奕清冷的眉眼,心里剛才滋生出的某種懷疑,又在他俊美如刻的眉目里散了去。

    “走吧。”

    墨梓奕甚至都沒有再看一眼覃清晴,對時昔說完,便抬步朝門口走去了。

    看著時昔快步追著墨梓奕出了客廳,覃清晴抿抿唇,對墨陌說,“陌陌姐,在這里吃早餐啊。”

    “好。”

    墨陌微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微笑地替墨梓奕解釋,“清晴,你不要怪梓奕,他其實并非幫著時昔。”

    覃清晴挑了秀眉,笑著回答,“陌陌姐,我知道梓奕哥哥不是幫著時昔,我也沒有生氣。”

    若是他真幫著時昔,就不會讓時昔來跟她道歉。

    剛才也不會問她,要怎樣才能原諒時昔。

    “那個時昔剛才并沒有答應,清晴,你不怕她反悔嗎?”

    唐晉琛疑惑地問。

    葉湛淡淡地笑道,“時昔會不會反悔就要看墨梓奕的魅力夠不夠了。”

    “時昔能來跟清晴道歉,說明她很愛墨梓奕。”

    唐晉琛點頭,有些了然。

    墨陌怕清晴誤會,接過話說,“時昔那是一廂情愿,梓奕要是真喜歡她,就不會讓她來跟清晴道歉了。”

    阿姨在這時從廚房出來,說早餐做好了。

    覃清晴便招呼他們三人吃早餐。

    而此時,覃家別墅外面。

    坐在車里的時昔抹著眼淚,“梓奕,我以后不惹她還不行嗎?”

    “怎樣都行,但清晴提出了條件,你剛才又沒堅決反對。”

    墨梓奕看著時昔的眼淚,并沒有心疼之類的話語,而是冷靜到無情的程度,“現在你反悔,清晴肯定會生氣的,我父親和覃叔叔情同兄弟,我媽媽對清晴的喜歡甚于我。”

    話外之意就是說,她要是想嫁給他,想進墨家的門,就得把清晴心里的氣給消了。

    若是清晴不喜歡她,隨便在他父母面前說幾句她的不是,她就沒希望。

    時昔很糾結。

    她雖然不清楚墨家和覃家的交情有多深。

    但她聽她父親談到過,墨修塵和覃牧情同兄弟,當年,覃牧為了溫然跳過崖。

    當時這一點,墨修塵和溫然肯定都會覺得欠覃家的吧,況且,覃清晴自小在墨家長大……

    她現在有些后悔自己當初被嫉妒蒙了心了。

    為什么那么沖動的不計后果。

    “你考慮好了再聯系我。”

    墨梓奕說完,便拉開車門下去。

    “梓奕……”

    時昔的聲音淹沒在車門關上的聲音里。

    墨梓奕抬步又進了別墅,態度堅決得令時昔毫無辦法。

    餐廳里,覃清晴看著去而復返的墨梓奕,清麗的臉蛋上泛起一抹詫異。

    眨了眨眼,便起身離座。

    笑容溫柔地喊,“梓奕哥哥,你先坐,我去給你拿碗筷。”

    “好。”

    墨梓奕眉宇間浮起一抹暖意,溫潤的應了一個字,便走到餐桌前坐下。

    無視葉湛和唐晉琛兩人探究的眼神。

    “清晴,吃了早餐你送我們去機場吧。”

    覃清晴拿著碗筷回來,唐晉琛笑嘻嘻地開口。

    墨梓奕接過覃清晴遞來的碗筷,“一會兒我送你們去機場。”

    “不用麻煩,清晴送我們就行了。”

    “不麻煩,青風叔叔有事,清晴開車我不放心。”

    “覃家有司機……”

    唐晉琛不想讓墨梓奕送,主要是想給葉湛和覃清晴相處的機會。

    要是清晴和葉湛在一起,那她就能住在帝都,不用一個人在G市了。

    墨梓奕挑了挑俊眉,淡淡地說,“葉兄住在家里這幾天,我一直在外出差,都沒好好的招待一下,昨晚上我一出差回來,我爸就數落我了。”

    “那就麻煩奕少了。”

    葉湛知道他和唐晉琛沒有選擇,要么同意墨梓奕送他們。

    要么,就打消讓清晴送的念頭。

    “陌陌,你一會兒也一起,送了他們去機場后,你和清晴再去逛街。”

    墨梓奕說到這里,又轉頭看著覃清晴,“那晚我們雖然去了奢侈品街,但你也沒有逛,今天我們就先去那里逛吧,我今天有時間,你們逛多久都行。”

    對面,葉湛喝粥的動作微微一頓。

    墨陌倒是很高興,“梓奕,你這是要給我和清晴當免費的司機兼保鏢嗎?”

    “算是吧。”

    “哈哈,清晴,你聽到沒,一會兒想買什么不要手軟,梓奕這種保鏢是會連錢一起付的。”

    墨梓奕嘴角勾起一抹溫暖的弧度,對覃清晴說,“嗯,陌陌說得對,你回國這么久,還沒好好的購過物,一會兒隨便買,我這些年掙的錢,足夠你一輩子隨心所欲的花。”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