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世界的硝煙 第三百零五章,王國北方的困境

目錄:戰錘神座| 作者:漢朝天子| 類別:散文詩詞

    ?一場黑暗的儀式,這場儀式既是黑暗之神嚴格的賜予,同時也不可避免地是**的發泄,埃吉爾的大帳整整在蘭德里小島上的湖中仙女神殿里面搖晃了好幾天才迎來了結束。

    毫無疑問,他們將產下一個黑暗之子,在恐虐的祝福下,這個孩子只要兩個月甚至更短就可以被生下來。

    現在,恐虐神選冠軍埃吉爾、混沌巫師查柯伊、混沌冠軍科溫德夫、埃吉爾的侄子,同時也是混沌冠軍的埃吉爾-亞爾聚集在已經化為廢墟的神殿里面,商議著下一步的動向。

    “我們將會南下,我們將會殺死見到的任何一個布列塔尼亞人,我們將毀滅我們見到的一切,直到我的孩子出生,我將用無數南方人的鮮血,來慶祝我兒子的出生。”埃吉爾坐在自己黑色的顱骨王座上,朝著幾位混沌冠軍和混沌巫師查柯伊說道:“但是在那之前,我需要等待后續的軍隊抵達這里,科溫德夫,告訴我,我的軍隊還有多久才能抵達?”

    “還有大約五天。”混沌冠軍科溫德夫將大斧放在自己的腳邊,他的臉上刻著多道油彩,還有混沌印記,這是他身為混沌冠軍的象征。

    “那么我們便再等待一段時間。”埃吉爾決定等待著斯卡林斯的大軍抵達。

    毫無疑問,埃吉爾身邊的五千蠻族軍隊是足夠精銳的戰士們,可是埃吉爾深深地知道,蠻族戰士們固然勇悍,但是他們缺乏重型攻城武器也是不爭的事實。

    等到北方的混沌猛犸和混沌矮人的混沌地獄炮來到前線,就將是南方人的末日!

    …………

    里昂納賽公爵達爾海德還對北方的事情一無所知,達爾海德正在自己的宮廷里面焦頭爛額,北方的農奴們發動了暴亂占領了城堡,他還在籌劃著準備兵力收復失地,至于海岸線上的蘭德里島暫時失去了消息他也沒有特別在意。

    達爾海德公爵還在籌劃著要如何組織一只軍隊,鎮壓農奴的叛亂。

    而與此同時,位于庫羅納的圣杯騎士分部,圣杯騎士長尤勒斯卻得到了來自湖中仙女的托夢。

    一只數量巨大的蠻族軍隊已經在蘭德里登陸!

    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后,深知事情重大的尤勒斯趕緊起來。

    此時,時間還是凌晨,天都沒亮,凌晨的庫羅納安靜無比,街道上沒有任何行人,尤勒斯從睡夢中驚醒,他手捂著胸口,大口地喘著氣。

    “我的女士……你將如此地重任交給我……我一定不負所望。”尤勒斯喃喃自語到,被子從他的身上劃下,露出了他全身上下布滿了傷疤的身體。

    尤勒斯摸著自己的胡子,他已經好幾十歲了,不年輕了。

    一雙潔白的玉臂從他的背后伸出,摟住了他的脖子:“怎么了,親愛的,不再睡一會兒?”

    一個身穿著薄紗睡裙的美麗女人從圣杯騎士長的身后抱住了他。

    “我接到了女士的神諭,安娜,我要進宮去見理查陛下。”尤勒斯伸手按在了女人的手上,他魁梧的身體展現在女人的面前,他的雙目放出炫目的亮光,房間內靈光四射。

    “女士的神諭?!”這個女人正是尤勒斯的情人安娜拉,巴斯托涅公國加拉門特伯爵卡拉德的姐姐,她聽到是湖中仙女的神諭之后立即知道有大事發生。

    “事出緊急,安娜,我先走了,你繼續睡吧。”尤勒斯起床,開始換衣服。

    “不,女士的命令高于一切,讓我幫你吧。”安娜拉見狀也起床,她的雙目中放著愛戀的光芒,開始為尤勒斯穿戴全套裝備。

    一套堪比藝術品的華麗板甲被取下,盔甲的表面每一寸都有復雜的細節,貼著古老的經文,每處細節都鑲嵌著精致的銀制工藝品,一件閃閃發光的藍色斗篷迎風招展,斗篷內襯柔軟的上等皮毛,斗篷的系帶由一枚圣杯形的碩大金胸針固定在胸前。

    安娜拉為尤勒斯的身上佩戴了無數祈禱用的飾品和圣物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該出發了。”

    尤勒斯默默點頭。

    天色微亮時,這位圣杯騎士長就依靠著自己圣杯騎士團駐庫羅納分部負責人的特權,強行進入了王宮。

    一個小時后,庫羅納王宮,餐廳。

    長達十幾米的餐桌上鋪著潔白的餐布,上面放著面包和早餐,還有蜂蜜和奶酪。

    頭發花白的理查穿著便服,他端起熱牛奶,朝著坐在自己旁邊的圣杯騎士說道:“尤勒斯,你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打擾我。”

    蒼老的國王咳嗽了幾聲,這段時間他睡得并不好,即使國王可以睡在整個王國最柔軟的床鋪上,枕著從高等精靈那里進口的羽絨枕頭,理查也在夜里一直反反復復,這或許是上了年紀,或許也是因為最近一系列地事情窩在心底,輾轉反側。

    年初的卡斯凡恩戰敗引起的大政潮,長達數周的拉鋸戰,然后又是農奴暴亂和大量逃奴的產生,甚至還出現了農奴們公然叛亂,占據了城堡的事。

    這些事都讓理查感到心力交瘁,國王努力地黏合著王國之內岌岌可危的關系,這不僅是騎士和農奴的,同時也是騎士和騎士的。

    “我很抱歉,我的陛下,但是女士傳來神諭,一只數目巨大的蠻族大軍已經在蘭德里島上登陸,他們屠殺了成千上萬的領民,同時摧毀了女士的神殿,我們必須立即組織騎士大軍,前往增援里昂納賽公國,否則達爾海德閣下的軍隊不足以對抗這支可怕的混沌軍隊,女士托夢給我,說這次的敵人前所未有地強大。”尤勒斯沒有多話,他直入主題,圣杯騎士長放下了刀叉,朝著理查說道。

    “叮!”理查的手有些顫抖,銀制的叉子掉在了地上。

    “為什么……為什么糟糕的事總是一起出現?”理查的臉上帶著憂愁和憤怒:“混沌渣滓……真會找機會,王國現在很虛弱,尤勒斯,你知道么?”

    “我明白。”尤勒斯并非對于政局一無所知,相反,對于目前騎士王國面臨的困境非常清楚。

    “你明白……你明白,你不明白,親愛的尤勒斯,女士的圣杯騎士長,王國北方在這次農奴暴亂中損失慘重,治安不穩,我需要很多軍隊去維持治安,而現在你卻要將他們帶走。”理查搖頭,國王慢慢地朝著尤勒斯說道:“你知道這會帶來多大的影響么?”

    “我的陛下,我們別無選擇,混沌的入侵必須得到遏制,我們必須正面迎敵!”尤勒斯雙目中神采奕奕,他意志堅定地直視著理查:“陛下,混沌乃騎士王國之大敵,他們必須被首先消滅,否則整座王國都將陷入烽火,無數的子民都將被屠殺!”

    “我不用你提醒我,我知道什么才是當務之急,我知道哪些敵人才是王國真正要重視的強敵!”理查有些暴躁地反駁道,國王將銀制刀叉拾起,用力地放在了桌面上:“來自混沌的威脅從我還是三歲小孩的時候我父親就已經告訴我了!”

    “……陛下,是我失禮了。”尤勒斯對理查發怒的樣子感到驚訝,他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失禮,趕緊道歉。

    理查抿著嘴唇,他閉著眼睛,身體好似因為憤怒而顫抖,他努力地克制著自己的情緒。

    尤勒斯面色嚴肅,他的身姿好像太陽一樣散發著虔誠之光,他帶著女神的意志而來,他將履行自己對女士的忠誠和義務,他在等待著國王的答案。

    “尤勒斯,出兵不是那么簡單……我說了,王國現在很虛弱,長時間的暴亂讓治安非常地不穩定,我要是宣布因為混沌的入侵而召集軍隊,在這個節骨眼上勢必弄得人心惶惶……庫羅納的騎士數量和軍隊數量已經降到了近二十年來的最低點。”理查深吸一口氣,接著說道:“而且,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糧庫里面的糧食已經不多了。”

    尤勒斯慎重地點頭,北方剛收割完的糧食很多還未來得及上繳就被暴動者劫掠或者燒毀,就算是已經收繳的,馬林堡的商人派遣的工人的工錢是要付的,這比農奴們自行收割上繳的開銷就要大多了。

    治安不穩、軍隊數量不足、糧食儲備低下,現在的騎士王國如果要集結騎士大軍出征,要面臨的是人心惶惶,士氣低迷,剛剛回升的治安水平可能又要經受嚴峻地考驗。

    然而就像理查說的一樣,國王也清楚混沌的威脅為何,面對北方混沌的入侵,國王必須響應湖中仙女的呼喚,派出援軍。

    良久的沉默,理查將自己面臨的困難都告訴了尤勒斯,圣杯騎士長也不是那種不知變通的蠢貨,尤勒斯思考了一會兒,朝著國王說道:“我的陛下……我們可以向南方的公爵們求援,南方的政局相對穩定,無論是巴斯托涅的伯希蒙德閣下,又或者是溫福特的弗朗索瓦閣下,還有別的公爵,他們的領地政局穩定,長時間地保持繁榮,有余力支援我們。”

    “哎,我明白了,大敵當前,個人恩怨和內政觀點這種事先扔在一邊,對抗混沌最重要的就是團結。”理查緩緩點頭:“我會寫信,向南方請求軍隊和物資的援助。”

    “……集結軍隊吧!尤勒斯!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讓混沌踏上女神的土地!”理查站了起來,他蒼老的身軀中似乎爆發出了昔日輝煌的依稀身影:“我會以國王的名義召集大軍,這只軍隊就交給你來指揮,糧庫里面你看能帶走多少糧食就帶走多少。”

    “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尤勒斯,將勝利帶回來。”

    “是!”尤勒斯傲然站起,他抬頭看著理查,然后轉身離開了王宮。

    理查望著尤勒斯離開的聲音,點了點頭。

    “女神的土地決不允許混沌渣滓踐踏!”

    國王草草吃完飯,來到自己的王座廳中,開始寫信,他在信中朝著南方的諸公爵求援,幾封信分別發給了伯希蒙德、弗朗索瓦、博德里克、提奧多里克……還有萊恩。

    幾封信寫完之后,理查拿起羊皮紙,他拿出羽毛筆,沾了沾墨水,但是很快又放下,看著羊皮紙上的寫好的求援語句,報以苦笑。

    羽毛筆被反復地拿起,放下,拿起,放下,顫抖的手指和理查臉上不斷變化的神色訴說著國王的掙扎。

    從感情上來說,國王并不想寫求援信,這無論是對他的個人威望還是對王權都是一種打擊,但是布列塔尼亞和帝國不同,在帝國,強大的選帝侯都可以直接無視皇帝的命令,無論這命令是否合理。

    而在布列塔尼亞,公爵們雖然也享有獨立的地位,但是騎士道精神和對湖中仙女的虔誠下,理查知道自己如果寫信求援,南方的公爵們必定響應。

    國王默默地抬頭往后看,歷代騎士王的畫像就在他的身后,注視著他,初代騎士王“統一者”亞瑟,第二代騎士王“魯莽者”劉易斯,第三代騎士王“白色死神”紀堯姆,第四代騎士王“綠皮殺手”榮恩,第五代騎士王“年輕人”路易斯,第六代騎士王“強壯者”菲利普……直到他的上一任騎士王,那位殘暴地被湖神女巫率領著圣杯騎士拉下王座的“暴君”約翰二世。

    約翰一世和約翰二世都遭到湖中仙女的否認而被追廢騎士王位,因此在官方記錄上理查便是布列塔尼亞的第九任騎士王,他的上一任騎士王就是玫瑰騎士泰勒佛,約翰一世和約翰二世的畫像都被抹去,剩下了一個白框。

    “嘿,這世界上最難寫的字,就是自己的名字。”理查突然冷笑了起來,他深吸一口氣,用顫抖的左手抓住了自己拿筆的右手,終于將名字寫了下去。

    “來人吶,將這些書信送到圣杯大教堂!”

    “是!”

    …………

    召集軍隊比尤勒斯想象中花費了更多的時間,騎士大軍花了一周甚至更久的時間才在庫羅納集結了超過半數,尤勒斯預想的三千騎士和兩萬軍隊現在才集結了兩千騎士和一萬三多人。

    他現在明白為什么理查對此顧慮重重了。

    “不能再等了!召集軍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