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開啟 四百零六多鐸的作用

目錄:工業造大明| 作者:味道懵懵的| 類別:歷史軍事

    下一期的報紙題目居然是母親,王晨也是有點醉了。自己只是感覺到百姓們想要過子有點難,沒有想過那么深層次的東西。可是報社里面就出了這么一個題目,算是間接的宣揚了孝順。王晨看的有趣,卻是丟到了一邊。時間來到了十月份,流寇已經沖到了大名府,這是王晨得到的最后消息。現在應該已經和建奴交手了,南明那邊傳遞過來消息太慢了,可是京師哪里就很快了。

    “大人豪格回去之后病重,多爾袞徹底掌握了大權。整合了八旗子弟的建奴,在實力上更強了幾分。”連三舟皺眉了,原本應該是一個鬧劇的開始。可是豪格病重,居然徹底給了建奴一個整合的機會這就超出了王晨的意外,多爾袞居然還有仁慈之心

    王晨皺眉敲了敲桌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想不到多爾袞真的是個人才,難怪可以立福臨為皇帝,也難怪可以徹底擊敗豪格。”王晨捏著眉心這是超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外,豪格難道是示敵以弱

    “大人我們不如現在行動建奴肯定不會首尾兼顧,我們一定會占得很大便宜。”連三舟覺得既然這樣,那就主動出擊一番。

    王晨搖了搖頭說道“喂還要借流寇或者建奴的手滅掉南明,喂想要占據大義和正統,就需要他們去做這些事。不過喂想應該可以和建奴做一次交易,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興趣。”

    借流寇和建奴滅南明,也只能和連三舟、張望這些自己人說。對于盧象升王晨是不會這么說的,只能說自己兵力不足不敢那么輕易涉嫌。畢竟萬一自己打了流寇,建奴來偷襲自己,自己打建奴南明來了怎么辦

    連三舟皺眉了“交易難道說我們要賣火器給他們嗎”這讓連三舟很不適應,建奴絕對不能作為交易對象,無論如何都不能。

    王晨有點無語“我怎么也不至于和建奴交易吧這豈不是要讓他們打死我們呢喂說的是哪多鐸,他可是多爾袞的兄弟,也是多爾袞的一大助力。既然現在他們不內亂了,他的價值就已經很少了。你說我現在把多鐸送回去,他們內部會怎么樣呢當然我會向多爾袞要很多東西,或者說是人”

    連三舟眼睛一亮說道“一個個多鐸縱然有才有能力,對于大局而言也沒有什么用了。如若可以用來換取一些東西,倒是格外的有用。大人準備用多鐸換什么呢”畢竟是多爾袞的兄弟,想來可以換一些好東西了。

    王晨嘴角勾起了笑容“我想要一個女人還有一個男人”

    連三舟一頭的問號“什么人”說起來關于皇太極哪里有什么人,他根本不知道都有誰。反觀王晨對于那邊的人,可以說太過于了解了。

    “大玉兒孔有德。”王晨眼神閃過一絲有意思的笑容,這兩個人王晨根本不打算要。只要送過來當場王晨就會殺了這兩個人,大玉兒的作用根本不用說。至于孔友德的火器部隊不重要,關鍵是他知道火器用誰來研究。

    “這兩個人”連三舟不知道,卻是疑惑的看著王晨。

    “大玉兒皇太極的第四個妃子,也就是現在福臨皇帝的母親。最關鍵的是她是多爾袞喜歡的人,當然這也不算是很關鍵,這個女人太聰慧了。至于孔有德掌握了建奴的火器部隊,他死了建奴的火器就不會有改革了。”王晨對于這種投靠過去的人才,那真的是恨不得殺了。如果是庸才王晨并不介意,畢竟他們知道自己是庸才想要出人頭地,所以說他們可以諒解。但是范文程和孔有德這是不能原諒的。

    連三舟有點哭笑了“大人如果別人知道你對他們的這么了解,一定會奮不顧的來拼殺。他們根本不知道,大人對于他們居然這么的了解。”真的這種對于別人那么的了解,不停的在背后使壞,這誰能扛得住。連三舟不在意王晨怎么知道這些,他在意的是王晨對自己人做事正派,對于那些異族根本無所謂。

    伸了個懶腰王晨才說道“派出使者前去,就說想要多鐸的命就用大玉兒和孔有德來換。如果他不同意的話,那就再商量了”這個商量的意思就是,王晨會當著的他的面殺了多鐸。既然他不愿意換,那么王晨就讓他記住。沒有錯就是帶給敵人痛處,讓多爾袞想到自己就疼。

    建奴的所作所為超出了王晨的預料之外,既然如此那就死命的惡心你們。斷了建奴后面的幾個關鍵人物,這對于王晨而言卻是極好的。使者在當天就出發了,想來多爾袞臉色都會變了。

    這個選擇題真的很難,在這個時代沒有人會在乎女人,尤其是在有相當大利益的時候。如果多爾袞不愿意用大玉兒換多鐸,那么跟著多爾袞的人就會心寒,其他幾個旗子的人,恐怕也會有所非議。大玉兒在皇太極哪里極為不受寵,用來換多鐸絕對可以收買人心。

    使者出發了,當然王晨使壞用了蜀王的名義。反正也不要錢,只管去使用就好了。京師戒嚴,使者還沒有到北京城就已經被抓到了。不過在聽說了是蜀王的使者之后,這些人就帶著此人送到了多爾袞面前

    說起來這個使者還是周家的一個士子,當初這些人跟著周權一路逃亡到了四川。周權在漢中執政,至于那周利在潼關駐守。現在又多了一個士子,當真是少年英雄。換做王晨肯定不敢單槍匹馬就去別人底盤做說客,那多爾袞指不定就會剁了他。不過有人敢去,王晨也不會阻攔。蘇秦張儀等人不都是這般有所作為,有些人就喜歡這么做。

    多爾袞坐鎮京師,阿濟格、鰲拜、等人帶隊在大名府和流寇打仗。多爾袞的意思就是盡量保存自己的實力,如果流寇打他們就讓南明來救援。如果流寇打南明的人,他們就在佯裝幫忙。反正就是消耗時間,并不是以打敗敵人為主。

    “下,陜西那邊來了使者好像是和多鐸親王有關。”那小太監小心翼翼的說到,最近多爾袞心不好后宮不知道打了多少人。好在是他對于自己人,還不至于濫殺。

    “嗯”多爾袞放下手中的兵書,對于漢人這些兵法他現在讀的越來越多了“使者立刻喚來覲見本王。”說到這里的時候,他心里還算是一喜。別人沒有殺了多鐸,就證明他還有戲。

    可是此刻在朝廷忙碌的還有范文程、索尼、圖爾格、圖賴這些人都在皇宮里面。在聽說了使者之后,這些人齊刷刷的來求見了。這是想看看,那個漢人蜀王究竟搞什么鬼。對于他的實力,豪格的描述只有非常厲害的火器。對于士兵不多,火器厲害的部隊,多爾袞心里已經有數了。根本不需要主動進攻,只要防守了潼關之外,卡主襄陽等地。那蜀遲早都是案板上的

    周奇站在大外,他也是第一次來到京師。看著這氣勢恢宏的大,卻被一群野豬皮占據了,這好比一件絲綢披在了一條狗上。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這里遲早都是大人的底盤。想到這里,他根本不覺得自己會死。家中有好幾個孩子,自己根本不擔心什么。如果真的是被殺了,他相信大人還有大哥會給他報仇。

    “宣蜀王使者周奇進”小太監在門口用陽怪氣的聲音喊著。周奇掃了一眼那個小太監,大人可比他們威視強多了。可是大人卻從來沒有考慮用過太監,甚至說吃飯什么的都是自己下手。

    掃了幾眼之后,周奇就進入了大之中。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男子坐在上面,旁邊跟著好幾個半禿頭的男子。后面有一根長長的辮子,再加上頭上戴著斗笠,著實讓周奇一陣陣的惡心。這種發型他寧可死都不要,在屋內為啥還要帶個斗笠總之周奇想不明白,甚至可以說厭惡的很。

    周奇看他們的時候,多爾袞也在看著周奇。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青年,哪怕是站在他們一群人之中也有一種自信。掃視他們的目光,絲毫沒有任何膽怯的意思。哪怕是看著他們的眼神,里面也充斥著一股不屑。

    “蜀王的使者前來求見本王是何用意”多爾袞故意這么說,卻是要激怒一下他。

    周奇輕笑卻是行禮說道“睿親王下,我家大人說了,愿意用多鐸交換兩個人。只要親王下答應,即可在潼關前面交易。保證還下一個完整的兄弟”說到這里他掃了一眼多爾袞后面的人,有的人高興又得人皺眉還有的人似乎有點生氣果然建奴內部并非一塊鐵板,只是用多鐸試探一下就知道這些人什么意思了,似乎有趣的緊呢章節內容正在努力恢復中,請稍后再訪問。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