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圍攻酒樓

目錄:法家高徒| 作者:豎子不可教| 類別:玄幻魔法

    “該死!”

    “天地熔爐拳!”

    見幾個鬼仙,竟然要越過自己,攻擊后宅,司徒刑本來就陰沉的臉色,變得更加的冷峻,巨大的拳頭,好似定海神針一般砸出。

    所過之處,不僅空氣,空間被打爆,更有無數的火焰,形成熔爐,不停的煅燒八方。

    “瘋子!”

    “瘋子!”

    看著一個側房,直接被洶涌的烈焰燒成灰燼。

    玉清的臉色不由的大變。

    鬼仙雖然經歷過雷劫,里面排除了很多陰氣,但是說到底,還是陰性的。

    所以,他們對于火焰等,都十分的畏懼。

    所以見到烈火的時候,他們本能的感到害怕。。。

    而且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司徒刑竟然絲毫不顧及建筑,火力全開,所以,他們才會大聲咒罵。

    不過,司徒刑越是這樣表現,他們就越是興奮!

    因為他們感覺,自己已經找到了司徒刑的軟肋。。。

    “我來!”

    “無量滄海!”

    其中一個全身蒙著藍色皮膚,體型異常碩大,好似鯨魚,又好似遠古生物的鬼仙怒吼一聲。

    整個身體卷曲,巨大的尾巴重重的拍打。

    無數的浪花席卷起來,最后更是便成一片汪洋。。。

    轟!

    轟!

    火焰!

    海水!

    兩個完全不應該出現的力量,竟然在總督府的內碰撞在一起。

    巨大的力量,直接爆炸!

    不論是樹木,還是堅硬的石板,都被連根拔起。

    兩旁的窗戶,更是被直接撕裂。。。。

    “該死!”

    “竟然敢在總督府內如此的放肆!”

    感覺到后面,那排山倒海的戰斗,樊狗兒的眼睛頓時變得陰沉,不停的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沖回。

    不過,他的腳卻好似釘在地上。

    任憑后面如何山呼海嘯,他都沒有任何動作。。。

    因為,司徒刑曾經著重囑咐于他。

    他的任務,就是站在門前,但凡有人試圖沖破府門,一律格殺!

    正是因為有重任在身,所以,就算他如何著急,也不能亂來。。。

    其實,有同樣想法的人,并不是只有樊狗兒一人。

    他們都提前得到了安排!

    有條不紊的埋伏在總督府的每一個角落,隨時準備應對,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

    司徒刑這次狠下心!

    要給造化道一個教訓,自然不會這么算了。。。

    。。。

    “什么聲音!”

    玉衡站在酒樓之上,借助高度,俯瞰整個總督府。

    當司徒刑和玉清等人站在一起的時候,他下意識的靠近欄桿,極目遠眺!

    轟!

    轟!

    巨大的火焰,巨大的水流在總督府中肆虐。

    玉珍等人急速突進。

    看著全力牽制司徒刑的玉清,以及已經進入后院的幾個鬼仙,玉衡不由重重的拍手。

    成了!

    雖然因為司徒刑的突然出現,差點功虧一簣,但是自己才是最后的勝利者!

    只要將司徒刑的兩個兒子控制在手中,司徒刑就不敢亂來。

    到了那時候,不論是燒殺還是予奪,司徒刑都只能聽自己的。。。

    想到這里,玉衡就有一種仰天長嘯的沖動。。。。

    不過,他顯然是高興的太早了!

    因為本來酒樓緊閉著的房門,竟然被人重重的踹開。

    幾十個身穿兵甲,手持利刃的將士,直接沖了進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亂刀劈下!

    “該死!”

    “你們怎么找到這里的!”

    玉衡有些狼狽的躲閃過去,看著一個個身體高大,氣息渾厚的軍人,他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驚恐之色。

    玉珍,玉清等人都已經出竅。

    他們的肉身,根本沒有任何知覺,如果被他們發現,那么后果將不堪設想。

    想到這里,他沒有任何猶豫的大聲吼道:

    “殺光他們!”

    “諾!”

    “諾!”

    其他道士,也明白眼前的境地,不再猶豫,手中的長劍刺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虛影。。。

    “蔓藤術!”

    “火球術!”

    “毒霧術!”

    更有的道士,直接運用神通,將整個酒樓變得坑坑洼洼。。。

    “真是麻煩!”

    一身紅衣,臉色白凈,沒有須發的王承恩聽著酒樓上的打斗,眼睛不由的閃過幾分不耐煩。

    “公公!”

    “不是小的們不拼命,實在是酒樓的面積太過狹窄!”

    “每次上去的人數不多!”

    “所以。。。。。。”

    旁邊的將官,見王承恩流露出不耐煩的神情,臉色頓時變得蒼白,有些小心的解釋道。

    王承恩好似毒蛇一般直視將官的眼睛,就在他滿臉恐懼,不知應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這才聽他說道:

    “現在,大人正在和反賊戰斗!”

    “每一刻鐘都是異常的寶貴!”

    “所以,雜家下令,潑上桐油,將這個酒樓全部燒毀!”

    “雜家要將他們全部燒死!”

    聽著王承恩的話,那個將官的臉色不由的大變,眼睛中更是流露出為難之色。

    要知道,上面還有他們不少兄弟!

    更何況,這個酒樓可是有名的繁華,如果將他直接點燃。。。

    可以說是損失慘重。。。

    “怎么?”

    “雜家的話,說的還不夠明白?”

    聽著王承恩不陰不陽的問話,將官頓時變得冷汗淋漓,不再想那些,急忙命人撤下來,并且差人準備桐油!

    玉衡雖然年輕,但是修為真的不錯,不論是武功,還是法術都是上乘。

    不大一會功夫,就劈刀了數人!

    在他好似猛虎的攻勢下,本來,還有點優勢的官兵,瞬間被壓制住。在加上法術的詭異,官兵慢慢的開始落入下風,到最后更是匆忙的撤退。

    只敢在一樓試探,不敢登上樓梯!

    “寒冰術!”

    一個青年道士,手掌中冒出白色的寒氣,將整個樓梯冰凍。。。形成一層刺眼的冰層。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層冰的存在。。。

    官兵想要攻上更難!

    “哈哈!”

    “有了這層冰!”

    “他們必須付出數倍的代價!”

    看著下方笨拙,不停摔倒的兵卒,上面的道士不由的哈哈哈大笑,更有幾個道士,施展法術,挑釁兵卒。。。

    只看得下面兵卒,眼角裂開,卻沒有任何辦法。

    就在帶隊的隊正,準備在組織一次沖鋒時。突然一個將官趴在他的耳邊輕語了幾聲。。。

    本來還有些懊惱的隊正,臉色頓時變得興奮起來。。。

    看的玉衡等人心不由的就是一突!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https:///book_66251/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