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虎嘯壤城 第八四三 你沒見到吧(第三更)

目錄:混子的挽歌| 作者:岐峰| 類別:都市言情

    大奎帶著人離開后,在周遭的林地里搜尋了差不多二十分鐘,直到他確認真的沒辦法找到三葫蘆的蹤跡之后,才一臉頹然的撤了回來。

    經過半宿的折騰,我們的行動已經接近了尾聲,三葫蘆苦心經營起來的亡命徒團伙,除了他自己逃了出去,剩下的人,一個都沒能逃脫,但是那些人,大奎和老于自始至終都沒讓我們接觸,而我也裝傻充愣的沒有多問,等下山的時候,我們的車里坐滿了傷員,每臺車里都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道,大奎和老于的車在最前端,里面裝的都是重傷員,憑我的感覺,其中的幾個人就算回到市區,估計也沒救了。

    我是真的想不明白,三葫蘆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能讓康哥和東哥聯合在一起,付出這么大的代價,要對他痛下殺手,我也想不清楚,三葫蘆身邊凝聚了那么大一批亡命徒,究竟是打算對付誰。

    等我們回到市里的時候,天邊都已經微微有些亮了,大奎開著頭車,直接把我們這些人帶到了出發之前的那個洗浴,然后分出來一部分青年,開車帶著傷員離開,而我們這些剩余的人,都去了洗浴里面,然后找人買了些碘伏什么的,稍微處理了一下身上輕微的傷口,隨后老馬又趕過來,開始幫大家給嚴重一些的傷口縫針。

    處理完身上的傷以后,眾人開始集體扎在二樓的休息大廳里,呼呼大睡,呼嚕聲此起彼伏,之前在山上的時候,大家都要被凍成冰棍了,而且還擔驚受怕的奔波了半宿,是真的累了,躺在被窩里的一瞬間,我感覺就算外面扔著一萬塊錢,我都不一定會離開被窩去撿錢。

    我這一覺一直睡到了中午,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是第一個醒來的,因為前一天晚上受到了不少擊打,還有一直沒褪去的感冒,我身上到處酸痛,意識也昏昏沉沉的,想了想,也沒叫醒其他人,自顧的穿上鞋,打算去樓下找點感冒藥和吃的。

    我到了一樓的時候,大奎正好用座機打完了一個電話,看見我下樓,他笑了笑:“這么快就醒了,沒多睡一會啊?”

    “鼻子不通氣,睡覺的時候被憋醒了。”說話間,我走到飲水機旁邊,自己接了一杯熱水:“奎哥,咱們接下來,還有什么其他的計劃嗎?”

    “沒有了!”大奎對我笑了笑:“昨天晚上的計劃,咱們完成的不錯,我剛掛斷康哥的電話,他說等大家休息好了,咱們這些人就可以散了!”

    “散了?”我有些意外的看著大奎:“昨天晚上的時候,你不是說對伙那些人的頭目,已經趁亂跑了嗎,咱們不繼續找他啊?”

    “呵呵,咱們要找的人,不是什么頭目,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對大局沒什么影響,跑就跑了吧!”大奎笑了笑:“日子還長著呢,以后慢慢抓他就行。”

    聽完大奎的話,我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如果昨天晚上,我沒有遭遇三葫蘆的話,對于他的這番說辭,我肯定不會多想,但是在知道了我們要對付的人是三葫蘆之后,大奎這句話一出口,我就明白了他是在糊弄我,但也沒再追問,而且也沒必要追問,這種事,既然大奎不說,那就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康哥認為三葫蘆手下的隊伍已經被打散了,三葫蘆暫時也形不成什么氣候,對他沒了威脅,第二,失去手下那伙亡命徒的三葫蘆,就像一直被拔了牙的老虎,對付勢單力薄的他,康哥根本沒必要再讓東哥出人,但不管怎么說,我都不相信大奎會放過三葫蘆,所以他現在的處境,仍舊十分危險。

    大奎見我沒有說話,還以為我對這件事情沒了興趣,話鋒一轉:“對了,剛剛你大哥來過電話,叫你跟楊濤收拾一下,說等他忙完了手頭的事,會過來接你們,畢竟你們倆身上還背著老冷的案子,在鬧市區逗留太久,終歸不安全。”

    “他什么時候過來?”

    “不太清楚,昨天晚上,除了小二之外,你們那邊還有幾個人受傷,楚東正在處理這個事呢,按照他的意思,等午飯過后,差不多就會過來。”

    “嗯,我知道了!”我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對了,這個洗浴附近沒有沒有藥店什么的,我去買點退燒藥。”

    “你上樓等著吧,我叫服務生去買,一會讓他給你送上去。”

    “行!”

    跟大奎說完話,我轉身上樓,沒過幾分鐘,服務生就把感冒藥送來了,同時還有幾瓶飲料,還有泡面和火腿腸什么的:“飛哥,剛剛奎哥對我說,要等其余人都睡醒,才會安排大家出去吃飯,但是你和另外一個人要先走,所以只能委屈你們吃泡面,先將就一口了。”

    “沒事,有的吃就行,有熱水嗎?”

    “有,我馬上給你送來!”

    “謝謝!”

    服務生離開之后,我動作很輕的叫醒了楊濤,然后兩人端著泡面,開始狼吞虎咽的吃東西,對于在山上啃了三天方便面的我們來說,能吃上一口熱乎的東西,那種滿足感真的挺難形容的。

    “一會咱們倆走,還用不用跟小剛他們打個招呼?”楊濤手里攥著半根火腿腸,幾口將碗里的面湯喝了個干凈。

    “算了吧,在山上折騰了好幾天,大家都挺累的,別折騰他們了。”我又指了指大廳里躺著的那些人:“何況這里人多口雜的,咱們說的太多,行蹤也容易暴露。”

    “也行,那就靜悄悄的來,靜悄悄的走吧。”楊濤咧嘴一笑,想了想:“小飛,你想明白了沒?”

    我被楊濤突兀的話題問的一愣:“想明白什么?”

    “就是昨天晚上的事唄。”楊濤一臉的不解:“你說,咱們昨天晚上要對付的人,究竟是誰呢?”

    “你問我,我怎么知道。”我咧嘴一笑,也沒跟楊濤說三葫蘆的事。

    楊濤看見我無所謂的模樣,也沒多想,繼續道:“不知道為什么,咱們昨天晚上的行動,總是讓我感覺很怪,開始上山的時候,我還以為咱們要對付的人是房鬼子,但是接觸之后,我才發現不對勁,如果房鬼子手里,有昨天晚上那種亡命徒,那絕對不會留到現在,應該早就對咱們動手了,可是你說,如果那些人如果不是房鬼子的,那該會是誰的人呢,我真的想不通,如果咱們有一個這么恐怖的敵人,為什么他們從來都沒向咱們挑釁過,反而要等著咱們去收拾他們呢?”

    “呵呵,管他呢,這些都是高層的事,不是咱們這些人能琢磨透的,而且從上山開始,直到現在,都沒有人跟咱們提過行動的事,那肯定就是高層不想讓咱們知道唄,我跟你說,這種事你別瞎合計,否則越想腦子越亂。”我坐在一邊,裝作無所謂的開解了楊濤一句,但心里卻一直惦記著和三葫蘆定在三天以后的約定,憋屈了這么久,這個一直把我蒙在鼓里的謎題,總算快要解開了。

    楊濤我們倆簡單吃完午飯,就離開大廳,去一樓等著了,過了沒多大一會,東哥推開門進了洗浴,吧臺后面的大奎見狀,咧嘴一笑:“來了!”

    “啊!”東哥點了點頭:“聽說,昨天晚上,有魚漏網了?”

    “嗯,是我和老于大意了。”大奎毫不隱瞞的開口,頓了一下繼續道:“但也不算太糟,最起碼咱們想要的結果,達到了。”

    聽完二人的對話,我抿了下嘴唇,看來昨晚的行動,和我猜想的差不多,除了三葫蘆以外,收拾那些亡命徒,也是我們的目標之一。

    東哥和大奎淺嘗輒止的交談了幾句,發現我和楊濤在邊上,也就沒再多說,東哥看著我們笑了笑:“這幾天,累壞了吧!”

    “談不上多累,總比在工地圈著強多了。”楊濤笑瞇瞇的開口回應道。

    “操,這話讓你倆說的,工地怎么了,工地每天管吃管喝的,不比你們倆跑路去外地的黑煤窯打工強啊。”東哥挺不樂意的回了一句,把車鑰匙扔給了我:“我跟大奎說點事,你們倆去車上等我,一會我給你們倆送回去。”

    “東哥,這幾天我在山上,都已經凍感冒了,要不然你先讓我去老馬那打幾天針唄。”一想到在工地那種枯燥的日子,我開始有些抵觸。

    “怎么還感冒了呢。”東哥看了我一眼,點頭:“行,這事我知道了,你先去車里吧,晚上的時候,我想辦法讓老馬去工地,給你掛個吊瓶。”

    “得,這下徹底沒戲了。”聽完東哥的回答,我對楊濤聳了下肩膀,起身向外走去。

    在車里等了十幾分鐘后,東哥邁步出門,回到X6上,把被收走的手機還給我和楊濤,然后將車啟動,緩緩上路,隨后扭頭看著我:“小飛,昨天晚上,老于找你了嗎?”

    “找了。”聽見東哥的問題,我點頭回應了一句。

    “他跟你說啥了?”

    “也沒說什么,直說你讓他給我帶句話,說人不能殺,得給你帶回去。”聽見東哥向我問起這個事,我如實回答了一句。

    東哥想了想:“你沒見到那個人吧?”

    “這話說的,我要是見到那個人,不就把他抓住了嗎!”也不知道東哥為什么提起這件事,我猶豫了一下,追問道:“東哥,怎么昨天晚上整出了那么大的陣仗,到底誰去對付誰了啊?”

    “不該問的事,別瞎打聽。”東哥聞言,本能懟了我一句,沉默了幾秒鐘后,裝若隨意補了一句:“這個人你不認識,只是一個小角色。”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