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付錢

目錄: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類別:都市言情

    烏海一走這地方就恢復如常起來,錢師傅看看袁州又看看烏海,最后什么都沒說,只是低頭看向桌子對面的姑娘。

    “嘗嘗。”袁州伸手示意道。

    “給我們吃的?”姑娘隱蔽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淡淡的問道。

    “對,你們吃包子,我吃點燒烤,可以嗎?”袁州前半句回答的姑娘,后半句則是詢問的看向錢師傅的。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錢師傅立刻道。

    “吃吧,嘗嘗怎么樣。”袁州再次示意。

    說完話的袁州自首先拿起烤串,也不在意那烤串已經涼了,就那么吃了起來。

    “吃吧。”錢師傅也看出姑娘想吃的心,怕她不好意思就自己拿起包子,然后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姑娘抿了抿嘴,道完謝才伸手拿包子。

    白白胖胖的包子大約有一個成年男人的拳頭大小,散發著熱氣和香味。

    包子頂上有十八個漂亮的褶子,細看就能發現那些褶子一模一樣,用手捏起包子的時候那綿軟的手感讓人感覺那不是包子,而是一團棉花。

    并且看起來滾燙剛剛出鍋的包子,捏在手上卻是溫熱,并不非常燙,是拿著吃剛剛好的溫度。

    “咕咕”聞著包子的香味姑娘的肚子發出的饑餓的叫聲。

    “居然會感覺餓?”姑娘驚訝道。

    “怎么了?你是胃不好?”錢師傅緊張的問道。

    袁州也不著痕跡的看向姑娘,等著她回答。

    “不是,我是胰腺癌自從查出來后就很少感覺到餓。”姑娘搖頭道。

    “那還是可以吃的,只要你想吃。”錢師傅道,然后還補充了一句:“會餓就好。”

    “可以吃點試試。”袁州沉聲道。

    “嗯。”姑娘點頭,然后小小的咬下一口包子。

    一口下去感覺咬在了云朵上一般,非常柔軟,面皮外層光滑,里層暄軟是發酵的很好的包子皮。

    “嘶,有點燙。”姑娘忍不住嘶了口氣,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直接咬下包子吃了起來。

    因為這一口直接咬到了包子餡料,那里層內餡的香味更加濃郁起來。

    “唔,是蟹黃的味道?”姑娘邊吃,邊道。

    “用的勝芳蟹的蟹肉和蟹黃整個剔下后然后調制的。”袁州點頭道。

    “這么多蟹肉得多少螃蟹?”姑娘驚訝道。

    “不多,一個包子一個蟹,還加了些豬梅肉調味。”袁州道。

    “難怪這么香。”姑娘點頭,然后繼續吃了起來。

    這次的包子皮袁州做的格外軟,這包子哪怕不用力就那么捏著,也有凹陷的指印,雖然凹陷了但吃起來卻一點不會變得死板,反而好像棉花一般入口即化,留下麥子的香氣。

    而一絲絲的蟹肉和手工剁成的軟嫩豬梅肉結合在一起,吃起來鮮美無比。

    豬肉的肉香味,蟹肉的鮮美,以及點睛之筆的蟹黃,加上外皮純粹的麥子香,一起入口的感覺那真是美妙極了。

    特別是那餡料包裹的緊緊的,但咀嚼的時候卻能嚼出湯汁來。

    想來這湯汁是全部被包裹在了餡料里,咀嚼的時候才好像爆爆蛋一樣在嘴里爆開,露出里面極其鮮美香甜的味道。

    一個包子,如果是沒生病前的姑娘拿來當早餐再加杯牛奶就差不多了。

    但生病后因為胰腺紊亂后,時常沒有餓的感覺,這樣一個包子,在姑娘不逼著自己吃飯的情況下一天也就能吃兩個。

    那還得是早晚吃,中間一整天她都不會吃的。

    因為今天日子特殊是去西和大橋的日子,姑娘其實是提前吃過自己愛吃的椰子雞的,但現在卻能快速的吃完一整個的包子,并且還有一股再來一個的沖動。

    “好吃。”姑娘滿足道。

    “肯定好吃。”袁州理所當然的點頭。

    “真的非常好吃,就是少了點。”錢師傅忍不住砸吧了下嘴回味道。

    這樣大小的包子錢師傅本來一頓飯就能吃好幾個,這么一個確實不夠吃。

    “唔。”姑娘清麗漂亮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瞇了瞇眼睛后,拿起桌上的擦手紙,細細的擦拭自己白皙的手指。

    慢條斯理,認認真真的擦完手后,姑娘才一臉認真的開口。

    “謝謝你的包子,真的非常好吃,很幸運在這樣的……”姑娘一字一句特別認真感謝地說著。

    但話的內容卻讓人聽起來有些悲傷,不過姑娘話還沒說完就被袁州打斷了。

    “一共338,謝謝惠顧,轉賬或者現金都可以。”袁州板著臉,嚴肅的說道。

    “哈。”

    “啊?”

    袁州左右兩邊的人,錢師傅和姑娘二臉懵逼。

    錢師傅是驚訝的,忍不住再次砸吧了下嘴,回味一下三百多的包子什么味道。

    而姑娘則是純粹的傻眼了,剛剛醞釀的告別情緒一下子就散了。

    “螃蟹是當季最新鮮的勝芳蟹,勝芳你們可能不知道,那我換個說法。”袁州看還是懵逼的二人,體貼的說道:“能稍微有資格和勝芳蟹相提并論的是最頂級的陽澄湖大閘蟹,但最頂級的陽澄湖也比不上這個包子里的勝芳蟹,這么說懂了嗎。”

    說包子的時候,袁州指了指那空空的蒸籠。

    “嗯。”“嗯嗯”兩人聽到問話,連連點頭。

    “而我這個包子用了一整個勝芳母蟹,三兩五錢重一只,然后整個包進包子里,其他的豬五花什么的就不算,單單是三兩五的螃蟹你們知道多少錢嗎?”袁州道。

    “不知道。”姑娘想了想,然后愣愣的說道:“但我以前吃過最好的螃蟹,是5.0兩公蟹3.5兩母蟹各4只,然后2288元一盒。”

    這么算起來,她吃過的螃蟹,平均來算,一只就得286一只,姑娘很清楚她吃的還并非頂級的陽澄湖大閘蟹。

    況且剛才這老板也說了,他用的螃蟹比頂尖陽澄湖大閘蟹還要好得多。

    是以,無論怎么想,338的包子確實不貴。

    至于懷疑袁州的話?在坐的兩人都毫不懷疑,這么好吃的包子那只有頂級食材大師手藝才能做出來,這點根本不用懷疑。

    但是有個重要的疑問,姑娘也直接問了出來“這包子難道不是你請我們吃的?”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