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極黯深淵 第十六章 突如其來的矛盾激化 5400

目錄:燃鋼之魂| 作者:陰天神隱| 類別:散文詩詞

    ?一切都還只是猜測。

    喬修亞并不覺得,自己一點根據都沒有,幾乎就是胡亂的猜測就是事實。

    但即便是如此,深淵最底層的奇異之處,也稍微明晰了一點。

    作為無數已經毀滅了的世界,其靈魂,其信息,以及無窮鋼之碎片的匯聚所在,深淵涅槃之地,定然是一個比虛空大漩渦還要龐大,還要恐怖的多元宇宙禁區。尤其是邁克羅夫世界所在的世界星河,因為最終一戰的緣故,此處毀滅的世界與文明,遠比其他世界星河要多,這毫無疑問會導致深淵最底層的危險程度會大大增加。

    “圣賢當初,就是在那種地方,和豐饒邪神戰斗嗎?”

    單單只是想象,就令喬修亞感覺身體的溫度有些上升,核心熔爐運轉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他閉上眼睛,嘗試去想象那一戰的宏大。

    很久之前,戰士在知曉圣賢曾經與眾多邪神戰斗過的時候,就嘗試去想象這令他熱血沸騰的一幕。

    但是那個時候,因為實力,因為境界的原因,那場戰斗他連想象都做不到,就像是從未學習過機械工程的人去想象一個先進引擎的內部結構,他肯定什么都想不出來一樣,他連圣賢的出招和邪神的形態都無法想象。

    不過現在,喬修亞已經逐漸追上來了。

    他也親手終結了一個邪神——不管這個邪神虛弱不虛弱,是不是處于全盛狀態,那都是一個邪神,至少現在,實力大增的喬修亞,并不覺得全盛衰弱邪神那個級數的存在,算得上什么不可阻擋的威脅。

    他能想象,圣賢是如何操控圣光,應對豐饒邪神的侵蝕攻擊,他能想象,圣賢以一己之力,在深遠的底層,擋住最強邪神連帶它所有眷族的那一幕。

    但這栩栩如生的想象,卻并沒有持續下去——喬修亞主動睜開了眼睛。

    想象是沒有用的。

    光之人形歡快的伸出光條,撫摸著戰士的臉頰,而喬修亞摸了摸身側光之人形的長發,然后笑著走出了血月。

    想象一萬次,也不如親眼見證一次,親身體會一次。

    幻想一億遍,也不如自己變強,到時候前往多元宇宙的中心,找到圣賢,詢問他上個紀元所有令人疑惑的奧秘,然后再向他挑戰。

    他來到血月深淵,可并不僅僅是為了看看小光的本體,然后感慨的。

    他這次前來,是為了不久之后的‘清掃深淵’做準備。

    “我先走一步,下次如果想我了,寂寞了,可以讓小光和我說一聲,我會帶點有意思的禮物給你。”

    伴隨著光之人形有些惋惜的挽留聲,喬修亞揮揮手,然后撕裂虛空,前往其他深淵。

    戰士既然準備去行動,那么就從無絲毫猶豫與停留。

    與此同時,第七深淵。

    這個曾經因為太陽逐漸熄滅,導致愈發陰森寒冷的世界,因為滄海賢者與以太巨龍的一戰,如今反倒是變得有幾分溫度。

    第七深淵的大小并不大,是傳統的一片大海上,漂浮著幾個大陸的天圓地方大陸世界,因為懸掛在蒼穹頂端的能量太陽日益黯淡,這個世界的大海冰封,植物枯萎,連帶原本在其之上繁衍的文明也接近滅絕,只剩下少部分異變出低溫適應能力的‘冰霜惡魔’留存。

    但不久之前,法伊娜和以太巨龍的戰斗,將這個世界的中央大陸山脈徹底溶解,鋪天蓋地的巖漿海嘯令整個世界的氣溫上升了三十度——那一戰,雙方動用的能量甚至超過了原本能量太陽照耀一年的總量。

    持有質靈轉換之力的滄海賢者,在有著物質與靈魂的世界,能量近乎無窮無盡,而以太巨龍傳說持有整個多元宇宙最強大的血脈力量之一,它們天生就能操控以太之力,號令周圍虛空中無窮無盡的超凡力量,兩個存在倒還真算是棋逢對手,肆意在這個世界狂轟濫炸了一番。

    因為這場戰斗,冰霜世界解凍了些許,甚至就連快要熄滅的能量太陽都多了分光輝——這對普通的生命而言或許算得上是好事,但對于早就適應了低溫環境的冰霜惡魔而言,無疑是一場災難。

    在那一戰后,百分之七十的冰霜惡魔便順著冥河,遷移離開了這個深淵,只剩下百分之三十舍不得離開故土的惡魔留在原地。

    只是現在,就算是那百分之三十的冰霜惡魔,如今也都看不見了。

    當喬修亞撕裂虛空,來到第七深淵之時,在戰士的鋼之力世界內,整個深淵中沒有半點生命之火,只剩下一片遼闊無邊的死寂世界。

    “……真的全都遷移走了?”

    哪怕是已經從伊格爾的口中聽到過這個消息,但是親眼目睹這一幕后,喬修亞還是不禁感到一絲震驚。

    惡魔這個物種,說白了就是世界毀滅之后,原本文明物種大規模異變后的生物,因為鋼之力的變動,生存環境的惡劣,絕大部分世界的原生物種都會毀滅,但即便是如此,仍然會有一小部分生物適應了這個惡劣的環境,同時獲得強大的力量。

    惡魔當然不只有一類,它是所有深淵智慧生物的泛稱——像是第六深淵那些強大的惡魔,其來源便是六千年前毀滅的蟲人文明,而冰霜惡魔的起源,是數千年的一個類蜥蜴人文明。這個種族相比起習慣于不斷遷移的其他惡魔,比如說是炎魔,更加習慣于居住在寒冷的故土,因為其他深淵世界要不就是布滿強酸,要不就是滿是毒氣和巖漿,它們并不適應那些世界。

    但就算是這樣宜居性極差的惡魔,都如此迅速的舉族遷移,喬修亞不禁懷疑,是不是邁克羅夫文明中有內鬼,告訴了深淵惡魔他們準備清掃周圍的消息。

    “但這不可能啊?”

    喬修亞很清楚的知道,在他的主持下,整個帝國的邪教徒幾乎都已經被掃滅,而遠南作為七神教會的本部所在,更是幾乎沒有任何邪教存在。

    哪怕是昔日邪教盛行的西山,大部分邪教徒如今都夾著尾巴做人,不負之前猖狂的情景——實際上也容易理解,普通民眾只有生活的不好,才會被邪教欺騙,但現在,因為大量技術的改進,邁克羅夫世界的普通人生活質量十倍于從前,吃得飽穿得暖,怎么可能還會去參加危險的邪教儀式,甚至是吃力不討好的通知惡魔呢?

    而且,最重要的是,針對深淵的討伐計劃,如今只存在于幾個傳奇強者和他們直系下屬的腦海中,布蘭登和洛蘭達就是被伊斯雷爾和伊格爾派出去進行偵查的人選,除此之外,他們誰都沒有告訴,就算是調動軍隊,用的也是演習的借口。

    喬修亞又掃視了整個第七深淵幾眼,確定這個世界的確已經沒有任何生命存在。

    更加奇怪的是,這個世界殘存的‘生機’,也開始逐漸的斷絕。

    所謂深淵的‘生機’,實際上就是深淵殘存的生態循環能力。

    就好比如說,距離邁克羅夫最近的強大深淵,第六深淵熔海火獄,那就是一個在深淵中算得上是生機強大的世界。在那里,深淵蠕蟲有著一套完整的放牧與養殖過程,新生的惡魔憑借零散的靈魂碎片進而迅速擁有智慧與靈智,誕生出強大的蟲人惡魔,這殘破而微弱的魂之輪回與生態圈,就能保證深淵意志的存在,供養出大量強大的惡魔,甚至是傳奇級的惡魔君王。

    第七深淵,冰霜世界,其實也擁有一套完整的生態圈,在厚實無比的冰海下方,有一圈黑暗而溫暖的不凍湖,那里有著第七深淵地核最后殘存的熱量和大量魚類繁衍,那里正是冰霜惡魔繁衍后代的所在。

    不過現在,喬修亞能夠看見,那溫暖的不凍湖,已經被劇毒污染,曾經還算得上是種類豐富的魚類全部都已經死亡,整個不凍湖,都化作了徹底的死亡水域。

    第七深淵最后殘留的生機,甚至可以說,恢復正常世界的希望,就這樣被斷絕。

    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是冰霜惡魔自己動的手。

    “古怪……這里究竟出了什么問題?”

    喬修亞這次是真的想不通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他降落在不凍湖的上方,一腳蹬出,便踏破數千米厚的冰層,直接打出一個直通不凍湖的入口,戰士低頭凝視著已經變成一片死湖的冰霜惡魔誕生地,眼中滿是不解。

    惡魔并非是窮兇極惡,非要毀滅世間萬物所有存在的瘋子。

    倘若它們是這樣的瘋子,早就自我滅絕了。實際上,如無必要,惡魔并不會惡意破壞,至多是將世界變成讓它們感覺舒服的環境。它們需要的是靈魂,是能重燃世界火焰的創生之力,惡魔做夢都想要恢復自己世界的生機,而在此之前,它們會如同游牧民族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入侵其他世界,掠奪靈魂與生命,維持自身世界的生機。

    喬修亞相信,倘若是曾經與自己戰斗過的惡魔大君海爾姆,就絕不可能做出毀滅自身世界生機的這種事,這相當于湮滅未來的一切希望,徹底將深淵變成一個不適宜生命居住的死寂世界。

    懷抱著這種疑惑,喬修亞繼續撕裂虛空,前往其他深淵世界查看情況。

    而事實令他十分驚訝。

    花費三四天的時間,戰士仔細的巡視了十二個曾經有著惡魔居住的深淵世界,其中還包括炎魔辛迪加曾經居住過一段時間的劇毒之海,但正如第七深淵那樣,所有的深淵世界中,惡魔都不見蹤影,而世界最后的生機也被滅絕。

    此時,是星墜840年,4月25日。

    喬修亞深入深淵探索的第五天。

    此時的戰士漂浮在劇毒之海世界的上空,陷入沉思。

    在過去的幾天中,他看見了許多匪夷所思的場景。

    海淵世界內,原本游弋的巨大海蟲惡魔,連帶眾多海淵魔龍全部消失。

    熔巖世界,居住在火山內的炎魔一族與炎蜥魔也不見蹤影。

    能夠看見,大量似乎是內斗的戰斗痕跡,出現在幾乎所有惡魔居住地的周邊,甚至還能看見不少強大惡魔的尸骸倒在居住地的中心,身上都是互相留下的痕跡。

    同樣的,所有深淵世界的生機,都被各種各樣的手段熄滅——地殼變動,火山誘爆,深淵森林被大火燒盡,地底的真菌洞窟被坍塌的巖層掩埋……這些殘忍的行動,哪怕是心如鐵石的喬修亞都忍不住皺起眉頭,低聲說了一句喪心病狂。

    古老的深淵世界之所以還存在,就是因為其中居住的惡魔一直都在努力維持其生機,雖然說,喬修亞認為自己在消滅這些惡魔后,恐怕會親自動手,抹除這些深淵存在的緣由——但如果可以,將它們恢復成正常的世界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要知道,相比起從零開始,將一個死寂世界恢復成正常世界,比起將類似柯洛諾斯世界那樣,仍有生態圈存在的世界恢復生機要難的多,而任何一個深淵世界,都有著恢復正常的可能性。

    但最恐怖的事情,卻不是生機的毀滅,而是這些世界生機的毀滅者,似乎就是原本居住在這個世界的那些惡魔。

    它們在離開之前,似乎全都發生了一場極大的紛爭,這紛爭造成的內戰,使得它們用幾乎同歸于盡的手法,摧毀了當地深淵的生機。

    當然,喬修亞這次并沒有前往第六深淵。

    雖然說,戰士并不介意與魔王歌利亞交手,體驗一次真正深淵領主的力量,但為了避免打草驚蛇,讓這群狡詐強大的蟲人惡魔逃走,他忍住了自己出手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并不知道如今第六深淵的狀況會不會和這些世界一樣,出現了大規模的內杠,甚至是自我毀滅現象。

    但是,倘若就連第六深淵都出現了類似的現象,那么喬修亞是不會感到高興的。

    固然,惡魔的確是所有秩序文明的敵人,是代表混亂野蠻的失敗者,它們之間的自相殘殺,對任何文明而言都是好事。

    但邁克羅夫世界距離深淵極近,倘若第六深淵也出現類似的狀況,那么就代表邁克羅夫也快了——這種詭異的,壓根就不知曉其原因的毀滅,完全是所有生命的敵人。

    喬修亞緩緩從天空降落到劇毒之海的海面,依照辛迪加的話來說,這里就是當初它響應自己召喚的地方。在這里的酸性海洋之下,有著大量嗜酸生命的存在,它們便是本地的原生物種,也是某種意義上的‘酸液惡魔’。

    但如今,所有的酸液惡魔都已經全滅,它們的尸體漂浮在海洋的深處,能夠看得出來,這是一次大規模內部矛盾造成的自我毀滅。

    “雖然說,我沒有感受到混沌的氣息。”

    喬修亞蹲下身,他伸出手,觸碰著酸液海洋的表層,戰士瞇起眼睛,凝視著自己手指頂端沾染的深綠色酸液,他沉聲道:“但我懷疑,這或許是一次‘邪神’攻擊!”

    正如同豐饒經過,世間萬物都將引來史無前例的‘鼎盛’與絕不可阻擋的‘衰敗’。

    正如同衰弱存在,哪怕是再怎么有斗爭心的軍隊與文明都將墮落成沒有絲毫進取心的懶惰種族。

    正如同饑荒降世,天地萬物,曾經美好的一切都將化作荒蕪的平原與塵埃。

    天災,末日,失衡,瘟疫……任何一種邪神的出現,在帶來徹底的毀滅之前,都將會有征兆——邪神的存在,就代表某一種特殊而實質化的末日,它將摧毀一切文明與生命。

    只是,邪神的眷族,和它們自身強大的力量,總是讓人忽視它們的特征。畢竟,都是能毀滅世界的存在,誰會在意它們是怎么毀滅世界的?

    但喬修亞不一樣。作為早就將邪神當做未來對手,并且知曉許多邪神起源的人,他從一開始就特別注意不同邪神之間的特征。

    而這次,出現在深淵的古怪現象,與邪神出現前的‘征兆’非常相似!作為曾經在伊爾格納世界,見證過天災邪神分身降臨,降下‘十災’的他,幾乎可以確認這一點。

    “這個消息,需要回去和教皇冕下他們說一聲。”

    想到此處,喬修亞也不著急繼續探索其他深淵,他的身軀緩緩向上升起,然后撕開世界屏障,朝著邁克羅夫大陸所在的坐標急速飛去。

    以如今喬修亞的實力,他很快就回到了萬界祭祀場內,然后通過萬界祭祀場中研究所的通訊法器,聯絡上了老教皇伊格爾。

    喬修亞正準備對他敘述一番自己最近這幾天在深淵諸界中的發現,但是戰士敏銳的聽出,此時伊格爾的語氣,和四五天前有著極大的不同,顯得十分沉重與低落。

    “怎么了,教皇冕下?”

    他有些疑惑的詢問道:“怎么聽你的聲音,似乎非常苦惱的樣子?”

    而通訊法器的另一頭,伊格爾在遲疑了一會后,痛快的說出了讓他如此猶豫不解的原因。

    “雖然很突然,但這些都是事實。”

    老教皇搖著頭,語氣沉重的說道:“遠南王國內部矛盾激化,大量貴族以及一部分公民意圖進行制度改革,將國王趕下王座,原本的十三個自治領,更是全部宣布獨立,似乎打算建國。”

    “不僅僅如此,東部平原出現**活動,眾多小規模法師學院以及施法者組織聯合,抵制貫天白塔對他們固有領域的入侵,其中有一小部分人是反對貫天白塔在當地進行的魔能化改造,按照他們的話來說,就是破壞了傳統。”

    “至于北方帝國,情況還好,因為天網系統的存在,以及之前鏟除過一部分和平民有激烈矛盾的貴族,所以底層還算是正常,但依照伊斯雷爾給出的消息,如今帝國內部新老貴族的矛盾徹底極化,而他作為皇帝,不好直接插手,現在雙方都已經展開了私下的暗殺活動。”

    說到這里,喬修亞聽都能聽出來,老教皇在這個時候無奈的揉了揉額頭,伊格爾苦笑道:“西山就更不用說了——那個曾經的羅曼大公,現在的羅曼大帝,直接展開了對周圍鄰國的閃電戰。”

    “說真的,喬修亞,我真的想不到,就這么四五天的時間,原本早就被壓下的零星矛盾,怎么會突然激化成這個模樣?”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