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還是被發現

目錄:諸天時空行| 作者:血月客| 類別:散文詩詞

    “但現在已經不是二十年前了。”言語中,一股發自內心的蕭索流露。

    曾幾何時,以林朝英的個性,萬萬都無法容忍自己的男人還有第二個女人存在。

    尤其是,還觸及她的正室之位!

    可現在,不是曾經了。

    多年相處下來,歲月的流逝,消磨了林朝英的桀驁不馴,讓她的性子收斂了許多。

    夫妻相處,很多事情都是不能不忍的。

    更不用說,這個男人還給她帶來了很多很多!

    “呼!”明瀟陽手掌拍打著自己的胸膛,慶幸道,“那真是太棒了!”

    “我真該為自己的機智感到慶幸!”

    “怎么說?”林朝英悠然問道。

    明瀟陽身影一閃,來到林朝英的身邊,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得意洋洋道:“那還用說,當然是沒有太早開后宮嘍!”

    “要是早一些,你一定會讓我死得很難看!”

    “算你明白。”林朝英譏笑道。

    “那是自然。”明瀟陽昂著頭,極為驕傲,“我一直都認為,我的頭腦很好。”

    “誰要是把我當傻子,那一定自己才是傻子。”

    唰!

    話音未落,明瀟陽兩根手指猛地向后一點,送出一道無形的指力。

    刷拉拉!

    空地之外,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樹上,無數枯黃的葉子落下,受到指力的催動,化作一片密不透風的葉雨,向茂密的草叢中落去。

    鐺!鐺!鐺!

    兵器交擊的脆響響起。

    明明是柔弱的葉子,可受到明瀟陽指力的催動,赫然化作了堅韌之極的神兵利器。

    數名道士被從草叢中逼出,周身上下,被樹葉刮過,留下數道血痕。

    “回去告訴馬鈺和丘處機。”明瀟陽背對著這幾名狼狽不堪的道士,毫不客氣,“他們要是不想活了,本道爺不介意送他們去見他們那個死鬼師傅!”

    “放肆,竟敢侮辱祖師爺。”一名眉清目秀的道士聞言,大喝一聲,舉起手中出現無數缺口的利劍,就欲仗劍殺上。

    哪知,剛剛運功,體內經脈間就傳來了一股劇痛。

    哇!

    這名小道士張嘴噴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面色一白,昏迷過去。

    “尹師弟!”

    “尹師兄!”

    其他道士見這名小道人昏迷過去,趕忙聚攏過去,將這個人抬起來,向重陽宮方向跑去。

    “想不到馬鈺他們的膽子倒是不小。”林朝英望著眾人離開的背影,捋著漆黑如墨的秀發,不屑的嘲諷道,“居然敢派人在活死人墓前監視,莫非真的想死了?”..

    “不!不!不!”明瀟陽不停地搖頭,糾正道,“他們當然不想死,所以才會派人過來。”

    “什么意思?”林朝英不解的問道。

    明瀟陽雙手抱胸,輕笑道:“朝英,打個比方,如果你和一頭猛虎睡在一起,你會完全放心嗎?”

    “尤其是,你知道也許對方張開嘴就能將你吃進肚子的時候!”

    “這?”林朝英一怔,馬上就領悟過來。

    不錯,的確是這個道理!

    以他們夫婦的實力,即使只是一個人出手,也可以輕輕松松的將終南山全真教覆滅。

    如此一來,馬鈺與丘處機等人豈能不提心吊膽!

    “那你就容忍他們在面前蹦跶不成?”哪怕心里明白了,林朝英依然有些不悅。

    “當然不。”明瀟陽一口拒絕,“我無憂子是什么人,公認的天下第一高手。”

    “哪怕是王重陽從棺材里蹦出來,也得讓我三分,就憑他們幾個,哪里有資格出現在我面前。”

    “放心,這種事情以后不會出現了。”

    說完,明瀟陽自然的摟住了林朝英宛如玉削的香肩,轉身向活死人墓中走去。

    “啊!古墓里怎么多了這么大的一只熊?”

    “孫婆婆,這是姑爺的寵物!”

    “什么?寵物?姑爺什么時候多了這么怪的寵物,說貓不是貓,說熊不像熊!”

    …………

    明瀟陽與林朝英剛剛邁動步伐,墓中就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顯然,孫婆婆已經發現了隨著他們一起來的熊貓皮皮,以及神駿了許多的神雕!

    “不就是一只熊貓嗎?”明瀟陽踏步走入活死人墓,很是疑惑道,“至于這么大驚小怪嗎?”

    清朗的話語傳遍整個活死人墓,更帶著一股安寧人心的力量。聽得這個聲音,原本有些混亂的眾人,皆不自禁的心神平復下來。

    ………………

    重陽大殿!

    “掌教師伯,師傅!”

    “掌教師傅,師叔!”

    馬鈺,丘處機,這全真七子之中武功最高的二者,原本正盤膝坐在殿內的蒲團上,與來訪的郭靖楊康兄弟敘話。

    注意到跟隨在他們身邊的兩名俏麗少女,彼此眸中,更都浮現一絲暖意。

    商議一會兒,終于約定了舉辦婚禮的場地——終南山下。

    托庇于全真教的護佑,終南山四周,尚且算得上是一片凈土,邀請賓客,也方便許多。

    然而,不待眾人議定舉辦婚禮的日子,自殿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呼喊。

    聽得自殿外傳來的聲音,馬鈺下意識皺起眉頭,丘處機更長身而起,面色不渝的對殿外喝道:“怎么回事?”

    話音未落,丘處機以及其他人,便看到幾名弟子鼻青臉腫,一身血污的走了進來。

    而在他們手中,尚且抬著一個人。

    “志平。”看到被抬回來的人,丘處機登時怒了,驚呼道。

    “師弟。”呆頭呆腦的郭靖也認出了那一身傷的人的身份,隨著自己師傅喚道。

    楊康與穆念慈站在一起,見眾人神色不佳,默不作聲,當做什么都沒看到。

    “發生了什么事情?”待眾人入殿后,馬鈺先是取出了幾顆丹藥,分別給受傷之人服下,穩定了一下傷勢,方詢問起來。

    “啟稟掌教。”一個與郭靖楊康年紀相仿的道人慌亂的匯報道,“我們被發現了。”

    “被發現了?”聽得這四個字,楊康立即醒悟過來,趕忙上前,對丘處機與馬鈺拱手道,“師傅,師叔,弟子和郭大哥打擾的很晚了,就先下去了。”

    “康兒,你下去吧!”馬鈺滿意的微微頜首。

    郭靖本來還打算說什么,卻在楊康嚴厲的眼神下,乖乖的隨著他一并退出大殿。

    送走了郭靖楊康,馬鈺原本溫和的目光變得嚴厲起來,掃視在場的一眾弟子。

    “被發現了?出手的人是誰,用了幾招?”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