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諸神的戰車2 周末特別篇 齊旬司正傳4 續命2

目錄:迷失戰境| 作者:快樂熊3| 類別:散文詩詞

    齊旬司此話一出,許巍著實的猶豫著頓了一下,疑惑的看著齊旬司說道,“你知不知道正老先生已經80多歲了?年齡比楊老還要大,還能續命十來年……而且……而且還是在帶有晚期胃癌的情況下?吹……吹牛皮也沒有這么猛的啊!”

    正志瑞可是不管許巍的話,一臉驚喜的看著齊旬司問道:“真的……真的……真的可以延遲十年?你確定?”

    齊旬司淡然的看著二人說道:“我什么時候說話不算話了啊?”

    齊旬司的話也讓林斜申不得不不重新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看起來他也就30歲不到的樣子,怎么竟然會有如此之大的本事,看來楊老要是收他為徒的話就真的是便宜楊老了,這小子的真本事恐怕還不止這么的簡單。

    林時月這時也在和夏詞嘉說著悄悄話,“夏詞嘉,你確定他能治好正伯伯?他不是在吹牛?”

    夏詞嘉看著林時月悠悠的說道:“我敢肯定,小齊他只要說能做到,那么他就一定能做到!”

    林時月不信的看著夏詞嘉說道:“你這么肯定?不會是被他洗腦了吧?”

    他兩的悄悄話如何能逃得了齊旬司的耳朵,病床前的齊旬司很是不滿的回過頭看著林時月說了一句:“夏詞嘉被我洗腦?你想多了吧。”

    夏詞嘉不由得大驚失色的看著齊旬司說道,“你怎么聽到我們說話的?”

    齊旬司一副深高莫測的樣子奸笑著看著那兩個目瞪口呆的家伙說道:“早就和你說過了,你可以把我當成神仙。”

    林將驅滿頭黑線的抬起頭看著這群活寶不滿的說道:“你們很無聊嗎?我現在可是都擔心死了啊。齊大師,你別理那兩個家伙,安心給正伯伯治病才是最要緊的。”

    齊旬司不在搭理那兩人,回過頭又俯下身子把了把正字陽的脈搏,就從兜里掏出那個帶來的小布袋,從布袋里倒出了6顆金燦燦的小藥丸。

    夏詞嘉可以看出齊旬司摸著手掌中的那幾個小藥丸的樣子十分舍不得,齊旬司一邊用另一只手拿起手掌中的一顆小藥丸,心痛的在指間轉動了一下又放回到那只手心里,一邊心痛不舍的說道:“要不是夏詞嘉求我,我還真不想拿出這些寶貝來用。”說著齊旬司撇了夏詞嘉一眼。

    夏詞嘉看著齊旬司,一臉的懵逼,我……我什么時候求過你啊?還不是你自己求著也要過來給正老看病的嗎!

    齊旬司根本沒有理會夏詞嘉那懵逼的表情,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說道:“時間剛剛好。”

    說罷,便從6顆金藥丸里拿出一顆放入正字陽的口中,把剩下的幾顆小藥丸放回布袋,然后把布袋收好,隨后又從隨身攜帶的挎包里拿出了一瓶裝著紅色的液體的小玻璃瓶。

    “怎么又是豬血?”夏詞嘉不知為什么張口就喊到。現在這家伙已經完全熟悉了豬血,現在夏家的倉庫里有10分之3都是豬血,10分之2是別的東西,剩下10分之五是空的。當然那些豬血全是夏詞嘉最近才買的。

    齊旬司很是不滿的瞪了夏詞嘉一眼,剛要把豬血灌進正字陽的嘴里,楊老插話了:“你要喂正先生喝豬血?”齊旬司又是不滿的瞪了一眼楊老說道:“老家伙,不懂就別在這瞎嚷嚷,你影響我給病人治病了知道嗎?現在!老家伙你給我把嘴閉上。”

    老家伙?老家伙?老家伙?老家伙?老家伙?重要的事情說三遍,說三遍都少了,說五遍吧。你確定這是在稱呼楊老嗎?你知道這是在干嘛嗎?你這純屬作死!看著齊旬司再次對著楊老說出了老家伙三個字,夏詞嘉終于忍不住“噗嗤”的一下笑出了口。林時月很是不滿的瞪了夏詞嘉一眼,低聲的說道:“你笑什么啊?

    而此時,楊老卻是氣的差一點一口氣沒喘上來,老臉憋的紅彤彤的。要不是虧著許巍在他的身后及時的攙扶了一把,他真的就有可能當著正老的面就先行去見上帝了。

    齊旬司把豬血給正字陽灌完,拿了張衛生紙給正字陽擦了擦嘴說道:“你們真應該感謝我,我把這世界上最后6顆續命金丹拿來給正老治病用了,病人10年內百毒不侵,你們大可放心。這剩下的每半年用新鮮的豬血送服一顆。”說著他拿出那只小布袋丟給了正志瑞。

    “續命金丹?續命?這東西還可以百毒不侵?也就是說你丹藥能夠包治百病還能增長益壽?”正志瑞看著手中的那個小布袋小心的問道。

    齊旬司坐到了病床邊的看護椅上,額頭上全是汗珠,微笑的看著眾人說道:“正是,那么你們打算怎么好好感謝我呢?”

    林斜申首先說道:“為了表達謝意,我們給你500萬,齊大師你覺得怎么樣?”

    齊旬司沖著林斜申翻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白眼說道,“林老爺子,你覺得全世界上就只剩下6顆可以包治百病延年益壽、百毒不侵的神藥僅僅就那么的500萬能買的下來?或者說,你覺得正老爺子的命只值500萬?是不是你覺得一條人命只值500萬嗎?”

    病床上,方字陽的面色紅潤了起來,連忙看著齊旬司說道:“那你覺得我們該怎么感謝你呢?對了,志瑞,去拿一張1億的銀行本票給齊大師,略表一下我的心意。”

    齊旬司淡淡的看了一眼正字陽,不緊不慢的說:“希望你把那500萬和這1億繼續投入到慈善事業里我就知足了,這里也么我什么事了,夏詞嘉,你還欠我一頓茶,別忘了到時候還我。”說完齊旬司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走出病房,眾人的眼里只留下了他矯健不遜的背影。

    “對了。”聲音又從遠處傳到了夏詞嘉的耳中,“夏詞嘉,你認識那個長虹公安局的那個暴力警花吧,后天把她叫過來,讓她幫忙收尸。”

    夏詞嘉嚇了一大跳,他知道這是齊旬司再和他隔空通話,連忙用齊旬司教給他心語問道:“收尸?收誰的尸體?”

    淡淡的聲音再次傳到他的耳中:“這你就不用管了,你告訴她,是兩具1000多年前的尸體,她一定會感興趣的。”

    夏詞嘉好奇的追問道:“你就透露一點點嗎,那是誰的尸體?”

    齊旬司的聲音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傳來:“雙子魂的……”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