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章

目錄:醫路繁花| 作者:千鏡八荒| 類別:都市言情

    對于那閔家姑母到底是如何能插手閔家老七的差事,又是為什么一定非要那閔倪氏跟著她去杜縣住,舒沄是完全想不明白的。

    而那閔倪氏也同樣想不明白!

    可是想不明白又能怎么樣呢?那閔家姑母就拿著這個事情來威脅了閔倪氏,更是告訴她,如果她不愿意跟著自己去杜縣的話,說不一定很快在這閔家也會待不下去的。

    閔倪氏當時不明白閔家姑母這話的意思,之后卻是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不僅僅自己丈夫的差事會沒了,自己也會名譽掃地,被閔家直接送出家門的。

    為什么?因為就在那一夜,閔倪氏那院子里進了賊,要不是月夕及時發現,那賊便會進了閔倪氏的屋子,而且,那賊的身上還不知道從哪里偷了閔倪氏的貼身之物。這要是真傳揚了出去,誰都會認為,這是閔倪氏在偷漢子啊!

    這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的罪名啊!

    萬幸的是,當時閔家老七也在,賊人也被抓住了,所有的消息都控制在了閔倪氏他們的院子里,并沒有傳揚出去。可是,在再見到閔家姑母之后,閔家姑母卻是笑的一臉高深莫測,對著閔倪氏問了一句:昨夜那般的事情,以后還會再有的!

    于是,閔倪氏幾乎一下便明白這一切都是閔家姑母搞的鬼了。

    “那閔倪氏到底是有何用處,那縣守夫人為何一定要帶著她去杜縣呢?”縣主府的那位小姐皺著眉頭,忍不住望著舒沄問道:“要說是未嫁之身,興許還能說那縣守夫人是看上了閔倪氏,讓她嫁到她家中去,這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要讓閔倪氏跟著她走。可是,這閔倪氏卻是已嫁到的婦人了啊?怎么那縣守夫人還要如此堅持?更是不惜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呢?”

    “我也想不明白!”舒沄嘆氣,也是搖頭說道。

    “那閔倪氏沒有在公堂上說嗎?”那縣主府的小姐一臉的好奇之色。

    “沒有!”舒沄搖頭,對著那位小姐說道:“閔倪氏只說不知道,但是那杜縣縣守三父子卻是否認那位縣守夫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所以這實情大約也就只有那位縣守夫人才知道了!”

    “但是她現在死掉了,所以誰都不會知道了?”那位小姐挑了挑眉頭,倒是一臉的深意,看的舒沄頓時忍不住有些疑惑地望向了她。

    “其實啊張素醫大人,你換個角度想想看。”那位小姐卻是笑了起來,輕輕地喝了一口手邊的茶水之后,這才對著舒沄說道:“那位縣守夫人都已經死了,那閔倪氏現在就是想說什么,都是沒人能夠站出來證明的了!對吧?所以,真相,也許就如閔倪氏說的那般,被那位縣守夫人給帶走了,也有可能,是閔倪氏把這一切都給推到那位縣守夫人的身上呢?反正,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不是嗎?”

    舒沄聞言,頓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來。

    “不過,這也就只是我的猜測而已!”那位小姐笑了笑,對著舒沄問道:“那之后的事情呢?那杜縣縣守大人一家不認同這閔倪氏的說法,那閔倪氏可有拿出什么證據來嗎?”

    “自然是沒有啊!”舒沄搖頭,對著那位小姐說道:“不管閔倪氏是不是能拿出證據證明了那位縣守夫人對她做了這些事情,她殺了那位縣守夫人的事情,都成事實了啊!”

    “也就是說,那閔倪氏就是因為這個事情,所以生了歹意才會下毒去殺了那位縣守夫人的?”那位小姐哦了一聲,臉上一片了然之色。

    “那閔倪氏是這樣說的!”舒沄點了點頭,倒是有些遺憾地說道:“她說是怕那位縣守夫人真的害她聲名狼藉,所以才準備先下手為強的。而且,閔倪氏說她都把閔程氏這些日子眼里的恨意看在了眼里,這才故意找了個機會讓丫頭把那縣守夫人在服藥的事情讓閔程氏瞧見的。照閔倪氏的打算,如果閔程氏有想法的話,她便幫著她實施就行了,到時候有什么事情,也都擔不到她的身上;如果那閔程氏沒有想法的話,她就動手,然后想辦法栽贓到那閔程氏的身上就可以了!”

    可惜,最終閔倪氏還是被抓出來了。

    舒沄一臉的遺憾。

    倒是那位小姐想了想,對著舒沄問道:“既然這閔倪氏都計劃好了,那她為何不等閔程氏動手,卻是偏要讓閔程氏瞧見她和丫頭在點心上下毒呢?這可是有些太矛盾了呢。”

    “這.......這我也不知道了!”舒沄聞言頓時一愣,也是一臉的迷茫之色了。當時那公堂上,也沒人多問啊?最終,這案子也就這樣便判了下來,閔倪氏秋后問斬。

    然后那杜縣縣守父便帶著那位閔家姑母的尸首,從府衙離開,聽說是要帶回杜縣去安葬了。

    整個案子就這樣,結束了!

    那位小姐聽完舒沄說的這些,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便對著舒沄說道:“既然這事情過去了,張素醫大人便不用多想了,一切都結束了!”

    舒沄勉強地笑了笑,然后便陪著那位小姐吃完飯,這才又問了問她的病情,然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倒是腦子里滿滿都是那閔倪氏流著淚,卻是平靜無比的樣子。

    夜色漸濃,院子里的燭火也漸漸開始熄滅。

    正在眾人都睡的十分安穩的時候,這院門卻是被狠狠地拍打了起來,待到有下人趕去開門之后,卻是發現來的是一隊官兵,張口便是要提了舒沄去衙門。

    “這是做什么?”云嬤嬤披著衣服,急匆匆地便從屋子里走了出來,走到院門前看著那舉著火把的一隊官兵,忍不住皺眉問道:“各位官爺這是有何事啊?這里可是縣主娘娘的宅子!”

    領頭的一個官兵抿了下唇,站了出來看了云嬤嬤一眼,開口說道:“不管是誰的宅子,我們現在是來找那位張沄娘張素醫的!讓她立刻出來,不然我們就要進去抓人了!”

    “抓張素醫?這可是有官府的文書?張素醫大人這是犯了何罪?”云嬤嬤似乎也來了脾性,忍不住高聲對著那官兵質問道,“這里是縣主府的宅子,可不是你們說想闖就能輕易闖進去的!”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