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心中唯殺

目錄:圣人吟| 作者:過天橋| 類別:散文詩詞

    圣人吟正文卷第六百七十七章:心中唯殺?第六百七十七章心中唯殺

    寧奕此刻自然不知道身在暗處的路遠想著什么,此刻他的眼神之中只有暴虐的殺意,現在的他已經一切不管不顧了,唯有殺意。

    他已經懶得跟這些人廢話,唯有殺,唯有殺才能還著天地一個太平,還這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有些事情必須是要用血才能償還的,不存在改與不改,既然犯了,那就必須承受著代價,這代價便是死!

    所以他此刻就深刻的奉行此道,也在遵循著此道。

    他的兄弟們在前線浴血奮戰,流血喪命,為的居然是包圍這些人在后面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爭權奪勢,正是因為他們這些人,這些雜碎自己的兄弟們才盡數喪命的,更可笑的是,他的兄弟們保護了他們,他們居然還翻過頭來害死了他的兄弟們!

    這讓他如何能忍受?就憑他的兄弟們是軍人嗎?

    戰爭或許是爭權奪利的手段,但是軍人的生命絕對不是爭權奪利鼓弄權術的代價!

    因為他們為這天峰為這天下付出了太多。

    既然他們如此,那么寧奕殺他們理所應當!

    此刻在寧奕的前面有這一出地方,甚是高大巍峨,這一座院子府邸之中絕對在整個天峰城內都短的上是響當當的大宅子,不是數一也是數二。

    此刻那宅院之上掛著一出嶄新的門匾,“劉丞相府”滾燙鎏金的四個大字在其中龍飛鳳舞,就在昨日這出門匾才剛剛掛上,原來的封家丞相府早已經了過眼云煙,這位盡心的丞相明為劉林輔,原本就是兩朝老臣,而且兩朝皆身在要職之中,論資歷絕對是可以跟之前的封家老丞相掰掰腕子的人,而且他的年紀要比那位老丞相小上幾歲。

    而且事實也是如此,他和封家老丞相一直政見不合,所以自然是死對頭,只不過封家老丞相經過上一朝的皇帝臨終前親自任命,便就登上了丞相之位,從此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自然是穩壓他一頭,這位劉林輔想要翻身自然是難上加難,他自然是不甘心。

    他知道自己那位老丞相性子直,平日之中自然會得罪不少人,而他也是朝堂巨擘,權勢滔天,雖然不如那位老丞相但也絕對相去不遠,所以他平日里見到那位老丞相處罰了誰,得罪了誰,他便將其納入自己的陣營之中。

    更加重要的是,這位老丞相只知道勤勤懇懇的處理政治打理天峰,使得天峰王國國力日益上升,但是并不山上揣測圣意。

    但是他卻不同,他早就知道自己這位皇帝易蒼穹正值春秋鼎盛,對于權力有著極為深刻強烈的**,但是武有任少威,文有這位封老丞相,這倒是令他大大的不爽,左右受禁,沒有辦法,若依他便直接主動的靠了上去。

    慢慢的,他便得到了皇上的圣心,隨后便開始慢慢的謀劃著其中的計劃,但是那位易蒼穹也在不斷的由于糾結,他不是不知道著二人對于整個天峰王國的總要作用,而且自己若要是稍有意動,整個天峰王國在頃刻之間便會四分五裂戰火四起。

    他一直在等待著,終于這一次大戰終于是來臨,他終于等到了這一次機會,便和那位易蒼穹一拍即合,此刻終于是機關算盡,大功告成。

    這新立起來的劉家丞相府便是最好的見證,更是他劉林輔一聲榮耀心血最好的見證。

    寧奕立在這鎏金的劉府之下,抬頭觀望著,頓時之間,這塊碩大的名貴的牌匾便是四散紛飛,頃刻炸裂。

    頓時之間,這一聲響驚動了門口打瞌睡的家丁護衛,“你是誰?”

    “居然,居然趕來丞相府撒野!”

    “居然,居然還將門匾砸爛!”

    “罪該萬死!”

    說著二人便是沖了上來,二人的實力也是不弱,畢竟能在這劉家看家護院怎么滴也是為修者果不其然,乃是化氣境的實力,這一次寧奕倒也沒有嚇下手,而是伸出手來直接將二人敲暈。

    然后便踏步而出。

    走進這劉府大院之中,寧奕立在中央,然后頓時之間將自己的靈氣盡數釋放數來,向著周圍無數地方碾壓而去。

    頓時整個劉府所有人皆是被驚動,這新的丞相府剛立不過兩日居然就有人敢來此撒野,當真是不想活了!

    無數人涌動著,這劉府太大了,所容納的人自然是更多,不過片刻之中數百人便是集結起來,還有更多的人再次涌來,這些解釋劉家的心腹,亦或者是所豢養死士!

    “你是誰?”

    “你究竟有幾條命可以死?難道你不知道這里是丞相府嗎?”一人趾高氣揚的叱責道,此刻望著寧奕已經是在看一巨尸體了,進了這里,甚至還犯了如此罪過焉有不死之理?

    寧奕任憑這些人將自己包圍,此刻的他眼神之中盡是血紅之色,那原本的素白孝衣此刻已經沾滿了鮮血,他著素衣是我所有的還活著的血甲軍的兄弟們穿的,他必須要讓這些人的血映滿其中,來告慰他們數十萬血甲大軍在天的英靈!

    手持古劍一步步的向前而去,不擅使劍,沒有劍意唯有冰冷的殺意。

    此刻將所有的一切盡數籠罩,一步步的往前,攜帶著滔天的氣勢,寧奕此刻仿佛都跟身后著數萬丈的陰沉積云融為了一體,買邁出一步,身后的萬丈積云也向前一步,似乎攜帶著天地般的無上意志,向前壓去。

    此刻數百人此刻忍不住的向后腿上一步,·心中即欲驚駭,甚至是忍不住的顫抖,他們如此之多的人居然,居然頂不過眼前著少年一人的氣勢。

    心中驚懼,色厲內燃。

    “你究竟是誰!”

    “快停下!引頸受戮!否則定讓你不得好死!”一人提起一口氣大肆的叫囂著。

    聽聞這人的言語,寧奕一抬頭,眼神之中那么冰冷無情的殺意爆顯,下一刻身形似若鬼魅,然后刺出一劍,下一刻寧奕的身影再一次回到原地,而剛才叫囂的那人身形依然轟然倒地,瞪大了眼睛,滿是驚駭之色,而他此刻那喉嚨之處也是被劃過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此刻所有人皆是驚懼了三分,忍不住的向后腿上了幾步,所有人面色驚懼的望著此刻著少年殺神,當真不知道應當如何。

    “誰在攔我!”

    “死!!”

    冰冷的聲音就此傳來。

    然而就在此刻,一位著急莽荒的人過來高聲而呼,“所有人聽令給我上,老爺發話,誰殺了他賞萬塊靈石,死侍還其自由!”

    而就在此刻所有人此刻皆是不往后推了,聽到這一生,所有的人眼神皆是透過一抹貪婪之色,這份東西對他們的吸引力實在是他大,靈石萬塊那可是幾輩子也賺不到如此之多的靈石啊,而更加令他們感到瘋狂的是,自由!

    他們太渴望自由了,他們再此就不是人,就是豢養的畜生罷了,自由對他們來說就是夢寐以求的東西,果然在強烈的刺激之下,心頭的**終于是戰勝了恐懼,開始操縱自己的軀體了。

    所有人面面相覷,然后高喊一聲,一人便是率先沖了上來,揮舞著手中的長刀向著寧奕砍來,隨后所有人也是心中一急不甘示弱,也是朝著寧奕蜂擁前來。

    寧奕面色依然不變,依然是古井不波,沉的像是死水一般,掀不起一絲漪漣。

    仿佛沖著自己沖來的數百人壓根就不是人而是待屠待宰的羔羊罷了,就算是殺了心中也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寧奕的身軀也是動了,身形如電,鬼魅至極。

    在這一瞬間就猶如虎入羊群一般,手中的長劍揮舞,沒揮舞起一下便卷蕩起無盡磅礴的靈力,絞殺著一大片人,此刻的寧奕將自己身上所有的威勢靈力盡數爆發出來,完全的瘋狂了。

    每一次揮舞一下便有不少人完全倒下,或者斷臂殘廢或者直接身死道消,絕無第二種可能。

    這完全就不是在一個量級之上的戰斗,他們壓根就無法有任何反抗的機會和余地,雖然他們其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修者都是邁入了化氣的層次,但是也不過就是化氣罷了,或許也又有一些化意的,還有個一兩位化象境界的,但是面對著寧奕此刻的攻擊他們壓根就沒有任何的手段能夠掀起進攻來的,別說進攻就是連反抗都無法做到。

    寧奕一步步的向前而去,像是死神一般,所剩下的不過就是一片片尸體尸身罷了。

    那些六腑的死侍家眷們,似乎慢慢的,慢慢的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存在,心中慢慢的開始驚懼膽寒了起來,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寧奕的身軀在他們的眼神之中不斷的擴大,甚至慢慢的都演化成為了一個巨人一般,甚至可以說是一個惡魔,一個夢魘。

    此刻他們心頭的**之火慢慢的,慢慢的再一次被強行壓了下去,因為這敵人實在是太強大,所造成的恐懼實在是太強烈,他們壓根就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

    這一次著**被壓下去,那可以就是說再也提不上來了,面對著寧奕心中唯有噩夢縈繞,成為一個永遠留在心頭的夢魘。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