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一善染心,萬劫不朽!

目錄: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作者:皮俠客| 類別:歷史軍事

    “侯爺,福管事說您要的那些東西,過兩日他便能做好,到時候他會讓人給您送過來!”

    從皇宮回到家里,李澤軒在府門口遇到了龐非基,龐非基抱拳道。

    “嗯!我知道了!”

    李澤軒淡淡地點了點頭,心中暗喜道,看來過幾天便能用上暖氣了,**墮落的人生啊!

    回到正廳,剛好家里人都在等他吃飯呢!

    見他回來,韓雨惜忙讓人上菜!

    因為冬天菜冷的快,在李澤軒回來之前,家里做好的菜都放在鍋里在保暖呢!

    從這點也能看出李澤軒如今在李家的重要地位——妥妥的一家之主啊!

    席間,李澤軒將先前在宮里面跟李二和長孫皇后說的關于暖唐基金會的事情,大致跟家里人講了一遍,果然,葉老太太、李夫人、韓雨惜三人,立馬熱情高漲了起來!

    “好!這是功德無量的好事兒啊!”

    葉老太太停下筷子,看著李澤軒,一臉熱情地說道:“小軒,外祖母這次來沒帶多少錢,但還有一些值錢的首飾,拿去當了,少說也能換個一兩千貫錢,到時候也捐給你這個暖唐基金會!算是外祖母的一份心意!”

    李夫人忙道:“娘!您這是說的什么話?您那些首飾您留著,您要捐錢就從女兒這兒拿,怎么能讓您去當首飾啊!”

    李京墨身為女婿,當然要在丈母娘面前表現表現,他也附和道:“岳母,玉竹說的沒錯!您二老現在在長安,無論說什么也不能花你們的錢!這兩千貫就由小婿來出吧!”

    葉老太太拍了拍葉玉竹的手,然后笑道:“玉竹,京墨,是老身在做善事,哪有用你們錢的道理?這樣倒是顯得老身心不誠了,會受業報的!你們呀,都別爭了!要真過意不去的話,你們也給小軒的暖唐基金捐一些!”

    李京墨還欲爭辯,葉國重卻直接擺手道:“好了!不必再勸了!葉家在京城還有一家商鋪,也用不上夫人你去當首飾!明日老夫去商鋪先支取兩千貫就是了!”

    葉家好歹也是一方望族,怎么可能會跟長安這邊一點產業都沒有?無論如何,一兩間小型商鋪還是有的!

    但說到底,主要是一生修道的葉國重自己也想做慈善,不然也不會動用家族財產!

    李夫人聽葉國重發話,果然沒有再勸,她轉而向李澤軒道:“那軒兒,為娘和你爹也捐兩千貫,算作我們的一份心意了!”

    現在家族大權雖然交到了李澤軒手上,但李夫人跟李京墨夫妻倆本身都還是有自己的私房錢的。

    “相公,妾身也捐兩千貫!可是,這暖唐基金會的副會長,您還是找其他人吧!妾身怕壞了相公的大事!”

    韓雨惜猶豫了一會兒,對李澤軒說道。

    她剛剛其實一聽到暖唐基金的會長是長孫皇后后,立刻就慌了,讓她管理家中內務還可以,但是讓她去給長孫皇后當副手,她心里是一點底都沒有!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一國之母啊!

    李澤軒拍了拍媳婦兒的手,柔聲道:“娘子!為夫問你,你可會看賬?”

    “這...自是會的!”

    韓雨惜不明所以,但還是回答道。

    “那你可會用人?”

    “妾身算是會一些吧!”

    當了李府這么久的女主人,她自然懂得一些用人之道!

    “那就可以了!”

    李澤軒撫掌笑道:“娘子,你不要把這副會長想的那么復雜,你只要會看賬,然后懂得怎么用人,自然就沒問題了!再說了,為夫還會在背后幫你呢,你有什么好怕的?”

    李京墨此刻也出聲道:“雨惜,軒兒說得沒錯,老夫知道你心里也想為暖唐基金會做一些事情,但礙于皇后也在里面,你可能會有些壓力,但有些事情,你不去做的話,它永遠都是你心頭的一座大山,只有去嘗試了,你才會發現它原來并不困難!”

    人老成精的李京墨,先前稍微一想,便已經明白了李澤軒將長孫皇后“拉”進暖唐基金會的潛在目的,對于兒子的明智決定,李老爹很是欣慰,因此他也希望自家兒媳能參與進去,這才苦口婆心地勸了起來。

    “是啊!雨惜,你不用擔心,軒兒會支持你,娘也支持你!現在為娘天天在家也閑來無事,到時候就跟你一起去打理暖唐基金會!”

    李夫人笑著勸道。

    韓雨惜見狀,拒絕的話是怎么也說不出來了,最關鍵的是,她內心深處是愿意去接下這份責任的,于是她遲疑片刻,點頭道:“那好!相公,妾身就去當這個副會長,謝謝爹,謝謝娘!兒媳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嘻嘻!雨惜姐姐不用怕,到時候蘭兒也去給你幫忙~!”

    小可愛蘭兒此時湊熱鬧道。

    頓時,眾人皆笑!

    一刻鐘后,午飯吃罷,眾人全部散去,正廳內只剩下李澤軒、葉法善和蘭兒。

    葉法善過來對李澤軒說道:“表兄,法善也想為暖唐基金做些事情,可法善只有二十貫錢!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

    李澤軒聞言,心中暗道自己這個表弟三觀可不是一般的正,難怪日后能夠成為萬民敬仰的人間神仙,最終成為天下道門之領袖!

    “法善,行善這種事情可不論大善、小善,只要盡心了,便是真善!一善染心,萬劫不朽。百燈曠照,千里通明!”

    葉法善默然,片刻后他拱手行了一禮,道:“謝表兄教誨!那法善一會兒便將兩貫錢全部捐出去,不過法善還是想再多做一些事情,不知日后的暖唐基金會,法善可否去幫忙~?”

    李澤軒含笑道:“當然可以!”

    葉法善道了一聲謝,心滿意足地離開。

    蘭兒卻不甘示弱道:“哥哥,法善表哥都捐錢了,蘭兒也要捐錢,蘭兒存了五十貫錢,蘭兒要全部捐出去!”

    “呀!蘭兒你上哪兒弄了這么多私房錢~?”

    李澤軒驚訝道。

    “........哼!不告訴你!反正蘭兒就是要捐錢!”

    小富婆一臉傲嬌道。

    .…………………………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